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因为雪灾,因为中国媒体面对雪灾保持了一定的克制,对政府的批评文章不多,就有朋友联系美国新奥尔良飓风和水灾时美国政府和总统收获的批评,得出中国媒体无能和政府真是很容易受到宽容的结论。其实这个结论不言自明,是个人都知道我们的媒体无能,我们的政府无能还自我感觉良好。

同样因为雪灾,一些批评者个人发表了并不激烈的观点,批评了政府过分粉饰了灾民的悲惨境遇,在电视上除了抗灾的激烈场景,就是各级政府官员的慰问和指挥。错失了全面表现受灾严重的事实,也无法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我们的政府在死撑,受灾的百姓就不得不吃更长时间的苦。因为这并不激烈的观点,也有人站出来说,政府本来已经做出了更多的努力,也一直在关心灾区。媒体和个人再行批评,似乎不当,且很容易给人带来为批评而批评的意思。

两相对照,似乎都有道理。要批评一个人或一个机构其实很容易。作为批评家的每一个个体,他大可为民请命,大作文章。但如何为民请命,何时为民请命,如何做好文章,何时该做文章,可能真不一定知道。

我们也有用大写和感叹号对政府一味进行批评的评论家,也有摆出无比宽容姿态却内心尖刻语言犀利的批评家。但这些批评家该不该在任何事情上都上推到政府,上推到官员,上推到制度来做批评,值得我们思考。

媒体的批评也一样。所有的媒体批评,都来自于一个一个个体。如果中国的政治制度得不到根本的改变,任何媒体的高调演出,最终依然会归于平庸。这些有着批评特质的批评者,最终也会在伸手要工资、稿费甚至房补的时候,失去他独立的个性。铿锵有力的批评言说,最终将变成一行一行令自己骄傲却另历史痛心的文本。留存于世的,仅仅是他博得的名声,还有媒体的一块版面。制度没变,批评文字的推动力就不会有多大作用,这些文字面对的将是死硬的石头、刀枪不入的幽灵。而一些激烈的言辞,还可能给某些人带来牢狱之灾。

批评家言说,常做取悦民众的努力,却在关键问题上,常常忘记了,民众其实最不缺少的就是悲哀中的一丝快意。就如我希望媒体版面充满了批评,但面对雪灾,我又希望温情的故事多一些一般。媒体用故事来感化别人,比一句一句有力的批评来得更有效。批评变成了个人的秀场,那些批评就可以扫到垃圾堆里去了。我相信,很多媒体的批评言说,在历史长河中,其突然跃起的振荡波慢慢趋于平缓的时候,回头看过去的目光,一定会显出无尽的悲哀和呆滞。

面对灾难,面对任何事件,当社会制度没变,媒体尝试着的批评越激烈,其失望和悲哀也就越激烈。只有我们共同遵循一个视他人为自己的平等的价值观,批评才会变成一种言说常态,欣然被所有人接受。这样的社会中的媒体,享有充分的言说自由权,批评才当焕发出其应有的活力。现在的媒体的批评,则越尖刻,越可笑;越激烈,越可悲,越可忽视。

keenkang 20080222 


上一篇: 这个倒霉的聪明人该不该被刑拘?
下一篇:CCTV终于也知道要竞争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