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7-23

前天我随手写了一个《豆瓣,一个SNS网站的堕落》发到网上,多数人有同感,因为他们参与的一些小组也被豆瓣删除了;少数也有对我表达了不忿。对我表达不忿的,主要观点是,商业网站没必要背负着你个体表达的自由而失去发展甚至生存的机会。作为蚂蚁网的负责人,麦田更是感同身受地表达了一个观点,”用户完全没理由要求一个商业网站,去承担个别用户的政治诉求。豆瓣删的好。支持!”

我读懂了麦田的说法,你们不用,可以滚蛋。麦田用政治诉求代替了我想说的个体表达,把一个事情往极端化上引,以期为其最后的“删得好”打下伏笔。我理解作为蚂蚁网的CEO的想法和说法,但我始终不认为互联网上全面而多样的个体表达,就是政治诉求。

晚上,看到北城的新日志,是什么让他们成为公关公司。有了同样的感触。用户可以对一个商业网站屈就于商业力量而做出一些反应,但网站是否吃用户的一套,不得而知。当然,我也可循过往案例分析出一个一二。

中国所有的商业公司都有这个问题,要么屈就于赢利,要么屈就于权力。
我刚说豆瓣堕落,就有人反驳我,商业网站要吃饭。
似乎要吃饭,就要堕落。退而广之,小姐要吃饭,就可堕落。没有一技之长的要吃饭,就可抢劫。国营单位要保证员工吃饭,在低效率的基础上翘起二郎腿吃好饭,就要垄断就要抢夺民营企业的资源和机会,就要压榨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地方政府为了要让当地官员们吃好饭,就要抢夺地方资源,行施地方保护甚至和法律对着干,甚至完全不管不顾可持续发展直到把当地资源压榨干净。抢劫犯似乎有天然存在的理由。谁找不出一个一个一二三四点理由?

同样,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到处是抢劫犯。做网站的是抢劫犯,抢用户的钱。创业者是抢劫犯,抢VC的钱。VC是抢劫犯,回头抢接手者的钱。

这种抢劫是一种通病,绝非web2.0所独有,而是从互联网从中国诞生之日就注定了的。

开创互联网广告收入之先的chinabyte被天极网收购后,从此没了互联网商业和互联网精神完美结合的例子了。如今天极网也行将完蛋,剩下的是澳洲公司控股的it168和搜房网等。这些网站将完全以商业信息马首是瞻,纯粹地将用户和企业作为抢掠的对象,还将制造虚假繁荣,让这种抢掠披上自由竞争的外衣,让用户和企业大的不亦乐乎。而在这种网站上,信息一边站,唯求要盈利。

抢劫,我只看到了抢劫。不抢劫,还能做啥?商业网站PK个体表达过程中,只剩下抢劫者的獠牙。

==========
补充,我现在恨不得在每篇博客文章后都要附加一条告示,就是英特尔的论坛枪手请离我博客远一些。以前我不删留言,以后我会删的。你们要再不嫌为intel丢人,就大可继续在我的博客后喷粪匿名留言。我则会在我的博客上剁你们个片甲不留,看你们还为intel给我乱留言。
我在新浪的博客本来正经访问量就不多,评论更少,每天看到intel枪手在我文章后留下的乌七八糟的留言,简直要呕吐了。求你们这些孙子们,能不能好好做人,别来烦我?你们怎么去夸intel我都不管你们,别在我文章后吐口水就是了。就是因为intel,我的文章甚至都没什么访问量了。大家都怕了我的博客,intel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2008-07-22

10年前,有人问我,三里屯怎么走?好玩么?
我会告诉他,我没去过。我只听说过。因为我不是时尚人士,我对酒吧以及酒吧生活方式不感兴趣。我知道在工体东北方向,具体三里屯是个什么玩意,我真不清楚。
10年后,有人问我,去了苹果店么?不去么?
我会告诉他,我会去的。但我只在我偶遇apple store的时候去。虽然我是十足的苹果粉丝,但我还没必要开了一个苹果店,就必须不顾一切,不顾炎热酷暑,不顾三里屯停车不便,甚至不顾单双号出行的日子,扎过去。(苹果选择719,大概也有避开7.20北京单双号出行的问题)

网上很多人为中关村没有开第一苹果专门店而叫屈。也有一些人为自己钟爱的三里屯开了苹果第一家实体店而高兴。很为苹果的品位,很为苹果的舍人流而重质量的眼光叫好。甚至不忘挖苦一番中关村这个农村大卖场。

其实大可不必。要不是国贸地价贵,苹果店还想开到国贸去呢。谁都知道的道理,有必要如一些三里屯饭一样贬低中关村么?

中关村的存在,是其活力的体现。你家缺货,我可以到别家去就近拿。你家有一个新商机,可以很快复制到整个中关村地区。这种辐射和影响作用,对于中国IT产业是有象征意义的。而苹果店,实际上是一家企业的展示店。其展示意义大于购物意义。苹果店甚至和宜家这样的商店还完全不同。宜家是感受加购物一体的,苹果店,我怕到一定程度后,感受可能要超越购物。很多人可能还会选择物美价廉的网络或中关村甚至淘宝。更多不在乎价格只求购物享受刷卡快意的人,自然会选择三里屯。这个道理,浅显明白,无需多言。

苹果粉丝,面对居高不下的价格,很多人也会浅尝辄止。没有一个人会把苹果充斥着自己的生活,除非他买一部mac book犹如买一本图书一样简单,否则,很多人面对苹果,依然会把它看成一个电子奢侈品,想要大卖热卖,可能性并不大。特别是中国人习惯于被右手三键鼠标控制的windows,对苹果,大概多可远观,而不去亵玩。

我在想,我是不是该把我的thinkpad升级为mac book pro。否则,我为何要频繁去苹果店?

另外,我对苹果店的直接感受,来自于散落全球的很有建筑设计感的店面设计。我经常会上网去搜这些店面的设计事务所,然后通过苹果店的设计师们,链接到他们更加有特色更加精美的建筑艺术海洋中。这恐怕比一个一个apple store更吸引我。

这是在新浪某个女记者关于AMD要完蛋的博文后的留言:
在中国amd做得还很不错的。
amd赔钱,大概跟intel脱不了干系。intel太强势了。
不过我新买的电脑和推荐好友用的电脑,已经全部换成amd的。
今年已推荐3个朋友买了amd芯片的hp和lenovo各一台,diy 
amd4000+一台,自己上中关村升级了自己的旧台式机也是上的amd。
amd不比intel差,甚至更好。起码配合的主板更便宜。(参考:“激进”害了AMD

————–来一个完美的补充——————-
我已经好久不diy电脑了。实际上,98-2000年,是我diy的活跃期。那时候,很多朋友要买电脑,单位也要diy电脑,基本上都会找我来帮忙。我印象中,除了有少数几次委托者限定了要买intel芯片外,大部分人在价格和性能的比较下,都被我推荐上了amd芯片。

后来,因为diy不怎么流行了(主要是我嫌麻烦,又不讲究玩游戏),所以我一般不帮人diy,而是推荐他们买品牌机。从dell到hp到联想。从台式机到笔记本。这段时期,amd慢慢不属于我推荐的范畴,是因为当时amd根本就没进入oem厂家,整个中国品牌pc市场被intel所垄断。笔记本电脑更是寻不到amd的影子。

到了06年,我有推荐了几个朋友买电脑。这时候,hp和联想都出了amd的机器,而且性价比极优。这时候,amd的笔记本也有了,惠普的amd笔记本还算不错。前段时间,我看到刘兴亮手头有一台amd的笔记本,看来,下一次我推荐笔记本,也不一定非推荐thinkpad不可,amd的也是不错的选择。

至于我替amd说好话,并非我觉得intel万恶不赦,而是intel确实在垄断市场上对amd进行了压制,比如强迫中国的oem厂商不得使用amd芯片等,或用高额广告回扣吸引企业不用amd等。这也被欧盟在欧洲给找到了证据并罚了款的。这样做就不好。不过还好,国内已经有这么多amd的电脑可供选择,现在该比服务的时候了。

intel雇佣了大量亲intel的媒体记者,这样我甚至不敢多说amd的好,我一说amd的好,他们就要围攻我。这也是令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要身体力行选择amd的主要原因。你intel可以不让我们说,那我们做好了,我只选择amd,难道intel能永远控制住我们这些终端用户么?

算我对amd的态度吧,首发海内。海内用户对我偏见少。我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些字,用的04款的thinkpad,大家知道我是没办法,不得不享受intel的“好处”。下一部电脑我会选择amd,或选择苹果 mac book(不带intel芯片的?)。不会再买intel本本了,要给别人以平等竞争的机会。联想选择了多种市场策略,奈何至今还未敢发布amd芯片的笔记本,真是可惜。如果我要选择amd inside的notebook,我难道只能选择惠普么?这是一个大问题。

2008-07-21

中国石油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认为,垄断行业历来为广大公众所诟病,民营石油企业的发展无疑给石油垄断市场带来一点希望。现在,国有石油巨头不是从技术创新、成本节约、打破垄断福利、提高服务质量上下功夫,而是依靠庞大的市场规模、自身垄断地位,千方百计卡民营油企的脖子。这一方面导致市场竞争形同虚设,另一方面损害民企的竞争权,同时侵犯了消费者的市场选择权。

  他认为,中国石油体制的改革思路,在于逐步放松市场准入,打破垄断,积极培育市场主体。从市场准入来说,将来应该是两大集团(中石油、中石化)、新进入石油行业的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共同形成一个市场主体多元化的局面,包括贸易权在内也应该逐渐放开。


  中商石油赵友山认为,当初,国家制定法律和政策允许民营企业进入石油流通领域,但在成品油供应上实行限制,使得民营企业始终无法取得和国有企业真正平等的地位。如果政府认为民营企业不适合进入成品油流通领域,那么也应安排一个合适的退出机制,对民营石油企业的投入与损失进行赔偿,而不应任其自生自灭。


  8月1日,《反垄断法》将施行,对于该法的出台,业内专家也指出,制定切实可行的配套政策体系是石油流通体制改革取得预期成效的重要保证,也是改革的重要内容。在这方面应该首先健全与市场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通过法律法规体系的建设,明确石油行业的地位、监管机构、石油流通的管理形式、石油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合理的石油库存等等,抓紧制定和修订有关的法律法规,以维护公平竞争,规范石油流通的市场秩序,引导石油市场的主体行为。


  众多民营企业老板们也期望《反垄断法》能真正激活市场竞争,采取措施保护合法竞争。


  陈仕新 万静

全文见新浪网新闻:成品油断供致全国1/3民营加油站关闭

我把标题搞成《垄断的危害案例分析:中石油中石化的强大之路》,想必并不难懂。很多朋友动辄以企业大是因为有竞争力的理由来为垄断企业辩护。比如为 intel和microsoft进行辩护。看了这个新闻后,我想应该有少数一些朋友会改变对垄断企业的看法。他们强大到轻松挤进全球500强,可他们真的有竞争力,他们真的强大么?他们依然只是大而已,根本不强。连国内的民营企业他们都不敢直面竞争,他们谈什么强?

尊敬的sos:

作为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

豆瓣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的要求。( 相关法律法规,请参考《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00/09/25/0652.htm 第十五条。)

你参与的小组 网络第49号看管所 因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不允许、不欢迎的内容,已被解散。

由此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并感谢你的理解和配合。

附 社区指导原则: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guideline

——豆瓣

————
我至今只看到了两种结局,一个是毫不犹豫地删用户,一个是毫不犹豫地赴死。前者多,后者只看过一两回。
虽然,我根本就不记得我是被谁邀请去那个可怜的群组的,我也压根不记得那个群组有什么内容。但总归,它也终于遭不测了。
这种不测,对我来讲,可看作是一种SNS堕落的开始。
它堕落了,并不表示它不可爱。只是在这个环境中,它不得不堕落了。
堕落了好,早堕落,早好。
堕落了,表示它离商业化就越近了,离体制,有了握手言和的资本。
堕落了,用户可以享受更稳固的服务。好事情吧。

另外,“你参与的小组 遗书因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不允许、不欢迎的内容,已被解散。”国外都有专门的讣告专栏,网站也一堆一堆。为何遗书也是不符合社区要求的呢?

刚才用搜狐的搜狗地图,找了找苏通大桥从苏州过去的路线。上次也是找杭州湾跨海大桥才第一次用到了的搜狗地图。搜狗地图是个好东西,数据比较更新得快,而且有一些实用性工具,比google地图和百度地图有一些进步。

查完苏通大桥,觉得搜狗地图的地理数据更新蛮快,就想着我江西老家是否也有更新。因为我老家在乡下,也不敢确定是否有详细的地图信息。输入老家名字,一查,竟然还真有,很是详细,详细到村一级的地名,路线图。可以说,电子地图第一次还原了我对老家的详尽的地理和方位印象。

小时候觉得是北的地方,在地图上呈现为西,小时候觉得是西的地方,地图上呈现为南。因为人的渺小,在乡野的路上慢慢转悠,所形成的方位对比关系,缩小到一个屏幕地图上,终于都搞得一清二楚。真是无比精彩的电子世界啊。

最能勾起我回忆的,竟然是一个尼姑庵的名字。这个尼姑庵在我小时候似乎就只剩下一个遗址,不知道经过30年后,这里是不是重燃了香火?反正地图上,竟然还原出了这个尼姑庵的全名:救苦庵。小时候,在我们老家,我只是听大人们说起这个尼姑庵的名字,在江西老家方言中,救苦庵被念做JiuFuAng(酒壶昂),我根本不知道是救苦大众的意思。那地方和我家所在的村中间隔了一个10几乎人家的小村子,所以我出门根本看不到这个尼姑庵的遗址。但一旦转移到大马路上,就可看到这个尼姑庵。当时,那地方是依山水而建的。庵前一条小河,或叫小溪吧。庵后是一座不高的山,南方的丘陵而已。现在看来,这个救苦庵还算有很好的风水。那时候,庵前很冷清,基本没有小孩会跑到庵前去玩,我们和庵的唯一照面,是庵前隔河的一排柳树。因为庵前的小溪有一个大拐弯,所以泥沙冲击河岸,形成了一个两米多深的小回旋水潭。潭边有一排柳树,我们可爬上稍微倾斜的柳树枝桠上,往水里跳水。我胆子比较小,从小怕水。我二哥确是从小胆子就大。夏天到了,他常跟更大一点的孩子,跑到那里去,挂在树梢,一个扑通就跳下去了。但孩子们小,很少有人敢去那个神秘的救苦庵中,甚至门前白花花的一片鹅卵石空地上,我的记忆中我们谁也没游过河上去呆过。这么多年了,似乎只留下一点神秘的记忆。

那个救苦庵,对我们的另一个作用,大概是小时候小孩遇到一点问题,大人会去那里烧纸钱、纸马和纸房子等。因为隔着一条河,我记忆中也是大人们把这些祭祀用品带到救苦庵的对面马路上,遥远地隔河焚烧了就是。这越发给我的印象是,那个庵的遗址,带着一种神秘。我小时候和同村别的小孩同患过水痘,大人就用竹子和彩色的纸,扎好求福的房子等东西,浩浩荡荡带到救苦庵对面的马路上,烧了。我们的病,自然不是烧纸房子的功能,我还是被带到我爸所在地的医院,住了好几天才退了烧。当然,这种神秘,我是至今记得。

救苦庵的北边,有一个小陂,上面拦了一点水。要到对面山上去打柴火,得首先走过一座两根木头捆成的小窄桥,这等于是独木桥了。我直到小学四年级才敢过这座桥。过完桥,就得淌水过那个10多米宽的小陂。陂下是个深潭,不过我现在来猜也不过2米深,但小时候总觉得这是最危险的所在地。我根本不敢到那个深潭附近去。但大人们,却必经这两个危险的地方,才可能打到一点柴火。我奶奶那时候经常一个人去对面的山上打柴,就要经过独木桥然后淌水过那道陂。

天气晴朗的日子,太阳当头照,我在家经常是焦急地等着奶奶的回家,也常担心奶奶会不会因为脚滑而掉入深潭。当然,我的担心现在看来是多余的,但小时候却常会困扰着我。一旦别人家都已经快准备中午饭了,我奶奶还没回家,我就会出现在村口,盼着我奶奶的回家。有一次,我甚至一个人迎着奶奶去的路,一个人等到了那个独木桥。我害怕,没过独木桥,却看到我奶奶背着毛草已经回来了。我的心放下来的同时,也越发对那个青潭表示了害怕。还好,等我稍微大了一些,似乎记忆中我奶奶不再去那个尼姑庵对面的山上打柴,大概那属于别人的私产了,不能随意过江去打柴了。

今天搜这个地图,突然搜出这个在记忆中早就没有的尼姑庵的名字,突然想起小时候奶奶带我在乡下生活的一些细节。可惜,我的童年很快就过去了,与那个尼姑庵的接触也就几年时间。82年老家发大水后,我似乎更加不记得那个尼姑庵的故事了。

下次回老家,我一定要去那里看看。我要看看,是不是又在那片冷清之地,盖起了一个新的尼姑庵。我想,即使遗址已经彻底消失,它也应该一直在那里,用来普渡众生的苦。

2008-07-18


小东的新专辑《布幕拉开》,有很多歌都是我很喜欢的。开车时,经常把他的新专辑中老CD(制作于03年)放到CD中,几乎是百听不厌。特别是其中的《怀念》,听的时候,总能感觉到一种特别的气场,让我体味到一种共鸣的东西。小东是在用心演绎的。


 


在东瓜千年不醒的梦博客上,看到她转的小东在安徽卫视5·23抗震救灾特别节目上演唱的《怀念》,小东的眼泪哗哗流,又一次听到这歌,再次感动。小东这首歌是写给他逝去的哥哥的,用心演绎,深情无比。推荐给大家听听。


 


解小东完美赈灾演绎《怀念》。唱到令人心碎,也是我们地震期间大家共有的情绪。本来想发布,突然家里停电,网络断了,只好今天起来后重发了。


 


早上起床后,看完了《三月风人物杂志》寄来的第7期杂志,很是感触。副主编张立洁写的人道观察一直是我喜欢看的,这期关于地震前后人性的表现,则更加精彩。张立洁不光提供了该刊多数文章,基本上刊物中的照片也都出自她手。这是少有的办杂志的才女类型的编辑。虽然她的摄影还不是很老道,跟一些专门的摄影记者还有差距,但经过几年的磨练,她的一以贯之的风格,比其他一些花哨的杂志,更加耐人寻味。这本由残联办的小杂志,是我收到的杂志中,少数几本能认真从头读到尾的杂志。现在很多杂志都是为了热点而热点,都是为了当时的读者而为文,没有一种人文关怀。《三月风》杂志做到了这点。及时装帧简陋,也是一本好杂志。


 


如果可以在报刊寻到这本杂志,我也希望你能喜欢这期的专题报道《废墟之下,人性之上》。


 


地震过去2个多月,我们似乎已经慢慢忘记了这个全民族的灾难。和雪灾一样,震灾给我们的视觉痛苦远远大于人心的痛苦。很多人在视觉痛苦淡忘过后,就忘了心中的痛。所以,年前的雪灾,我们已经忘记,我们忘记得仅仅把雪灾当作老天爷给我们的磨难。后来的火炬,我们忘记了,我们不再为别人而自寻烦恼。地震,也快让人忘记了。


 


所以我转载小东的这首《怀念》,人心不应该忘记。

2008-07-17

照片版权所有康康,请勿转载。
人太多,我的三脚架都让别人给踢到了,到了地方,相机还没调整好就放了,所以色彩并不很绚烂。看了一下似乎网上也没精彩图,就传几张我的照片吧。












 


如非得要转载,请注明本博客地址。

Thinkpad推出超低价笔记本电脑,这是联想应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新的一步。这一步本该早就来到。不过现在这么做,也还不迟。

一年前的今天,联想为了打开市场,推出了3999元的笔记本电脑。为此,很多人认为联想是无头的苍蝇,是后继无力的象征。我当时提出了一个建议,建议联想尽快推出3999元的Thinkpad。当时很多人对我的建议进行了辱骂和耻笑(我至今不明白,电子产品的降价趋势,为何会得到别人的耻笑)当然,联想并未采取我的建议,反而在年底推出了一个ideapad品牌,依然涵盖从高端到低端的全线产品。目前ideapad的摧城拔寨能力还有欠缺,Thinkpad必须继续冲在前面。所以整整一年过后,联想宣布推出3000元级别的Thinkpad SL中小企业级笔记本电脑。这是好事情,起码对联想面对HP、DELL等品牌的竞争时,是个好事情。

与去年一样,自然又有人会对此大作文章,认为联想是被迫降低Thinkpad的身价,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这要么是臆想,要么是别有目的。如果联想无法提高生产效率,价格降不到这个程度,他拿什么来提供这么便宜的电脑?为何不能认为联想是主动的战略求变,是联想在拓宽Thinkpad的品牌适用度?是联想的营销革命?

降价一直是Hp和Dell争夺美国市场所用的法宝。降价被认为是简单粗暴者的营销游戏。但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降价一直是市场开发的利器,最终的胜利者一定是采用简单粗暴的降价手段的一方。除非有人垄断了市场,可以人为抬高价格。任何一个企业,只有提高了生产力后,才有降价的可能。有的人光看到了Intel不断提升制造水平从而可以给用户提供更廉价更高效的CPU产品,怎么在看到联想因提升产品生产效率的时候,就“一叶障目”了呢?莫非心中还有一个小九九,联想的变革,可成为一次落井下石的演练?为了替ACER和惠普吹鼓,不惜对联想施以乱棍?这些人,大概从来没看到,DELL为了和HP抢占美国市场,无所不用其极地降价送礼什么的。美国人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东西价格便宜了而放弃,或感觉到此前买到的高端产品跌价了。iPhone刚推出不久就大降价,降幅达200美元,美国人不会因此认为iPhone不是好品牌,也不会认为iPhone品质下降,大家只会认为,苹果为了更大的市场,用户乐得去买更便宜的产品。因为电子产品不是限量版的奢侈品,它需要更多用户的购买,才有足够的利润可供研发和产品升级。我们很多人看到Thinkpad降价,就在那里大骂联想让其手头的Thinkpad跌价,这心态,实在令人费解。

莫名其妙。

这让我联想起联想进入财富500强时一些人的酸溜溜的心态。联想靠自身努力进入500强,跟我们很多拿国家资源做大进入500强的企业有所不同。我们不该嘲笑,自然也应该看到联想对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的启迪作用。PC也竞争残酷,联想能做到如此成功,我们嘲笑,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keenkang 080717

我继续贴一些我以前写的关于联想的文章,起码可看到我的一以贯之的思想,别让人抓了辫子,说我是在吹捧联想。

2008-07-15

百度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很轻松地超越了谷歌,很多人一直在找原因,有人为百度说话,说百度比谷歌更能创新,更本土化,速度更快,结果更好。有人为谷歌说话,说是因为快照没了,因为老访问不了。实际上,要找到谷歌为何败给百度的原因很简单,找到解决办法才难。

我们先从有利于百度的一方,说说几个原因,有解么?然后从谷歌一方,再找几个原因,看看有解么。

百度强的原因。
1)本地化做得好。技术人员更多是中国人,从产品到技术,都是中国人,所以能更多从中国用户出发设计产品,提供服务。
2)速度快。确实,最早的google以0.0001秒的速度呈现结果,百度很快也学会了这一套。给人以速度快之感,所以很多人就说百度很好。
3)结果更好。梁冬去了百度后,主导了一个更好结果的公关:百度更懂中文。至于百度的机器和系统是否更懂中文不重要,只要用户想到百度,就想到百度更懂中文就行。
4)产品创新。从音乐mp3搜索到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百度贴吧,这些产品的创新从百度变身搜索门户开始,一直就没停过。所以,百度培养了一大堆喜欢搜索mp3的年轻用户,这群用户又因为百度贴吧的无门槛表达,进一步刺激了百科和知道等产品的发展,直到最近的百度hi等。

谷歌弱的原因。
1)进入中国晚。虽然google早就进入中国了,但范围很窄,只是一些IT和科研人员在用,更多大众上网用户不用。
2)快照没了,用户觉得上google受欺骗。
3)老上不了网,给人速度慢的感觉。
4)老有英文结果,很多人就感觉google太杂。
5)google反应迟钝,中国想做点本地化,根本通不过美国总部的审核。
6)谷歌不懂中文,起码没有百度结果准确。

说了半天,大家没发现么?其实这里面所有的所有,都是因为百度的公关和宣传远远超出google,让google根本就没法发力。

谷歌为何败给了百度,技术不是关键,市场宣传占到了很大的份额。谷歌的用户数也一直在增,但奈何增长速度并不快,是因为对信息搜索的需求,远远落后于对音乐 mp3的搜索增长速度。所以,新增的使用搜索的用户(多数是接触电脑时间不长,偏娱乐和游戏的用户,对英语信息有天然的抵触情绪的用户),这群人本来对 google这么长的域名都不熟悉,很容易拼错,对百度的能及格的搜索结果已经很满意,而且他们主要是在mp3等信息的搜索上花时间,所以他们对信息搜索的习惯,已经因为mp3搜索而成型。

用几个简单的数字来粗略表示一下这种关系。

2001年前,互联网用户用搜索的比例加入是30%。当时用户数假设是300万。则最多100万用户在用search功能。其中,多数人去雅虎,更多人慢慢使用google。
到了2003年,google比例已经上升到60%,但百度已经独立,其开始提供mp3搜索。上网用户数则增长到6000万。数字可能增长了20倍。其中用搜索的比例则增长到50%,是3000万。整体search人数已经是01年的10倍。
这其中,有80%的新增用户主要集中在娱乐方面的搜索,百度很好地满足了这方面的需求,而且02-03年,google的掉线率从0%猛增到70%以上。这时候,新增用户绝大多数进入百度,而根本没接触到google。
04年,百度开始宣传“百度更懂中文”,很多google用户也开始滑向百度。因为可访问性和访问速度的问题。
到 05年,百度已经让谷歌大势已去,google才考虑请李开复出山,正式挑战百度。这时候,更低端的用户(企业用户,非学生和IT和学术类搜索,而是商业搜索)进一步成为百度的“签约客户”,他们不光从百度搜自己的排名,还去搜竞争对手以及同产业客户的排名结果。有过筛选的结果,进一步加强了这类用户对百度的信赖。google遇到强有力的对手。

这时候我们发现,上述一些表面的百度和谷歌优劣条件,都不能主宰这两者的市场份额。
谷歌,要想抢回自己的市场,一定不能被百度牵着走,而应该有对用户更深刻的体悟,并找到百度的弱点,慢慢来。

这时候,我们再来看google不做恶(拒绝mp3),不关注低层次用户的做法,显然是一败招。而看到百度的hao123和知道、贴吧等产品就贸然上天涯问答等,还是没明白百度为何领先的原因。

找到原因很简单,找到解决办法很难。如果想找解决办法,不去分析内在原因而只看表面原因,这解决办法最终会发现在浪费时间和赶超的机会。

当然,我也是从我个人的认识入手,会有很多人说我,在胡说八道,乱写。那我也就说我自己乱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