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与于今讨论我们应该怎样的活着

怎么活其实挺大个话题。有的人活得很短,但很充实,有的人活得很长,但浑浑噩噩。

有的人希望活得复杂,前后轰轰烈烈;有的人希望活得简单,不求名利能有助于自己照顾得到的范围,比如家人和朋友等等。

有的人宁愿选择破坏别人的生活,也要自己过得更好,更有看头;有的人却偏居一隅,看着别人过着有看头的生活,像佛一样生活。

有的人嘴上说要有助于这个社会,实际上做出的事情,对社会的发展有害无益;有的人看似吊儿郎当,作出的事情却有一颗热情的心,帮助人,给人以希望。

选择活法和选择死的方法、时间,都是一个个体的事情。但如果放在大环境下去考虑,任何一个人的活法和死法,都有其价值体现。比如投海、自杀。放在当下和放在过去的不同时段,都会有不同的效果。他个体的状况,又决定了其生死意义的不同。比如教授跳楼似乎就比一个老农跳楼更有震憾,更不可思议。但对个体,这样的一跳,是一样的。只不过教授,世人对其期待不一样而已。所以我理解中国人民大学博导余虹教授的跳楼自杀。他在自己的世界里,认为自杀也是一个有意义的决定。当然,没有按照世人的看法更多地为这个社会发光发热,没有更多地考虑自己的家人和亲友的感受,似乎是他死得不值得理由。但这样的不值,何止余虹教授一个?

说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之卧轨自杀,给人也很多想像。实际上,他的这种因抑郁而自杀的个案,如果不是因为他诗人的身份以及诗人的气质,其自杀所带来的反响,绝不比一位喝农药的妇女来得大一些。

有时候,因为我们考虑生死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社会的事情,所以就给自己的生死行为赋予了很多别样的东西。外面的力量,让你走上不同的人生之路。或好或坏,也都是外人眼里的好坏。自己一生的好坏充实与否,只有自己知道。

我喜欢写有《过于喧嚣的孤独》的杰克作家赫拉巴尔,他在即将庆祝自己的八十四岁生日时,从医院的楼上跳下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一生都在思考,都在写作。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一切,那我还贪念这个社会干嘛呢?从现在起,死生对我都没有意义了。”说完话,他跳楼自杀。

keenkang 20071220


上一篇: 因银行ATM机故障致盗窃罪不成立
下一篇:孩子们纯真的微笑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