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1-31


今天我邮件收到好几个人的关于武汉东湖冰雪的照片,很是震撼。看了一下,不是很相信,感觉是一个人为了迎合南方暴雪而故意制作的PPT。在网上也看到不少BBS传这照片。大概大家都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吧。

实际上,照片中破绽还是不少的。一个是那不象武汉东湖,面积挺大。而是太开阔,也不像东湖。还有画面里的小汽车,有人以面包车是中国特色来证明此照片就应该是中国的。似乎只有中国才有面包车。实际上,中国很少看到红色的面包车。倒是图片中有一个benz的两门小跑车。国内大款们,能买得起benz小跑的,估计都有车库装车,不会随便扔湖边让冰雪封。

还有,看照片,一定是有极大的风暴才可能形成如此壮观样子。所以,互联网传播力量是巨大的,但传播虚假消息也是毫不迟疑的。

我个人一开始还以为是美国密执安湖冬天的景象,拿Lake Michigan ice去google搜索,发现不对。看到有人链接了原图,其中有Versoix的一张照片。从这个图片的versoix溯源,找到了原图和原作者:


更多信息来自 瑞士这个小镇:versoix 日内瓦湖右岸的一个小自治区。网址:http://www.versoix.ch/



http://switzerland.isyours.com/e/photo-gallery/lake_geneva/winter-versoix-jetee.html

摄影者名字叫:Reynald Schmid
这系列图片的真正来源:http://www.skyandsummit.com/Glacegeneve/



http://www.trekearth.com/gallery/Europe/Switzerland/photo140412.htm


Versoix on ice 冰雪覆盖中的Versoix,图片震撼。

冰风暴奇观图片:
http://homepage.mac.com/cmorzier/ice05/PhotoAlbum64.html

有时候面对虚假消息,动动脑筋就不会被欺骗了。有google去认真搜一下,基本总有结果出来的。

推荐一个真正的新闻图片专题:冰冻中国>>
http://www.time.com/time/photogallery/0,29307,1707762,00.html
只是忠实地记录。20年前,我们没有机会忠实地记录,现在的记录,都是那么地深切。相比武汉东湖虚假照片的不真实,这些照片才能体现一段时期我们所经历的灾难。

2008-01-30


在我的《昨日过前门》一文后的进一步评论:

其实我想说,当这个社会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的时候,就等于所有人的脸都凝固了,缺乏微笑一般。这是这个社会逐渐进入无序的前兆。没有哪个时代跟现在的城市一样,缺乏基本的信任。

不跟陌生人说话,这是对的。孔子早就说过,无友不如己者。很多论语解读者认为这是说不要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我个人认为孔子说的可生发为对他人的信任,对他人的友好态度。不要对那些看起来不如自己的人客客气气。很势利对不对?

也不要擅自去帮助人。这也是对的。谁知道被帮助的是不是狼呢。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农夫和蛇的故事大家从小就学了的。

在我老家,从我祖辈的名字中,都有这么一些字,作为辈份的关键字。我可拿出来分享:元亨利贞发,忠厚传家久。仁义礼智信,诗书教子孙。孔子的仁义虽多,但 “信”也是占有绝对重要的地位。我是“发”字辈,父辈就用仁义礼智信做名字。我父亲恰好轮到“信”字。信任最值钱,也最重要。

因此,虽然有各种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社会背景,我还是更希望这个社会多一些司马光砸缸,孔融让梨这一类的故事。

但凡一个混乱的,社交网络中,不信任的态度一定会大于信任的态度。所以,微笑也变得很难了。别人对你微笑,你其实最简单的办法是回他人一个微笑,而不是板起脸来,皱起眉头,想着:这厮,有何居心。

美国学者福山有一本专门谈《信任》的书,个人觉得研究很深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读读。这里面特别提到人们对美国这个国家的看法。多数人认为美国是一个个人主义传统的国家,强调个人努力。但福山认为美国有着双重文化遗产:个人主义和社区主义。美国的民主与经济的成功是这两者的反方向的互动结果。社群生活令美国在19世界就很轻易地形成了一些大型公司。因为美国并非典型的个人主义的社会,美国人有天然的社交愿望,是个享有广泛的普遍化社会信任的社会。因此,美国人组成了很大的民间组织,也容易形成大型私有企业。

中国恰好相反,政府要通过干预来组织大型企业,而在美国,政府的作用是让大企业不要太大以至于垄断。

福山还谈到了美国黑人在低位和经济上落后的原因。也是一反传统,他认为黑人落后是因为奴隶制。奴隶制是反文化的,黑人奴化后,社群被摧毁,奴隶制让黑人缺乏凝聚力和合作能力,必须孤独地面对世界。低信任的社群,不可能取得最大的成功。

福山对中国和日本也提供有很多独特的观念。可参考,并考虑我们自身所处的社会,并作历史上的比较。 

下面这些文字这是我在孙永杰长文《盖茨真的是Linux爱慕者吗?》后的评论,转到这里,除了表达对孙所撰文的态度外,更想表达的一点是,作为媒体人,首先不能被奴化。这里讲的媒体人,不光是媒体记者,还包括现在规模众多的博客、评论人和草根观察者。只要有地方发声的人,都可称之为媒体人。这群人,可以表达观点,但一定不能被奴化。如果这群人首先被奴化了,一般的甄别力不够的、对某些事物并无深入研究的普通读者,则将完全被误导。这是读者的悲哀,更是作为媒体人的悲哀。

孙永杰是我曾经的同事,我不能不说我对他了解还不够。他在早上7点不到就炮制出这么一篇长文,我个人表示佩服。不得不说他的努力。但也表示一点疑惑,起早贪黑,难道仅仅是为了表示对一个linux人士的不解?我也不解。

盖茨真的是Linux爱慕者吗?后我的评论:
个人建议你要讨论袁萌的文章,有必要写出老先生的名字。没必要写什么“某Linux吹捧人士”给人首先定性,却不给人正脸。

如果你首先给袁萌定性为吹捧人士,是不是别人写文章,也首先可以给你定性为“微软吹捧人士”,显然你不愿意听到这样的批评和定性。

写文章有观点可以,但在文字上耍一些伎俩就显得很不地道,脱离了一个批评者首先该有的态度。

现在不必鲁迅时代,需要为了一些特殊目的而掩盖人的真名。关注你和袁萌争论的读者,都知道你写的就是袁萌,况且你还引用了他的文章。为老者尊也应该署上袁萌的名字,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写什么某人士,某linux吹捧人士,真怀疑这样的文章是出自你孙永杰之手。

袁萌老师表达对linux的热爱,也是从最广大消受不起windows的普通用户着手的,他没有表达linux必须完全搞死windows的意思,他表达的三个概念很清晰,虽没独特性,但也是可以符合中国软件产业甚至世界软件产业对微软的态度的:

1)必须抵制微软的垄断。这一点毋庸置疑,大概没多少人会如你孙永杰一般认为微软没垄断,或者认为垄断是一种光荣。

2)必须将linux逐步扩展到桌面应用。毫无疑问,linux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非你孙永杰理解的这么不济,没有市场份额。在桌面应用方面linux确实和windows比起来还很幼稚,但毫无疑问,如果满足条件1,再做好这一条,在桌面上的应用会逐步展开并越来越好的。

3)反对中国软件企业和软件人对微软的奴化态度。这点是袁萌作为一位linux斗士所最值得钦佩的地方,也是你孙永杰唯一反对的地方。他不是一个人在挑风车,你也不是一个斗士。孙永杰的所有观点都基于偏颇和偏见甚至故意,所以,袁萌的行为是颇有可笑之处,但在更多人眼里,你孙永杰的批评就更加算是华丽的辞藻,流于皮毛。你连中国软件人被微软奴化都不承认,是因为你首先被奴化了。

批评不妥,请为原谅。康国平 20070130

参考文章:
Gates: secret admirer of Linux, open source?
袁萌:Bill Gates是Linux的暗自爱慕者吗?
袁萌:再驳微软“多标准”谬论
孙永杰:盖茨真的是Linux爱慕者吗?

2008-01-29

昨天,去前门老舍茶馆参加一个朋友约的聚会。因为车撞坏了,只好坐地铁去了。顺便也可一路拍点照片,好充实一哈我脆弱的心灵。打算在年后搞个07摄影展,可没几张照片,08年补的算不算啊。

妈的,这人多啊,挤得我快成相片了,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娃子,竟然还把我当成流氓了。怕我挤到她,使劲往另一个流氓身上挤。哎,你说我这人也太失败了。后来,可能觉得这另一个流氓更可恶,还是靠到我身上来了。我不做流氓都不行。还好,她到建国门就下了,我这流氓也就坐了2站路,不过瘾。人下了很多,不过还是很挤,继续从相片变成了面包,在夹着,有点拷面包的意味。

地铁到北京站,这时候似乎一下子人都下光了,原来都是去赶火车的。竟然还有座位可坐,我晕。刚成相片,这一下子又给膨胀为气球了。这下人都杀哪里去了?

到崇文门,上来一个老头。我让座给他(前几天网上有在讨论年轻人该不该让座的问题),他一个作揖,说多谢了,我下站就下,拒绝了我的让座。我晕。

到了前门,出站时,看着一个人提着2个特大的包,在看标志,不知道要怎么出站。好,做好事的时候到了,我走过去问是否需要帮忙,到哪里去我带你,顺便准备帮他提个包。他死死护住,说不要了。我有人接。我晕二。

太失败了,怎么做好事都没人愿意接受呢?如果雷锋还活在这世界,一定郁闷到死。我这比雷锋还雷锋,见到做好人好事的机会一定不能放弃,没有也要创造机会啊。

从前门地铁站出来。我晕。四周都是围栏围着,我要过马路,还得先绕到南边的地下通道?这设计也太NB了。到处是封堵,跟互联网形态差不多啊。

我在前门转,没有人需要帮忙啊。那可怎么办呢?我就不信邪了,还有人不需要帮忙的道理?

好,这下终于好了,地下过道,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头出现在我的眼前。他艰难地左手拄着拐,右手摸着上面满是痰迹的扶手准备往上爬。第一脚,踩空了,他往上张望,大概希望别人来帮忙?第二脚,这下没踩空,可手没抓稳那个肮脏无比的扶手。一位保安站在他的身后2米远处,看着他往左边侧,没有想过来扶的意思。老先生把左脚伸回去,继续用右手去抓那个扶手。这下,左脚终于上了第一个台阶。

看着保安似乎有动的样子,莫非他准备去帮老头一把?为了防止别人做好事抢在我前面,我三步并两部跑下去,弯腰在他身旁说,我来帮你吧。我没等他说话,就扶住了他的左手,准备帮他完成第二个台阶。

这下,他抬头,把手从我手中挣脱,说:不用啊,我自己来,锻炼。我有点讪讪地,松了我的手。我其实是不死心的,但保安在那看着我呢。

这次我彻底晕倒。第三次。我不敢想象,老头等会儿是如何爬完这么多台阶的。

看着保安的无动于衷,看着老头的拒绝我的帮忙,我似乎理解了,为何这个世界复杂到帮忙扶倒地的老人的人会这么少,而有的人热心扶了倒地的人一把,又反而被讹上了。我心情很好,出了前门的地下通道。外面很冷,似乎阳光都被冷风吹跑了。有人在卖盗版的福娃,有人在拉游客去旅游景点,有人在兜售各种小纪念品。有人手插在兜里,看着过往的人群,无所事事。我,也准备过人行道了,茶馆在前门的西边。

一阵喇叭声响起,一个年轻人正要闯红灯,公共汽车来了。我本想拉他一把,但我缩手了。我怕万一没拉住,他倒在车底下,怪我推他一把,怎么办?我转身,对着青黑色的前门楼子,按下了我的快门。背后,公交车刺耳的刹车声传来,杀,杀,杀。然后是砰砰两声。

撞人了么?我不知道。我离开了前门那个地方。

keenkang 20080128

2008-01-28



红牛在facebook的开放平台上搞了一个石头剪子布游戏Red Bull Roshambull,当然跟我们常玩的稍微有点区别。它那里是锤子剪刀和纸。去玩了一把,先出纸,果然几率高一些。再出纸,还是赢。

据说,出布的几率要高,是因为生活中,很多人认为布似乎很容易就被破坏了,没有剪刀和锤子结实。虽然游戏中这三者是互相克制的,但出锤子的人多一些。
图像 “http://http.vitalstreamcdn.com/redbullinteractive_vitalstream_com/roshambull/sketchy/header_bg.gif” 因其本身有错无法显示。
红 牛通过facebook平台,投放了一款简单的游戏,在网络上就吸引到 335,501人在玩它的游戏,在线人数长期保持在上千人。玩家在游戏中慢慢加深对红牛品牌的认识,且可以通过病毒式营销方法,让更多可能没接触过红牛的朋友来和自己挑战。这实际上是一种新的营销方式,国外有很多人在考虑如何用facebook作广告了。国内还没有多少企业愿意花少钱办这样的大事呢。特别是联想和宏基挣来争去,不如去花一些心思,做做这方面的营销。secondlife和facebook以及myspace,都是联想把自己的lenovo品牌打出去的好地方,就看联想的营销人会不会认真多考虑一种方法。

我们的营销人士一直有谈整合营销,现在的整合营销可不仅仅是电视广告和寡趣的体育营销了。既然投入数亿美元到奥运,到F1,到NBA,在一些更多基础网民参与的地方,联想做一些努力还是很有必要的。就看联想有没有这方面的创新能力。

我前段时间就很喜欢HP的喀嚓鱼的网上冲洗照片的服务。最近到了年底,喀嚓鱼不断给我发来一些推广邮件,我都没想删除,偶尔去看看。有打印杯子,印刷独特的纪念卡和鼠标垫等服务。都是很吸引人的,也给HP这个打印鼻祖品牌创造了新的机会。同样打印品牌,爱普生搞了不少专业的体验店,这几乎囊括了中国最高端数码照片输出人士的关注。

小小创意可出大彩。facebook完全可成为一些打算国际化的中国企业的创意工厂。
keenkang 20080128

凌晨2点,睡意全无,几成外星人了。看书也看不下去了,看了太多摄影图片,突然想注册个域名来做个图片网站玩。

发现CNNIC的1块钱域名真是NB啊,怎么我想的多复杂的.cn的域名都有人注册了。那只好把正事放一边,想个好主意,玩玩别的。恰好开了facebook,就一并顺便玩弄一下CNNIC和facebook吧。

上到注册网站去,找facebook相关的,看看咱中国人的创造力是不是很好。果然,跟facebook差不多相关的域名都被注册了。

反正只有1块钱,注着玩吧。这通玩弄,天也该亮了,北京明天是什么天呢?


    CN英文域名注册: 9facebook.cn    购买成功! 酒鬼的facebook


    CN英文域名注册: facegoogle.cn    购买成功! google的facebook


    CN英文域名注册: facedook.cn    购买成功! 赌徒的facebook


    CN英文域名注册: facejook.cn    购买成功! 搞笑的facebook


    CN英文域名注册: jeepbook.cn    购买成功! 玩吉普车的facebook


    CN英文域名注册: doubook.cn    购买成功! 都他妈的facebook


    CN英文域名注册: facebook.gov.cn 购买 成功! 政府,很好很强大的facebook

 
靠,注册这么多facebook,能当饭吃么?我注册gov.cn算抢注么?是不是还的去搞一个政府机构来挂靠才不会算抢注?

所以,1块钱的cn域名,就是让人在域名上浪费时间。好玩。如果每个域名能卖出去挣100块,那就是100倍的投资回报率啊。看来,CNNIC是中国最有投资价值的机构啊。可事实情况是,我注册了这么多域名,越发让我没法按时入睡,还浪费我在网上的时间,浪费我的电费,浪费我可能的电话费。能有一个有用么?一种虚幻的域名投资价值。中国人都被一块钱的域名给弄傻了。

实在是不明白,作为IT评论人和记者的孙永杰怎么满口胡话呢?此前Thinkpad标错价格了考量过一次中国人的素质,这次国民要求漫游费降价甚至降低,也成为考量国人素质的标准。(孙永杰:漫游费考量国人素质)真他妈的第一次听说如此考量的牵强附会。

中国人的素质在强权和垄断下,哪里还有什么优雅的素质?国民素质,妈逼你了么,国家逼你了么?当老百姓月收入平均不到1000的时候,你要他们为每个月上百块的电话费而活着,你还不让人喊一嗓子要降价?当我们的专家学者甚至评论人拿着高薪甚至黑钱却在死抠什么是漫游费和漫游费高不高的时候,你还不让贫穷的消费者希望彻底取消的一点心愿?这跟素质何关?你要有素质,单位按月不给你发钱,你还有素质么?或者家里房租每月上万,你还素质得起来么?

孙永杰的文章有思想,有深度,但更多是一种口号,一种为了证明自己的逻辑或者客户的需要而罗列的证据的排列。当然,最主要的是有太多的偏见。

当老百姓要求intel的CPU降价的时候,孙永杰站出来,质疑国人素质。说intel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有什么可重复的?当intel被诉垄断的时候,孙永杰站出来说国人的素质差,听信AMD的,并大量撰文鞭挞AMD,似乎CPU降价对中国是一场灾难,或者说垄断有理,垄断骄傲和自豪。

当老百姓希望微软多做点贡献,少拿点利润希望微软软件便宜一些的时候,孙永杰站出来,质疑国人素质。说微软比linux起码先进100年甚至1万年。说linux就是小丑就是怪胎,根本在windows当道的今天,就该死掉。还把一个一个丑陋的帽子戴在了国内推动linux发展的一个老者袁萌身上。大概,最大的垄断者微软就代表着荣耀,代表着成功。垄断有理。

当联想把thinkpad价签搞错了导致大量中国用户订购了100多美金一台的thinkpad的而最后又被告知取消订单的时候,用户发怒了,孙永杰站出来,质疑国人素质。大概是国人爱占小便宜的说法。爱占小便宜本是全球所有人的特性,难道非中国人所有?为何ebay和amazon能活起来?不就是网上卖的东西便宜么?为何淘宝和阿里巴巴能活起来?不就是老外发现通过阿里巴巴买的东西便宜么?难道,全世界的市场经济规律,到了孙永杰这里就成为国人素质低下的表征?是不是一碗米饭要50块就是国人素质高?那是公然抢劫!

当老百姓希望降低漫游费的时候,孙永杰再一次站了出来。这次,孙的出场颇有戏剧性。首选质疑国人简直是最大恶极,竟然想出了一个歪门邪道要求移动公司降低漫游费的套路。多么可笑的想法啊。并举出自己几乎不用漫游的习惯,说明了中国人都是傻冒,素质堪忧。我看到这里,还把这当作一个笑话,看到后面的诸多1****证据,我简直气得头上直冒汗。这样的文章写出来,莫非仅仅是找骂的?

连我这个孙永杰前同事都看不下去,这次,我不得不站了出来。我怀疑孙的立场,但我不怀疑孙的人品。我只是纳闷,垄断和高价,为何每次到了孙永杰哪里,都这么自然而然,而且大义凛然呢?业内不少人每次都以看热闹的心态关注着孙永杰的博客,似乎偏颇也是写文章的不二法宝?或者真像某些留言所评价的,拿了多少钱了?

一吐为快,孙永杰大可不必在意。



1月24日下午,据内部人士透露,中国雅虎今日开始施行裁员计划,有多个部门被波及。昨日,中国雅虎刚宣布了新的架构和战略方向,公司将从BU(事业部)制转变为运营和职能部门设置。在该轮调整中,中国雅虎将取消原新媒体、搜索、通讯三大事业部设置,新成立网站运营部、邮箱运营部、工程技术部和公关市场部。同时,人力资源和行政部、财务部、法务部和商业智能部保留。在阿里巴巴昨日宣布的调整计划中,称中国雅虎此次调整是“为提升搜索引擎技术在集团电子商务战略中的地位”。同时,有“搜索一姐”之称的中国雅虎搜索事业部副总裁张忆芬在此次调整中调岗。



中国雅虎就是善变。当时邀请我参加过一次搜索的讨论会,我就担心五六百人搞搜索是否能让阿里巴巴接受。果然3个月不到,结果就出来了。现在再说这话明显有马后炮的嫌疑,但不坚持一个事情做到黑,是雅虎进入中国从国外经理人到国内经理人到3721甚至到阿里巴巴化后一直有欠缺的地方。治理结构不明晰,一年一年地变化多端,在市场激烈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也许可以称之为求变,也许只能说是狗熊掰棒子的无为。

我始终认为,雅虎有其独特的互联网优势,到了中国也一样。品牌不差,技术不差,资源不差,为何市场总起不来?

新闻门户竞争依然落后,搜索本来就没强过,以搜索起家的雅虎,早早就被虚假的雅虎兄弟搜狐给暗算了,后来新浪和网易等都开始分雅虎的一杯羹。直到百度出来一统江湖,雅虎到了中国,一直在琢磨的似乎就剩下如何变成中国的雅虎,如何有公平待遇问题。好不容易借着3721的那些套路,突然又改弦易辙,变成了阿里巴巴的附属品牌。

人数不少,可大家都有力使不上,怪可惜的。谢文去过几天,大概是要超社区化和UGC方向发展,看起来,那个时候变化的方向还是对的,但谢文也没呆几天,以莫名的理由回家了。

雅虎的问题,后人谈不清楚,外人也不甚明了,我现在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难免马后炮的嫌疑。其实,现在中国互联网还没到有大豪门垄断的地步,看看网络游戏的发展就应该知道。雅虎不应该妄自菲薄,胡搞一气。把自己员工搞糊涂了,用户自然也就跑了。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这应该成为雅虎中国从上到下都应该引起警示的一句台词。队伍变化,就是心的变化。我觉得互联网公司就是这点最可怕。放眼看去,心变化最大的公司,是最失败的公司。

希望中国雅虎还有更多机会。


keenkang 20080125

北京市版权局:网站恶搞奥运将被关停昨天,市人大代表、北京市版权局局长冯俊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奥运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将作为明年版权局工作的重点,包括对奥运标志的网络恶搞在内的歪曲、篡改都被列入违反著作权法的侵权行为,对于不听劝告、执意侵权,且传播内容未经主管部门登记备案的网站将坚决予以关闭。

我觉得政府官员如此说话显得有点不了解网络发展的情况,或者说,政府官员出面来管恶搞奥运有点管得太宽了。

关停就表示这个恶搞被控制了?这都什么思维?不引导,就知道关停封堵,这些信息难道会无缘故地消失?不知道还有更多的小网站,QQ和MSN传播么?就比如一个中国人被枪毙形成的奥运标志的恶搞,这本来就是恶搞,跟奥运也没多大讽刺意味,只是对设计标志的一种嘲笑。该喜欢这个标志的照样喜欢,该把这个标志挂在企业logo旁边的照样趋之若骛。

我们的官员的管理思路必须要理清楚,不能糊涂。在网络时代,没有什么是能封得住的。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既然是搞笑,那就不是炸弹爆炸,不是恐怖袭击,当然更不是政治讽刺。就是国民和更多爱奥运的官员应该能承受的范围。“关停”这样的词语,用在报纸媒体上可以,你一个城市就100张报纸,谁播发搞笑奥运恶意诋毁奥运知识产权的内容,我就关你一次。但用在网络上,这种思维明显还停留在 1999年前。

到了2001年,全世界人都明白一个道理,网络传播是无法完全限制的。美国9.11导致各种主流网络网络的断线,但唯独各种小型网站和博客网站传播了大量9.11的新闻,让人第一时间了解了9.11的进展。如果按我们的官员的理解,那个时候的小网络,是不是也该关停呢?还有,黑莓手机也在9.11显示了其作用,据传当时美国五角大楼都没有电话信号,但黑莓手机却可以收到最新信息,因为它是一个互联网终端。难道,我们到了奥运会期间,用户用手机传播的内容,也都要审查?或者手机在传播搞笑的时候,也有人出来关停?

信息的传播不是以官员的意志为转移,要允许一些人恶搞,这也是看我们的奥运传播是否宽容和有序的表现。奥运传播和奥运比赛一样,也该有其多样性。如果都是正分,没有任何负分,这还是奥林匹克运动么?你见过多少运动比赛都是百分,而没有扣分的?跳高更是以失败告终,我们连一点小小的恶搞都不容许了?

奥运是一个大家庭,要允许大家庭的人,偶尔患一次感冒,偶尔发一次烧。如果见到家人感冒发烧就扔出家门,这显然不是一个家长应该具备的态度。除非这人不愿意做家长。

keenkang  20080126 于北极上空,冷眼看网络世界

2008-01-23


我前几个星期写了几篇关于下调漫游费听证的文章,说实在的,比对铁道部春运涨价听证还不报希望。可以说,我对移动漫游费取消还是降价的听证的希望为零,这种事先张扬却时时保密的听证会,最终将成为忽悠媒体和消费者的一个引信而已。媒体照样要被排除在听证会现场之外,消费者的情绪和希望更加难以反馈到那样一个比作秀还无成效的听证会上。剩下的,就是在会上,四处代表各个方向使力,把一个事情往最不利于消费者的方向拉。听证会的结果,果然如他们所愿,没有一个方向是可以走的。

据新华社报道,持续了约三个半小时的“降低移动电话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听证会”于22日傍晚结束。代表不同利益阶层的十八位代表各抒己见,但提交会议讨论的两套降价方案并未成为最终定案。中国官方表示,最终定案将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拿出”。

来自中国电信、网通、铁通等固话运营商的代表亦认为,电信资费调整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他们担心,在目前电信市场处于失衡的状态下。如果再下调漫游费,将进一步加速移动电话对固话的替代,固话运营商会陷入更困难的境地。

这两点,是大家一眼就能看清的事情,可我们的代表竟然还打起了口水仗,多么可笑的听证,多么没效果的听证。仅仅因为固话会因为降低移动漫游费而陷入困境,就足以让漫游费成为一个畸形的怪胎继续在中国持续5-10年。说代表消费者举行听证,还不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缓冲期,给消费者一个胡萝卜?

政府做很多事情出发点是好的,但看着所谓的国有企业会遭遇到竞争危险,我们的政府就开始违背其出发点做事情了。要么管得太死,要么放得太宽,反正消费者永远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结果。因为没人代表消费者的利益。

一个听证会,倒让我又开始接触了一些通信行业的专家学者。就跟讨论中国上网费贵不贵时很多专家用乘8的汇率来算中国上网费不贵一样,又有教授发话,说国外漫游费并不低套餐对消费者有利。比较起来,原来是印度漫游费不低啊。教授发话,一个抵仨。我还是喜欢网络媒体做的数据说话的表格,哪个国家电信资费,一目了然。不像我们的专家教授说话,没谱,不断得给自己的话打补丁。因为收一次钱,就打一次补丁。软件打补丁是越打越好,专家讲话打补丁,是越打越不靠谱。

听证会另一个可笑的是,听证竟然是完全对外封锁的,记者不可旁听,学者不可旁听,法律界人士无权代表消费者旁听。媒体只听说过通过各种途径选出了18位代表,可这些代表都代表谁,有什么观点,一概不知。听证听证,就是要公开来大家讨论,可现在的听证,搞得消息封锁,结果还令人不满意,这不就是对“听证”二字的最大污蔑么?既然封锁,那是听证还是密谋?

keenkang 2008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