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徐志摩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我说,这是徐志摩在做梦。做梦就可以做到,为一个人,忘记自己。只为追逐这个人,不求曾经拥有,不求是否爱我,只求,从后面飘过,在雨巷等过,在树下坐过。在你梦里,有你有他,遇到而不知。

  美国《时代》周刊有一个说法说,你梦到一个人,是因为被梦到的人想见你。这跟做梦还是一样。你梦见她,她并不知道你在梦她。何来被梦到的人其实是想见你。比如一个做财富梦的人,梦见比尔盖茨,岂敢说比尔盖茨想见他?莫非比尔想见他,让他死后捐出所有财富?

  梦,是谁都有的。有的梦在梦里会笑,梦后会哭;有的梦在梦里着急会哭,醒来会笑,会欣慰,还好只是一个梦。有的梦,把你的神经和身体搞得一塌糊涂,但醒来,什么也记不住。有的梦,在梦里改变你的想法,醒来后,却记不得梦是如何改变你的想法的,只是你相信梦的部分真实,你就真改变了想法。

  如果说做梦梦见一个人是这个人想我的话,我经常做梦梦见一些故人。如果这些故人真是想来看我。他们不来,只是不愿意付诸行动

  特别是我这姐姐,那姐姐的,白梦你们了。哼……

  还经常在梦里不心甘这姐姐那姐姐嘻嘻一笑就跑个没影,就使命地花了心思想要重新把梦做一遍,结果又梦岔了,跑别的梦里去了。

  常做无聊的努力,最后把梦给整醒了。所谓的穿越了一遍。有时候好梦都记得清晰,跳下床来想把比哈利波特还精彩的梦境记下来。但拿起笔来,记录下开头后,思维又慢慢绕回去,短路一般。写到百十来字,梦又淡下了去,慢慢没了一个清晰的梦。

  所以,最好是家里有个记梦的人和记梦的机器。那样,就很幸福。《盗梦空间》里有一个机器,可帮助一个人去盗取别人的梦,或把梦注入别人的梦里,就忍不住想,我们自己何尝不是在尝试盗取自己的梦,或把自己的梦,注入别人的现实里。《盗梦空间》这个故事,甚至可包含在一个人的梦里,或白日梦里。既然做梦,就做大一些。宇宙,何尝不是由每个人的梦境组成,不过是大家用一种方式,分享了各自的梦罢了。


上一篇: 国美之争:资本考验中国企业经理人道德底线
下一篇:中秋申论文一篇:中秋将至,请谨慎送礼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