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据社科院报告显示,中国手机费用占到居民收入的5%。这个数字值得研究。

在1月7日举行的“手机与社会”学术报告会上,“移动通讯与中国社会”课题组对居民使用手机的状况的调查显示,手机资费已经占到居民收入的5.43%,而在年收入不到10000元的手机人口中,占到了10.31%。从2009年开始,香港理工大学、中国社科院以及北京大学组成“移动通讯与中国社会”课题组对居民使用手机的状况进行调查。本次调查涵盖大连、上海、广州、兰州、成都和南宁六个城市的居民样本,调查对象为在调查地居住半年以上的18岁以上的城乡居民。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沈崇麟表示,“手机资费从绝对数看似乎不大,调查显示只不过每人每月平均区区71.72元而已,但是如果从相对数看,把它与收入之比看,我们不难发现这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社科院调查显示手机资费已占居民收入5%》

这个调查是从六大城市抽样而来。如果有人怀疑这类调查数据的真实性,可以用中移动一家的收入和移动用户数以及平均国民收入来做一个对比。

中移动一年收入四五千亿,移动5.5亿用户,合到每用户一年800元钱左右。而中国人年收入介于8000-2万之间(2009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75元人民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153元人民币。不知道是否准确)则移动通信费用,占用户平均年收入约为5%-10%。

如此高的占比,可看出中国人还是太穷。

而且这种穷,被“平均”后,还掩盖了不公。所有的物价,都以“平均值”来调节上涨,结果多数十年未长过工资,且远低于平均收入的一大部分人,面对通胀生活维艰,疲于奔命。

总有砖家说我们的手机资费还低,而从来不看我们的居民还太穷。说到手机话费,总想拿出美国来做例子,说多了自己都不好意思。在美国,手机签约费用,从每月29.99美元到39.99或50美元+9.99的家庭套餐到更多的移动互联网套餐(高端用户),多数是50美元套餐以下的,且有大量优惠时段可供选择,甚至有一些 19.99美元的失业者手机计划。美国人年均收入中位数4万美元,扣除一些杂七杂八的税保险等东西,能剩下不到3万美元。合每月接近2500美元。以50美元算,也就占2%,比我们的手机费占收入比,少了一半还有余。

还有人说我这“平均算法”不妥。不能这样平均。因为中国的高端客户的通讯费用远高于穷人,穷人搞个套餐,一年300块可以了。这样似乎,穷人的手机收入比似乎应该很低。

但有钱人平均给穷人的收入那就更大了。一个300块套餐的人,收入也许一年只有3-5000,这手机收入比就更大了。而高端用户多高,也不可能每月都上千的话费,占比反而会小很多。

从通信费占比,看出我们还是太穷太穷了。加上“平均值”的国民收入算法,掩盖了种种不公和贫穷。而通胀却又跟着平均值跑,无视那群最穷的人群。这个人群有9-10亿之多。

5%还反应的是垄断性公共服务和电信服务,占到了国民消费的很大部分。油价不断上涨,水电煤都没消停,吃饭过日子的钱随着CPI的疯涨,占比也越来越高。更不用说高企的房价,让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呈指数下降趋势。

当然,这种不公和贫富差距的拉大,还仅仅是我们习惯用“平均数”统计的结果。如果用更合理的中位数来计算国民收入,会看出我们的通胀对国民幸福生活的影响更大一些。

手机费用的5%的占比,不过是一滴试剂罢了。


上一篇: 保值增值,国家队搜索一箩筐
下一篇:胡侃微博自纠错和微博自学习能力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