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因为AMD取得的成就,以及英特尔的公关手法,越来越多的人几乎忘记了英特尔是一家典型的垄断公司。英特尔要抢了微软成为第一被告,有一定的难度。”两周前,在互联网实验室和博客中国在海淀图书城附近的潮江春会馆举办的“谁将成为中国反垄断第一被告”研讨会上,我对隐性垄断在中国的特殊问题提出了疑问和担心。确实如此,金钱开道,隐性垄断,民众在受益的外衣下,几乎早就忘记了某家公司是否垄断的事实。而且会议第二天,网上就有人炮制出一篇反击文章,置英特尔垄断的事实于不顾,说英特尔的垄断危害不大,那些比如IBM、Google和ARM的垄断因为隐藏得深,才更加可怕。当然,文章不忘记表达的一个观点是,英特尔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所以这种所谓的“垄断”只是因为占有更大市场的表象。大抵是要呼吁人们不要把英特尔视作垄断企业。

而英特尔垄断的死对头欧盟委员会,却很少考虑民众是否显性受益这个因素。据报道,7月16日英特尔发布第二季度财报的当日,欧盟即宣布对英特尔提起新的反垄断调查,扩大了对英特尔反垄断调查的范围,新增了三项指控,并继续开出可能高达41亿美元的巨额罚单。因为英特尔第二季度所获纯利高达16亿美元之巨,已超出IT业界多数公司的季度盈利。自然,反垄断绝非根据一家企业的收入和利润来进行的,但英特尔超出大多数产业盈利能力的事实,也给欧盟反垄断机构提供了一个充分的理由。

欧盟再次发难英特尔的三项指控分别为:向欧洲零售商提供优惠策略;限制购买AMD处理器;以现金支付形式要求一家大型OEM厂商延迟推出基于AMD处理器的PC机,如果这家OEM只购买英特尔处理器,英特尔承诺给予大量回扣;此外,英特尔还与另外一家个人PC厂商达成类似交易。

这么多年来,英特尔滥用垄断优势的事实,并非只发生在欧盟,在中国有过之而不及。英特尔在与国内OEM厂商签订的合同中,包含了大量排他和限制竞争条款,这都是公开的秘密。在网上随便一找,能找到很多例子。比如:”如果合作伙伴使用非英特尔的产品或使用比例超过一定百分比,将不会得到来自英特尔的优惠”。英特尔凭借大量排他协议,导致AMD在中国要么OEM不力(比如很多厂商的笔记本始终不将AMD芯片作为考虑的对象),要么很多用户在大量Intel过度宣传的攻势下,放弃了AMD的选择权。这等于直接把AMD等竞争对手放到了比赛的观众席上,而独享垄断大餐。这样一种不合理现象,却因英特尔在中国的OEM合作伙伴实力不足而稍显无能为力,这越发凸显出英特尔垄断的隐蔽性。很多OEM合作伙伴对英特尔的垄断敢怒不敢言,因为年底还要看英特尔脸色得返点呢。

2008年8月1日,中国的《反垄断法》将正式实施。对英特尔在全球范围内的反垄断诉讼必将延伸至中国。但诉讼热潮会强烈到什么程度,成为法学界和IT业界争论的焦点。很多学者对英特尔和微软等垄断巨头是否会立即遭遇诉讼表示悲观,怀疑这两者的垄断隐蔽工作做得非常好,政府并不容易抓住两者垄断的直接证据。也有一些IT人士对将英特尔或微软列为中国反垄断第一被告表示乐观。毕竟在我们的近邻韩国,英特尔已经受到了高达2600万美元的反垄断处罚。而欧盟最新对英特尔提起的新三项垄断指控,更为我们国家关注英特尔垄断提供了新的依据。现在唯一要做的是,相关机构必须厘清市场合理竞争和垄断之间的关系,把纠结在垄断和自由竞争中的垄断事实甄别出来。这样,英特尔才可能被纳入正常的自由竞争轨道,其滥用垄断的行为方可得到有效遏制。这不光对AMD是一个好消息,对龙芯,对中国芯片产业健康发展的意义更加重要。同时,破解英特尔垄断危局,中国的PC产业还将因人力资源优势和市场优势保持一定的领先地位。

在“谁将成为中国IT业反垄断第一被告”研讨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以及与会的反垄断领域和法学界的专家估计都觉得要把英特尔放在中国反垄断法实施后的第一被告很难。那天的会议,从对中国产业垄断,特别是IT产业垄断的群体表达,变成了一次对微软的批斗会(看事后报道文章:微软或成中国《反垄断法》第一被告),根本忽视了英特尔在中国的垄断。我个人觉得微软也难成第一被告,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做得一塌糊涂,估计很难有这个信念由国家对微软发起垄断诉讼,只能转向民间或企业了。虽然倪光南院士多次对微软和英特尔的垄断表达了很严厉的谴责,并一直呼吁建立中国的《反垄断法》,但等到13年磨难的《中国反垄断法》出台后,那天会议上的倪院士,反而并没有多轻松和高兴。当天会议有专家表示,谁成为第一被告意义重大,但并非关键。要想打破英特尔垄断,除了AMD等有竞争力的厂商更加努力外,中国芯片研发机构也必须和PC厂商紧密结合起来,中国芯片不是科研机构的芯片,中国芯片必须基于应用才有发展前景。PC厂商如果真的以眼前利益为重,宁愿挨刀,那永远看不到打破英特尔垄断的曙光。当然,虽然稍显悲观,我的观点跟倪院士一样,有了自己的《反垄断法》,好歹让我们能看到曙光。

今天早上,起床后,我恰好打开了新一期的《IT时代周刊》,总编手记中,我的老朋友曹健的一篇文章让我对英特尔有了更深一步了解。曹总的文章标题叫《杨叙和他的两员大将》,描述了英特尔中国区总经理杨叙带领两员大将的故事。其中更描述了杨叙带着曹总去成都卖场考察的故事,杨的工作风格很强悍果断,最后一句是:明年,我们要在DIY市场上加强体验的推广力度,要调集资源来做。不经意间的杀气呈现:谁要是不称职,耽误了市场,我就让谁下岗。看了很可怕,很为这种行事风格表示可怕。结合我每次写英特尔的批评文章,总有人在文章后大吐口水的情况,让我感觉,英特尔调动媒体和市场的能力,在令我不得不佩服的同时也很鄙视。我的批评似乎总被人杀于无形,这样的企业,《反垄断法》如何对它下手?我等着看吧。

当然,我害怕,我的文章一旦上网,其遭受的唾沫肯定又一边倒地多。我个人愿意相信,这又有英特尔的一份功劳。但愿面对8月1日的《反垄断法》,我这文章的命运能稍微好一些。媒体不会因intel的公关费和广告费,而害怕了我的文章。

相关文章:
《商业周刊》:欧盟支持AMD 将扩大对英特尔调查 -2008年7月21日
欧盟最早周四再诉英特尔垄断_业界_科技时代_新浪网
孙永杰:一叶障目:IT产业的隐性垄断
微软或成中国《反垄断法》第一被告_业界_科技时代_新浪网
博客茶馆研讨会:谁将成为反垄断法的第一被告?
曹健:杨叙和他的两员大将


上一篇: 一个奇怪的梦
下一篇:疑为唐僧转世的杨元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