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夜之间,微博风气又变了,这次变成了“最无聊又最有毅力敲钟微博”走红。和以前有过的杜甫很忙和元芳你怎么看走红由成千上万真实的微博用户参与不同,这次的钟楼微博,完全是一个后台服务。到点触发当当当,利用了一个新浪帐号,一个接口,一个触发条件。加上微博大号的传播,这个无聊的微博,终于火起来了。

微博上古城钟楼那样的机器人微博能够走红,说明了微博上跟我一样无聊的大有人在。

用机器模拟人能够在社区内存在,说明互联网上的匿身性一直存在,哪怕进入人与人社交的网络时代,匿名,物模拟人交往依然存在着不可识别性。有一些用户甚至会问,鼓楼钟楼那样的帐号,到底是人在定时操作,还是机器定时发布?钟楼那样的微博,如果没人干预,怎么不保证出错云云。正是因为总有人对微博的技术不了解,对微博传播的路径也不熟悉,总有人借助这样的技术和路径,以达成传播和宣传效果。

比如很多企业通过机器人营销,甚至最近很火的微信机器人问答等公众帐号,都属这类。这一方面让人觉得人和机器对话好玩,另一方面也确实足以传播想要传播的信息。“无聊中获取信息”的效果,甚至比其他场所获取信息更有效。苹果人机交互siri,国内的讯飞语点以及其他各家做的智能语音搜索,希望在实时交互性上做出东西来。但目前来看,因为太过机械,智能度不够,用户使用还有很多不习惯。

真正的人机交互,首先一点必须保证,不把人当傻子,也不把机器当傻子。不把人当傻子,要求机器听得懂人话,也要求机器说出人懂的话。不把机器当傻子,则要求操纵机器的人,必须真正用机器懂得语言,和另外一群人交互。

微博也好,微信也好,siri也好,往往呈现出最明显的一点,是把人当傻子。以为易用性或需求性有,就要把用户变傻。结果用户越来越聪明,而机器显得越来越不人性,越来越傻。反过来,通过微博微信做社会化营销的背后一群人,则把机器当傻子。总希望机器代替人做“人与人互动”,希望机器模拟人来做事情,结果使得机器就跟傻子一样。用户也不一定真从这种虚假互动中获得满足。这样的营销过程,用户很难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企业又往往被“互动”的表面繁荣所迷惑。

古城钟楼当然是一个小个案,和上面谈到的人机互动没太大关系。但微博和微信的过度机器人营销化,就很容易让用户产生迷惑。一个人一旦感觉自己被一台冰冷的机器所操纵,甚至欺骗,他对操纵机器的人所带来的负面印象会更深刻。

Keenkang 2013/1/9


上一篇: 腾讯《大家》签约独家文章,花钱买什么?
下一篇:说说Facebook社交图谱搜索,没那么美好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