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1-23

我从2001年7月13日就已经知道了,这届奥运会一定是最浪费,最奢华的奥运会。2001年7月13日,我在俄罗斯有幸见证了我们国家的奥运会申办,在莫斯科街头,夏天的一场大雨,把莫斯科街头所有的行人都给浇回家去了。我们国家热热闹闹的申办奥运的盛事,在莫斯科没有多少人知道。除了那几个申办国的游客。从红场到申奥的地方,所到之处,没有任何奥运有关的话题,路上也只见零星的奥委会会议的旗帜。

申奥结束后,我们开车去中国大使馆,本来以为这么高兴的一个事情,怎么着也会一并庆祝的。但我们在大使馆门前被拦住了。我一个同事老公是驻莫斯科大使馆武官,本来约好了那天去她那里的,但我没有带她电话,电话在新浪邮箱中,而我的邮箱登陆名是中文,莫斯科的网吧又少,临时来不及去找我同事,所以只好硬闯大使馆。张艺谋和邓亚萍从大巴上下来了,我们被拦在门外的一群人,因为没受大使馆邀请,所以在门口问张艺谋他们,能不能跟里面的人说一声,让我们也进去,别再让我们淋雨了。结果是,我们后来可以进大铁门,但进里面庆祝还是不让。只能在大使馆门口的空地上。享受和一些北京去的媒体记者一样的待遇,在外面广场上呆着。

人实在太多了,一波一波的人都往里挤,都想一起庆祝,一起高兴。我老婆和一个朋友也混进去了,但里面可能实在太吵了,看到我又被拦在门外,她呆了不久也出来了。说太乱了。

我们几个人正在门口拍照时,有一对老年朋友想进去看看,被一个小伙子强行拦住还推搡着。我们实在看不过去,说这是中国的地盘,今天又是高兴的日子,凭什么这么粗暴对待一对老年人?小伙子是北京去的,很痞,说你们没被邀请,能随便来么?实在是愤怒。一个中年人态度稍微好点,说进来就进来吧,没事。我向他打听我同事爱人的情况,他说不认识这么个人。小伙子继续推搡老年夫妇,被我们几个年轻的反过来制止,谴责。有人怒得围住他想办他,反推他让他注意以下自己的行为。他一怒之下,请来一个俄罗斯大兵,带着枪的,强行把我们从大使馆门口的空地赶到了大使馆铁门外。

外面下着雨,跟我们一样没有收到所谓邀请的很多从祖国四面八方赶去申奥助威的朋友,透过铁栏杆往里面看他们狂欢。其中有铁岭奥运助威团,山西什么地方奥运助威团,还有一些跟我们一样的散兵,也为这个申奥成功而自豪。我猜想,从那天被堵在门外起,他们的心情必定和我一样,不会很开心,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也仅仅是部分人的狂欢。

我们开车到一家中餐馆,那里可以看到北京的电视台,有国内的人们疯狂庆祝的电视看。晚上,破天荒喝了一些酒。

从那一天起,我一直觉得奥运似乎和全民无关,只和一些人有关。莫斯科,雨,人们也不关心谁胜出了奥运。从01年7月开始,国际社会开始关注中国办奥运的表现。我们的场馆建设是好,可太消耗钱了。我们的环境,7年了,没有任何长进。我们的宣传,太脱离奥运了,跟国家民族的振兴联系得太紧密了。

其实,奥运就是一次运动会,非得要全国人民都来做陪衬,实在是可笑。严重超支的奥运建设,让老百姓得到的是什么?一个月的狂欢?还是看着赛后场馆戒备森严,想进去进不去的闲置场馆?

我们的奥运村,简直太奢华了。我去过亚特兰大的奥林匹克公园,只能用穷酸来形容。小小的奥林匹克公园,逐渐萎缩到只有北京的地坛公园周边的街心公园大小。太穷了,那可是96年举办过奥运会的地方啊。也看过更早的洛杉矶和莫斯科为办奥运所建的并不奢华的奥运场馆,哪里看得出是为了奥运而单独建设的超豪华体育场?

当老百姓都为奥运而狂欢的时候,我在雨天的遭遇,让我始终也狂欢不起来。虽然我非常希望能办奥运,非常希望北京的市民能因奥运而快乐幸福起来,非常希望我家四周的奥运场馆能在奥运后开放出来。但我不希望,因为一种虚幻的荣耀,而过分的激动。

听说奥运开幕式门票可能炒到30万甚至更高,我心里堵得慌。或许,有人花过高价钱后,换来的是如我从莫斯科回来那般的心情。堵……

keenkang 20080122 于北京

北京奧運嚴重超支的背後
撰文 潘小濤
2008/01/22, 週二

距離北京奧運開幕不足二百天,中國已拿下今屆奧運的第一面“金牌”:場館建設費之高、超支之嚴重,創下歷屆之冠!而在嚴重超支背後,折射了中國公共工程開支的無度,也反映了中國公共財政管理制度的落伍及無序,在這種制度下,“節儉辦奧運”只是一句空話。

香港《明報》引述內地專家稱,北京奧運場館的總投資額至今已達到二百八十億元人民幣(約三十八億美元),是O一年成功申辦奧運時估算的十六點五億美元的二點二倍,而八年前悉尼奧運的相關投資只是十五億美元,四年雅典奧運則是二十四億美元。由於有小部分場館及設施至今還沒完工,相信北京奧運場館的建設總投資額,一定遠不止三十八億美元之數。

造成這種嚴重超支現象,主要還是公共財政預算制度的缺陷,其約束的剛性不足所致。除了極端獨裁的政權,全世界的政府開支,理應要通過議會批准才能落實。在民主國家,議會是人民的“看門狗”,替人民嚴格把關,監管政府的每筆開支;若要追加工程撥款,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批程序,甚至比當初申請撥款時還要困難。在此情況下,這些國家的公共工程,嚴重超支的情況並不多見。

與之相反的是,中國的公共工程是絕少不超支的,而且通常是數倍於當初的預算。雖然各級政府的預算也要交給同級人大會議審核,不過眾所周知,人大對政府預算的監護及約束能力之低,可說是形同虛設。在此情況下,政府官員在使用公帑時,幾乎可以為所欲為,在沒有任何外在力量的約束下,那些公共工程,特別是“一把手”指定的政績工程,焉能不超支?超支得愈厲害,愈能顯示其政績之偉大,超支又焉能不嚴重。

北京奧運正是中共領導層的集體面子工程、政績工程,他們必定以傾國之力去籌備,不僅不能有任何閃失,更不能有失中國人的面子。因此,除了場館建設,北京奧運會的其他開支,相信赤字情況也是非常驚人的,而這種超支現象,在國內大大小小的政績工程,已經屢見不鮮,只不過規模遠不及北京奧運而已。

而且超支愈多,意味着主事官員能夠控制的金錢和資源,同樣水漲船高,其手中的權力也會相應地增加。即使他們沒有中飽私囊,這已是一個很大的誘因,令他們不顧一切的增加工程開支。

另一個原因就是,工程超支不會令主事官員受罰,甚至連一聲譴責也欠奉;如果那個工程有利於當地的經濟,能夠令“一把手”揚名聲、顯父母,成為他們急速升官的資本,那麼,主事的官員不僅不會受到批評,還會受到表揚,甚至官運亨通。

廣州市地鐵公司前總經理盧光霖透露,當年建造廣州地鐵二號線時,完工時比預算節省了十八億,不僅沒受到讚揚,還被批評不懂編列預算。究其原因,廣州財政部門不滿他沒把錢花光,影響廣州市的GDP和經濟發展。

因此,奧運工程開支絕非經濟問題,而是是制度性的政治問題,除非徹底改革目前公共工程開支的審批制度,甚至令全國人大這個最高權力機構能夠真正的負起憲法賦予的監督責任,否則,這個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

本文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2008-01-22

图像 “Uploadfiles/2008-1/211718628315.jpg” 因其本身有错无法显示。
是一个视频节目,好久没有扯淡了,第一次跟炳叔和刘兴亮对着两个摄像机扯淡,实在是配合不好。视频在这里>>

我自己写的几段文字如下:

互联网大事件?还是IT大事件?还是我们眼里都可以的大事件?光说IT实在太无聊了,新的一年了,还要我们谈IT,谈一年,都累了。说点别的不可以么?

1)华为和CCTV、富士康应对新劳动法,突击裁员,玩合同游戏
解读:太不和谐了,太不人道了,太不大气了,太不国际化了,太不顾忌家属面子了。

2)华南虎事件
解读: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政府的人心是坚强的,农民的命运是悲惨的,网易163是花了大价钱的。

3)阿里巴巴和金山终于熬上市了
解读:阿里巴巴说不上是还是上了,金山一直要上市也终于上了。
阿里上市后把多个高层给搞糊涂了,金山上市后雷军自己把自己搞糊涂了

4)苹果iphone的上市
中国移动对iphone说不,iphone对破解说不,用户不敢对iphone说不。
苹果的产品是技术,但苹果的产品更多是潮流。有潮流不追,还谈什么是互联网人。我这种人,买了4部ipod,却始终没买ibook。因为笔记本还得用thinkpad,反潮流就是好用。

5)珊瑚虫这个倒霉蛋
解读:腾讯和陈寿福,经过这么一次大闹天宫式的诉讼案,谁倒霉,谁知道。

6)宏基和联想争购Packard Bell
解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宏基先行捞底,把gateway给娶到手,还搭了一个小姨子。争PC老三位置实在无聊,2007年度最不令人喜欢词语就是“小三儿”。不过不要紧,谁吃亏,谁知道。

7)英特尔被控垄断罚款
解读:欧盟不是中国,该罚就罚。不过英特尔也不是爱国者,你罚就罚。面对欧盟,微软也乖乖地交了罚款。有钱搞慈善,罚几个钱算什么?不过国内一些枪手倒很可爱,天天为英特尔鼓吹,似乎没英特尔,中国就该完蛋。有这么严重么?还有AMD呢,不是吗?(炳叔最能扯淡,这一段竟然派生出一堆胡话,为了防止恶意传播,做一下备注。

8)奥运报道权之争
解读:sohu很可爱,sina很可爱,CCTV很可爱。明年,俺们这些买不到票的人,只能上网看奥运了。反正我家楼上能听到奥运,无所谓。

9)网络倒霉蛋,一群
比如杀毒软件误杀微软文件,宽带ADSL不让共享,封P2P,封国外网站等等。还有电池爆炸啊,手机爆炸等。网民是最聪明但最倒霉的一群人。号称2.1亿网民,可真正拥有话语权的,也就20个。封,继续封。”feng,feng,feng!”貌似张艺谋又来了。

10)年度最欣慰:
外星人来电:听说,你们地球上最后一块土地,手机也单向收费了?
中国人回话:奇怪,信号传了半年?我们这里又酝酿取消漫游费了。
外星人来电:听说,你们的视频网站今年都已拿到数亿美金投资了?
中国人回话:奇怪,信号严重衰减?我们这里又酝酿视频新政策了。

大概其就这些了,也没啥可聊的,时间紧迫,选几个聊就是了。年度欣慰也是苦楚,中国互联网实在是没什么可谈的。具体解释就不用了,估计关注过互联网的,能用这个给串起来了。

当然要谈大事件,能对这个社会有大影响的应该算:比如厦门人,网络传播小三事件等。

时间:08年1月18日 下午2时

  嘉宾:斑马咨询战略咨询总监 康国平  ZDNet执行企划 炳叔

  主持人:刘兴亮 

  本期主题:2007年博客眼中的大事件

  2007年已经过去,这一年的互联网风生水起,涌现出了许多博主,他们用自己的文字表达着对互联网独到又真实的看法,成为互联网孜孜不倦的忠实记录者,他们的文字是互联网的又一种精神体现,那么博客眼中07年的互联网又是怎样一番镜花水月?





  编者感言:认识不少名博,他们都戏称自己是“草根博客”,尽管他们的文字已经被承认,写出的文章早已被肯定,但是他们仍然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写着自己心里的话,就是这样一批人记录着互联网的点点滴滴,大事小事,而我们最想听到的一定是最实在、最与众不同的见解。(策划:李晴摄像:李晴 李媛媛 制作:李晴)

编者博客:xiyuan.techweb.com.cn     欢迎您跟我们联系发表您的观点
我们的口号:“IT三仁行 敢来你就行”
您有什么意见或是建议也可以在我的Blog里提出,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们会努力做到最好。

访谈文字实录:IT 三仁行演播文字实录    关于IT三人(仁)行

第二段视频也放出来了:It人的幸福感?
真能扯,IT人还有幸福感?我想了想,2007年最感到幸福的是,这一年过得太快。

IT三仁行2:IT人的幸福感在哪儿?

一个朋友想请我帮忙注册一个域名,我告诉让她先去一个国外的域名注册商那里差一下,如果可注册,我再帮她注册。让她去国外注册商Network Solutions那里查询,是因为我不太相信国内的域名注册商。因为国内曾爆出过一个事情,一旦你查询了某个域名而没及时注册,第二天这个域名可能就被人抢注了。

没想到,国外这家公司也令人不可相信了。她说可以注册的域名,我去注册的时候却显示被Network Solutions公司hold了(锁定保留了)。只能去那家公司注册。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真是没几家域名注册商可以相信了。我查了一下网上资料,发现这么一个,这么讲这家公司好像是要替人保护,但实际上还是想让用户跑它那里去注册,价格昂贵。跟国内动辄把人域名给抢了的比起来,似乎这乌鸦也不是最黑的。

=========================================
Network Solutions 脸丢大了!!!
用户一旦搜索域名即被预留 美国域名商遭炮轰
=========================================

北京时间1月11日/从国外媒体处获悉:一家美国域名注册商最近在用户搜索域名之后,主动保留该域名长达四天,导致用户无法在其它网站以更便宜的价格注册域名,这一行为目前遭到业界炮轰。

  这家公司是美国域名注册商Network Solutions。按照他们公司的做法,用户一旦在他们的网站上搜索了一下域名,该注册商将会把这个域名保留四天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用户无法在其它网站上注册域名,只能以35美元每年的价格在这家公司注册。

  35美元的价格高出了其他域名注册商几倍,另外,这家公司保留域名的四天时间里,他们依靠注册商资格无需为此承担任何费用。

  这家公司的发言人苏珊表示,他们此举是为了避免其他人抢注域名,现在一些抢注人士一旦知道别人想注册某个域名,就抢先注册下载再以高价销售。他们的预留措施,可以保证域名不被其他人抢注。

  不过,这家公司的做法遭到业界人士的炮轰。一位博客评论这家公司的做法是“极度无法让人接受的。”

  美国域名行业公司“Name Intelligence”的总裁杰·韦斯特达尔表示:“他们利用肮脏的伎俩,却号称是在帮助客户,这些人太无耻了。”

  Network Solutions公司表示,他们此举算不上是域名抢注,只要过去四天,域名将可以在任何网站进行注册,另外他们也不想自己注册这个域名,更不想依靠销售域名赚钱。

2008-01-21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365007.jpg
匆忙赶路的行人

人常说瑞雪兆丰年,但北京最怕的是下雪。下雪天一到,北京人是很欢欣,终于又下了雪,一年似乎就要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但一到下雪天,北京的道路交通问题就越发严重了。还记得那一年,是谁的演唱会,好几个朋友买好了票,可就是没赶上。因为下班时间突然一阵10年不遇的暴雪,这10年来北京的私家车保有量增长了10倍。一下子降下这么大雪,应激机制还没启动,人们都被堵在了路上。当时北京只有两条地铁,轻轨和5号线等都还在建设中。很多家住郊区的朋友,都是晚上12点以后才回到家。第二天又要花3-4个小时才能赶到单位,痛苦不堪。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145361.jpg
带着孩子去上班的妇女

这两年,北京似乎下雪很少了,大家都期盼着能下一场大雪,似乎对交通也有了更多应对办法。但2008年第一场雪,还是让我堵在了路上。17号晚上的不大的雪,把我堵在了东北五环上。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过开车出门,如果雪不大,看着人们瑟缩着前行,或相拥而行的恋人,感觉有雪还是很好。有了一场雪,北京城静谧了很多。

有一位朋友说过一句话,只有落雪,北京才叫北平。

天气预报这几天都说北京有暴雪,可到今天,依然很安静。大概,老天爷也害怕,一场人人期盼的大雪,对北京来讲不是什么好事情。

下,还是不下,这是一个问题。
20080121 keenkang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lv59774.jpg
北京的交通在下雪天是个问题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020352.jpg
安静的路边树林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224193.jpg

三轮车夫在聊天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416110.jpg
路边一景,安静的北平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618370.jpg
雪天的交通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77462.jpg
雪中行人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843618.jpg
小雪中相拥的情侣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98989.jpg
雪中才有北平的感觉,萧索依旧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a3936.jpg
耐寒的小灌木

http://photo.hainei.com/n0/00/51/mb3976.jpg
雪中的三元桥,拥挤不堪
此文参加了新浪的一个投票,呵呵,多大了,还这么无聊?想比赛?


 



《长平专栏》不要忽视很黄很暴力成人版。这个话题比较精彩的评论,看得出作者综合了多家话题,对话题的敏感性有了很好的把握。南都周刊的话题很尖锐,跟这群人的思想分不开。




但我个人认为,大家恶搞小孩,这是一种言论自由,不是不懂法,不是不知道什么是道德,是在一种权衡中,应用了言论自由。当然,是否考虑到小孩的权利保护,大家有欠周到而已。我还认为,既然小孩作为道具能说出“很黄很暴力”的词语,相信她也很快就会拥有了对外面铺天盖地而来的话语的免疫功能。就跟农民周正龙在说自己拍到了老虎后,他很快就从一个猎人的角色转换为一个生意人了。采访要收费,卖照片要收费,对别人要跟他打官司也似乎并不害怕,已经完全变换了农民的角色,获得特异性免疫功能。




——keenkang评长平的优秀评论。20080120



《长平专栏》不要忽视很黄很暴力成人版


作者长平,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外滩画报》副总编辑,现为《南都周刊》副总编辑。




一位不幸的13岁北京女孩,被央视《新闻联播》作为整治网络视频的宣传工具,说出了”很黄很暴力”这个 2008年第一个流行语来。网民们恶搞此事时以暴易暴,使得被宣传机器伤害过的未成年人再遭伤害,尴尬之中难以继续。


其实,这件事情以讨论网络暴力和未成年人保护收场,浪费了资源。这件事最大的意义在于,网民们敏锐地抓到了这个典型的谎言,及时地放大了其荒谬之处,使人们看到有些宣传的虚伪和非人性。


小女孩是这样说的:”上次我上网查资料,突然弹出来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赶紧把它给关了。”大量网民们认为这是一句明显的谎言,因为要看到又黄又暴力的网页并不容易,而且会不会赶紧就关掉也很可疑。大家可能会觉得奇怪,电视台为什麽要用这麽明显说谎的例子,把它当作真话来教育民众?它又为什麽不考虑保护未成年人?


答案只能是,它习惯了把观众和采访对象不当回事,可以肆无忌惮地撒谎,不惜手段地利用。在各种会议、政策的宣传新闻里,有多少”很黄很暴力”的话?只不过多数时候出自成年人的口里。为什麽大家对未成年人说谎特别敏感,而对成年人谎言却置若罔闻?因为很多人都认为,成年人当众撒谎不算什麽,尤其是在宣传机器的镜头前,撒谎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因此,应该放弃对这个女孩的伤害,但不能放弃由此激发的对谎言的反省。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将女孩的”很黄很暴力”换成成人版。几乎每天,你看看电视,都会发现很多成年人说出那麽赤裸裸的谎言,而且是直接或者间接的强制性表述。这不是”很黄很暴力”又是什麽?


随便搜索一下,你就知道成人版的”很黄很暴力”是多么的普遍——”举办这次辅导报告很及时,很有必要”;”大家一致认为,宣讲团的报告很及时、很解渴、很成功”;”(报告)令人振奋,非常实在,旗帜、目标和途径非常明确”;”这场报告很及时,好比是一股暖流,听了全身热乎乎的”……


当然,你也很容易搜到关于电视新闻的一个顺口溜,这是对成人版”很黄很暴力”的一个总结——”会议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工作没有不扎实的,效率没有不显着的;决议没有不通过的,人心没有不振奋的;班子没有不团结的,群众没有不满意的;……”


很多人认为,这些可笑的宣传不过是谁也不相信的形式主义的东西,何必跟它们较真?林肯不是说过吗,”你可以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时候欺骗某些人,但不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但是林肯这句话有个前提,那就是大家都愿意说真话和听真话,如果习惯于谎言,那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哈维尔说过,谎言是对真实的威胁,它会挤占真实的空间。事实上,在某些场合,说谎话也许更自在,说真话反而会显得可笑。


哈维尔曾经生活在谎言政治的国家,他对此总结道——


“生活中渗透了虚伪和谎言:官僚统治的政府叫做人民政府;……剥夺人的知情权叫做政令公开;弄权操纵叫做群众参政;无法无天叫做遵法守纪;压制文化叫做百花齐放;……因为政权成了自己谎言的俘虏,所以它必须对一切作伪。它伪造过去,它伪造现在,它伪造将来。它伪造统计数据。……”


怎麽摆脱谎言的阴影笼罩呢,哈维尔列举了一些方法:


——既不在口头上,也不在书面上为了迎合上面、为了增加保险系数,为了自己工作的顺利而援引”领导”言论,如果被援引的思想他不完全赞同或者文不切题的话;


――不让人赶着去参加强制性地、颠倒黑白地讨论问题的会议;


――一听到发言者的谎言、荒诞无稽的空论或恬不知耻的宣传,立刻离开会场、讲堂、剧院和电影院;


――不订阅和不零买报导失实或隐瞒重大事实的报刊杂志。


  ……


你能做到这些吗?或者你还有什麽更好的办法,赶紧摆脱”很黄很暴力”的生活?(完)


作者长平,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外滩画报》副总编辑,现为《南都周刊》副总编辑。


一个外星人,幼稚的外星人,迷路了,跌跌撞撞超地球飞来。他正要降落到一个灰蒙蒙的国家上空,突然发现那个地方的人民情绪不对。他们群情激愤,喊喊叫叫,不知道在干嘛。他打开导航地图,发现那个国家叫肯尼亚。肯宁亚搞暴乱呢。他换个方向,往北飞。

飞啊飞,飞到一个花园般的城市,那里的人们安居乐业,其乐融融。他往下一看,人们主要靠做手机和卖木材为生。国家小湖众多,名字叫芬兰,似乎都为那个手机厂而自豪。他下去偷偷地住了两天,发现那里的人太自由了,想怎么搞就怎么搞,甚至有红灯区。这还了得,继续飞。爸爸妈妈知道自己在红灯区的国家生活,那还了得?

他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继续往北飞。飞过北极,往南越过冰雪覆盖的大陆,到了一片枫叶满地的国度。奇怪了,那地方,多数人说着不同的语言,有说英语的,还有说法语的,说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日语和韩语的,甚至还有说中文的。说中文的人还在吵架呢。一个胡子拉碴的老汉说,“你说大陆那里有2.1亿网民了?鬼才信呢。”另一个回答说,“你是20年没回去过。去年我回大陆去,那里到处都是网吧,人人都有手机,而且可以免费上网。中国人多啊,哪里都是人。2.1亿都是保守的数字。而且国家互联网非常开放,现在都可以访问时代周刊,纽约时报甚至BBC等网站了。最主要的是,大陆的网民可以自由讨论,BBS是中国互联网最大的特色。”胡子拉碴的老汉讪笑一把,“那你还移民来加拿大干嘛?”

外星人一看,那破地方,天气又冷,里面的人吃饱了还老吵架,就继续往南飞。突然,发现那里有一个特大型城市,汽车喇叭震天响,岛上还有一片废墟,人们还在那里参观呢。下去看了一下说明,原来好多年前,被人炸了两栋高楼,现在成了一个纪念的地方呢。他降落在那片废墟上,正好听到一对中国人在聊天。

其中一个:“美国也没像我们想象中那么自由嘛。你看,到处都有警察看着,进来看个废墟还要检查。”另一个答:“中国不一样吗?圆明园都涨价了呢。”外星人启动了语言核查和翻译系统,假装会中文,就问这两位中国人:“听说你们那里有2.1亿网民了?”说圆明园涨价那位回答说:“扯淡,都是一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人,球不懂,乱调查的。”看来这位是悲观主义者。另一位乐观主义者则说:“2.1亿不算多啊,我们中国人用手机上网的人很多啊。你看我们有5亿手机用户,随便用用手机上网就是上亿的网民了啊。还有,我们的宽带,网通和电信竞争很激烈啊,宽带用户就上亿了啊。2.1亿不多不多。我来美国后,发现他们这里的人手机都很差,还是什么摩托罗拉的淘汰手机。在中国,有身份的人,早就用上了Nokia的N95 8GB了。”外星人问,那你们国家可以随便上网了?悲观的人又说,中国互联网管制挺严的,上网不是很容易。乐观的人说,“我们那里,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言论倍儿自由。我去过100多个国家,就中国网上最活跃了,BBS,web2.0,SNS,新闻网站,视频网站,电子商务,网上银行,网上听MP3,到处都是啊。你看一下,除了中国,哪个国家还有这么自由地上网的条件?”外星人听了表示很感兴趣,然后飞快地走了。外星人听到悲观的人嘟囔着骂道,“别他妈的胡喷了,你还不是拿国家的钱公款旅游,还跟外人装呢。100多个国家算个球,刚才这人看起来就像外星人,你去过外星球吗?小心有特务监听你。出了国你都不老实。”乐观的人回答说:“局长说得对,我以后不这样吹了。”

外星人离开那个废墟,在中央火车站和大都会博物馆那里转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想通了,还是要去中国。是啊,08年,言论自由是个多难的事情啊。竟然中国的土地上还有这么大的互联网市场,可想而知那个国家是多么地好。这样,就打定了主意不在纽约生活,而朝着中国飞来。他飞过太平洋,飞过日本海,飞过韩国,飞过朝鲜,飞过积雪覆盖的东三省,飞过浓烟覆盖的北平,飞过五台山,飞过黄河壶口瀑布,飞过秦兵马俑。来到了阳光明媚的中国古都西安。(据说美国总统也曾这么飞过?——外星人大百科维基全书记载)

外星人一落地,就被周正龙给拍到了,并被传到了网上。第二天,某特大网站特大标题显示:《拍虎英雄再立新功,拍到外星人突降地球》。报纸电台和电视立即跟进,和网上互动起来。外星人一看这架势,吓得一头撞地,变成了一头纸老虎,让几家鉴定单位去鉴定去了。3个月后,纸老虎被鉴定为不可鉴定。因为它是由外星人给变来的。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上一篇2.1亿长文被摘。
20080121

老太菜市边摔昏 行人怕惹出麻烦躲避
2008年01月20日 扬子晚报报道:18日,一名94岁的老太太在去菜市场买菜途中不慎滑倒在积雪上不能动弹。就在老太太被冻得快昏迷的时候,连云港猴嘴派出所民警及时伸出援手,将老太太安全送回家中。当日上午9时许,猴嘴派出所副所长邱德燕和民警王伟在途经猴嘴文明路菜市场时,发现在雪地上躺着一名老太太,旁边还摔着一个菜篮子。邱德燕和王伟马上上前扶起手脚早已麻木且浑身发抖的老太太,并把她扶上警车。根据老太太提供的住址,两人很快将老太太送回家中。据老太太自己讲,她今年94岁。当天早上在文明路菜市场门前时不小心滑倒在雪地上,周围群众害怕救助会惹出麻烦,于是便一直任其躺在那里,幸好被警察碰到。 (张井波张凌飞)


 


这个新闻发生在江苏省南京市。这里曾经发生过著名的“彭宇案”。当做好事可能带来赔款和官司的时候,做好事也可能带来道德拷问的时候,更多人选择不做好事。那样,雷锋必需饿死,警察可能成为见义勇为的英雄


 


毫无疑问,彭宇案触及的不光是南京人心中的思考,还有全国人的思考。当年有《离开雷锋的日子》的电影,讲的故事和彭宇案的故事差不多,但当时大家看了有所感悟,还仅仅把它当作一个电影故事来看。南京活生生的彭宇案,让人开始对做好人好事有了免疫。这可以理解。


但我个人还觉得,好事还是要做的,要不这个社会太不适合居住了。


TW宽频:IT三仁行康国平:07年博客眼中的大事件

 

学习Myspace好榜样。但facebook也不是吃素的罗。在中国市场,facebook的模仿者显然走在了前面。比如校内和海内。我此前已经建议海内要想大发展,一定要走myspace和facebook的中间路线。平台>实名,自定义>一成不变的干净。下里巴人 >阳春白雪。

在国内,目前拷贝facebook成功的有校内网,而此前校内网的拥有者王兴又重新搞起了实名制的海内网。这两者的都是facebook的直接模仿者。而myspace的模仿者并不明显,myspace在中国的中文版由原MSN空间中国区总经理罗川负责,目前发展速度尚可,但品牌还需加强。和完全走校内路线的xiaonei,占座网等,其活跃度暂时还落后一些。如何搞活网络社交的经济,一定还是要从社交的原动力入手。谢文做过一些深度分析,但目前他手头并无可操刀的对象。本来雅虎中国是很好的一块试验田,可惜中途而废了,不知道中国yahoo是否愿意捡起来。如果愿意捡起来,起码比做搜索有价值。中国的搜索市场,实在是被baidu和google挤得不成样子了。而SNS网络,暂时还没有如myspace和facebook在美国一样如日中天的企业。 yahoo不是在美国一直想买facebook么,为何不从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互联网群体的中国入手呢?

【赛迪网讯】1月18日消息,国外媒体报道,据Hitwise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尽管Facebook在2007年吸引了足够多的视线,但与MySpace的差距仍然较大。

  去年,Facebook可谓是风光无限,并且从竞争对手MySpace手中抢走了不少用户。但据Hitwise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Facebook的市场份额仍远远落后于MySpace。


  在美国市场,Facebook去年的市场份额为16.03%,而MySpace则高达72.32%,高举榜首。Bebo市场份额为1.09%,排名第三。以下为访问量最大的10家社交网站:


  1. MySpace (72.32%)


  2. Facebook (16.03%)


  3. Bebo (1.09%)


  4. Black Planet (1.04%)


  5. Club Penguin (0.80%)


  6. Gala Online (0.76%)


  7. My Yearbook (0.73%)


  8. hi5 (0.63%)


  9. Classmates (0.55%)


  10. Yahoo! 360 (0.54%)


 

  调查称MySpace多项数据超Facebook


  MySpace创始人:Facebook与我们定位不同


2008-01-18

我一直不相信中国的网民数量调查。概念都没定义好,调查数量不管多还是少,都不可能准确。到底什么是网民?

1月17日CNNIC发布第21次中国互联网报告。截止2007年12月31日,我国内地网民达到2.1亿,半年新增4800万。宽带网民数1.63亿人,手机网民数达到5040万人,目前中国网民仅以500万人之差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

与美国只差500万,对于有14亿人口的国家来说,只需一个股市井喷的效果就可以填满了。按现在的速度,从12月31日到现在,或许已经填满了。我们或许可自豪地说,你瞧,中国互联网网民,终于世界第一了。

可世界第一,有什么用呢?不说我们的调查方法有问题,是否真世界第一了,光就我们的低水平网络应用,就不值得我们骄傲和自豪。

先说宽带用户,这1.63亿宽带网民数,都在网上做了些什么?下载盗版电影无疑是推动中国宽带发展进步的第一原动力,要不我们的电信和网通,老想着还要限制带宽,限制P2P,限制多户共享一个ADSL呢?有信息化需求的个体,在和宽带运营商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他们宁愿堵死你,而不是放开了让你来信息化。这样,能耗电多用点带宽就多用点,成为很多装了宽带的用户的普遍心态。我看到很多人每日都开着电脑,使劲地下着DVD版的电影。我不是说不可以娱乐,只是大家一味地使用宽带来娱乐了,这宽带的效用就大打折扣了。我们可看到政府部门、气象服务部门、国家地图部门还有其他本该在网络上做出点成绩的部门做出了方便老百姓的网络应用?跟美国比,他们有mapquest,有google maps,有weather.com。都是老百姓可以切实使用的好服务。我们呢?有go2map?可在网吧里在线看电影的那么多人,他们可曾想到过,身边有go2map?当没有应用推动的时候,我们的宽带,也就只能是低水平的宽带。

再说手机上网。我承认,我也是一名手机上网的用户。只要出门,我必用手机访问新浪网。可也仅限于新浪网。我的手机上网,只上过新浪和google,其他几乎很少去上,专业的手机上网服务网站,做得都不错,可我没怎么上过。相信跟我类似习惯的用户不少。为什么?依然是需求推动。新浪网的新闻和我在电脑上上网的习惯差不多,所以上了,看一眼就差不多。而我用手机上网的另一个原因,是移动赠送了我一定的免费上网流量,不用白不用,跟很多人用宽带一样的心态。我用手机上网可曾解决了其他很多问题?如果我这样熟悉互联网的人都在低水平使用手机上网,我不相信这5000多万手机上网用户的使用水平能比我高到哪里去。说3G时代到来都好多年了,可我们的手机上网依然停留在低水平的层次,应用在哪里?服务在哪里?

最后说一下互联网对社会的推动。中国这次调查显示增长迅猛,推动力或许要归结于股票上涨。炒股票没有网络似乎是不可能,而且很多人炒股挣钱了,也就开始买电脑上网,或一家为了不和孩子争电脑就买了2台的。但这也仅限于推动了股市泡沫的发展,于整个社会的快速发展并没多大推动力。据CNNIC报告,我国网民数量增长很快,但仍以娱乐性为主。数据显示,在前七类网络应用的使用率排序中,网络音乐收听率居中国各项网络应用之首,比例达到86.6%,即时通信以81.4%位列第二,网络影视以76.9%排列第三。这三者,纯是电视和广播以及电话的替代,即时通信更多是一种随时在线的表征。只要上网,就开着IM,并不表示人人每次都在聊天。这种低水平的网络应用,跟美国互联网用户比起来其实差不多。美国人也大部分上网在做这种事情,比如youtube,myspace等。但显然网络在美国的进一步民主化和进一步发展过程中起到了更大的作用。相对于我们寄情于娱乐,网民发声,网民参与社会进程的表现实在太差。看看美国的互联网,从2000年开始,网民参与大选的力量就非常明显,到了视频时代,通过网络来参与大选,已经成为一种参政的习惯。我们国家呢?刚好相反,网上最不能讨论的就是社会环境和国家政治。当有1/5全国的精英人群每天花了数小时在网络上,却没有发挥其推动社会的力量,这互联网网民数超过美国3倍,又有何用?

keenkang
20070118

2008-01-16

奥运在即,公关当头-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规模如此庞大的工程总是难免出现一些纰漏。去年10月,因门票需求巨大,导致售票网站在开始售票几小时之内就瘫痪了,北京奥组委因此被迫中止了“先到先得”的售票政策。售票系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王伟:我认为Ticketmaster(该公司与中国合作伙伴成立的合资公司负责售票系统)是世界上最大、经验最丰富的公司,曾为雅典奥运会提供售票系统。但他们低估了中国人对奥运门票的巨大需求。从此得到的教训是,北京奥运会采用了国际标准,并遵循国际奥委会政策,但是我们必须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其他事情也同样如此。

_中国的官员真是没救了。
李彦宏说,这点流量X10倍,百度也是小case。可我们政府的人,为了表示其权威,其没出错,搞出了一个我们选择的是最好的,怪就怪老百姓太积极热情了。google和baidu的分布式运算,难道还不如ticketmsater一个买票的?

难不成,奥运公关就是不承认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