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在我的《昨日过前门》一文后的进一步评论:

其实我想说,当这个社会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的时候,就等于所有人的脸都凝固了,缺乏微笑一般。这是这个社会逐渐进入无序的前兆。没有哪个时代跟现在的城市一样,缺乏基本的信任。

不跟陌生人说话,这是对的。孔子早就说过,无友不如己者。很多论语解读者认为这是说不要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我个人认为孔子说的可生发为对他人的信任,对他人的友好态度。不要对那些看起来不如自己的人客客气气。很势利对不对?

也不要擅自去帮助人。这也是对的。谁知道被帮助的是不是狼呢。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农夫和蛇的故事大家从小就学了的。

在我老家,从我祖辈的名字中,都有这么一些字,作为辈份的关键字。我可拿出来分享:元亨利贞发,忠厚传家久。仁义礼智信,诗书教子孙。孔子的仁义虽多,但 “信”也是占有绝对重要的地位。我是“发”字辈,父辈就用仁义礼智信做名字。我父亲恰好轮到“信”字。信任最值钱,也最重要。

因此,虽然有各种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社会背景,我还是更希望这个社会多一些司马光砸缸,孔融让梨这一类的故事。

但凡一个混乱的,社交网络中,不信任的态度一定会大于信任的态度。所以,微笑也变得很难了。别人对你微笑,你其实最简单的办法是回他人一个微笑,而不是板起脸来,皱起眉头,想着:这厮,有何居心。

美国学者福山有一本专门谈《信任》的书,个人觉得研究很深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读读。这里面特别提到人们对美国这个国家的看法。多数人认为美国是一个个人主义传统的国家,强调个人努力。但福山认为美国有着双重文化遗产:个人主义和社区主义。美国的民主与经济的成功是这两者的反方向的互动结果。社群生活令美国在19世界就很轻易地形成了一些大型公司。因为美国并非典型的个人主义的社会,美国人有天然的社交愿望,是个享有广泛的普遍化社会信任的社会。因此,美国人组成了很大的民间组织,也容易形成大型私有企业。

中国恰好相反,政府要通过干预来组织大型企业,而在美国,政府的作用是让大企业不要太大以至于垄断。

福山还谈到了美国黑人在低位和经济上落后的原因。也是一反传统,他认为黑人落后是因为奴隶制。奴隶制是反文化的,黑人奴化后,社群被摧毁,奴隶制让黑人缺乏凝聚力和合作能力,必须孤独地面对世界。低信任的社群,不可能取得最大的成功。

福山对中国和日本也提供有很多独特的观念。可参考,并考虑我们自身所处的社会,并作历史上的比较。 


上一篇: 中国媒体人首先不能被奴化
下一篇:武汉东湖暴雪图片是瑞士日内瓦湖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