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7-10

刚刚在新浪博客又看到孙永杰又一篇赤裸裸的枪稿,我先转一转博客标题,再简要介绍一下里面的内容:
一叶障目:IT产业的隐性垄断


随着中国反垄断法即将在中国的实施,垄断问题再次引发了业内的关注。提起IT产业的垄断,相信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微软、英特尔。理由似乎很简单,英特尔目前占据着X86处理器市场8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微软则占据操作系统市场的90%左右的市场。由此笔者在想,为何这两家公司在垄断的问题上如此引人注目,并时常会认为他们垄断,说来道理很简单,就是他们的产品最直接贴近普通的消费者,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这句话中,该作者认定,因为微软和英特尔贴近消费者,所以大家看到他们巨大的(80%以上)的市场份额,就此“认为”他们垄断。其背后意思,是这两者不应该被误解,不应该认为,因为压根这两者就没有垄断。

我且信你,他们不垄断。紧接着,作者突然笔锋一转,成了:


但笔者通过对于IT行业的了解发现,在IT产业中,有一些公司的技术、产品、某些业务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并不亚于微软和英特尔公司,在垄断的问题上并不引人注目,甚至让人们很少想到他们会垄断。为何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Google。

突然炮制出google是垄断,而且很隐蔽。然后写了一大段理由,包括google和yahoo合作已经引起司法部调查云云。当然,除了google,IBM也被拉出来作为具有大型隐性垄断的例子,因为ibm的大型机。最后,连手机的占有90%的arm芯片的公司也作为隐性垄断的典型。

好一篇为微软和英特尔垄断找垫背的好文章啊。作者的隐性枪稿写作,为何不能再隐蔽一些呢?

看完他文章,就忍不住上去进行了一点评论,也不修改吧,转到我博客上来,也算撕开他盖在微软和英特尔垄断上的几片叶子吧。

我只是怀疑,难道国人感觉到微软和英特尔垄断就是一叶障目,是不是大家都要跟孙永杰一样,为垄断企业,多找几片叶子盖上?

以下为我的评论:

你知道什么是垄断么?垄断不是看市场份额,而是看其垄断的行为。
要知道,你所标榜的没垄断的英特尔和微软,都不仅仅是占有更大的市场,而是有垄断行为,表现为打击小企业,通过低价或免费策略压榨竞争对手。

垄断是看他实施的行为,而不是简单的看其市场占有份额。

你所推崇的微软受到google的威胁,就开始炮制google垄断威胁论。google是否垄断,自有美国司法部门来裁定。而在中国,google远不如百度的份额,自然你不要操心了。你何苦又为微软说话,露了自己的马脚呢。

大家一眼就看到微软和英特尔的垄断,不是因为大家没看到那么多你所谓的隐性垄断,而是这两家确实被美国、欧盟、日本韩国都调查并且用反垄断法起诉和罚款过。你至这些事实于不顾,却给我们大扯所谓的google和yahoo的协议为垄断,多么可笑。

莫非你希望微软明天就把yahoo收购完毕后,这种垄断就消失了?你不是多么希望微软收购了yahoo么?

去年你还为英特尔遭受欧盟罚款而自豪,说英特尔因为技术领先而遭受欧盟的反垄断调查,没想到一年不到,你打算炮制出一个所谓的要看到隐性垄断,而打算给英特尔垄断事实翻案?

不过你放心,既然你都这么乐意为intel和m$捧臭脚,你也不用担心中国的《反垄断法》会第一个拿英特尔和微软开刀。跟你一样,没骨气的人多了去了,你大可放心。他们的利益纠集,远胜于你的想象,你不必害怕,也可继续去挖掘,谁是更大的隐性垄断。别只看到arm,ibm和google。中移动、电信、qq\baidu等,你不是不知道的。

你不给这几个企业盖几片叶子么?

2008-07-09

麦田blog已经过时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妈妈的很多人骂麦田还不过瘾,开始打别的主意了。麦田这傻帽不是说blog已经过时了,现在的雾气已经飘到SNS 上了么。那好,俺们都是圣斗士,我们就要炮制出SNS也终于过时了的观念。你不服,不服你去问陈一舟,你去问马云,你去问问史玉柱。

早在 bbs时代,很多人还很矜持,搞一个假名上去,泡妞。到了blog时代,很多人实名,真头像。开始有更深入的严肃交流。到了51等sns时代,矜持不需要了,也不严肃了。上来就直接捏美女的脸蛋,踢妹妹屁股,根本就不跟你讨论什么严肃话题了。上来就问,三围多少,一周几次,多少钱等关键问题了。51更是明确要美女头像审核,明确告诉用户,上51,就是泡和被泡的关系。是啊,SNS,上来就泡,不是么?

从bbs到blog到sns,有人挖掘出更深层次的应用,还有人说是媒体的螺旋式进化。我却分明看到了前戏的缺乏。到了sns,前戏都已经过时了。

在我的网络里,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sns树,还有一株也是sns树。

这上面的夜的sns的永不结束的party,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而高的sns。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眨着几十个美女的图片,脱光了的图片。图片上,一律写上个人空间的网址,每个人的口角上现出微笑,似乎自以为大有深意,而将一些所谓的美女交友的思想,洒在我的sns花园里的一篇一篇博客,一张一张裸露的图片上。

我不知道那些真人美女们叫什么名字,人们叫他们什么名字。我记得有一种用摄像头拍下来的很小的icon一般的头像,有时候还动着,但是更极模糊了,她在网吧的烟熏的凉气中,瑟缩地做梦,梦见自己成为了社区的明星,梦到春的到来,梦见秋的到来,梦见瘦的诗人将眼泪擦在她最美丽的花裙子上,告诉她虽然远在宁波,虽然不同网络接入商,而且有时候甚至一个是中移动,一个是中联通,甚至有的用nokia,有的用ihone。她于是一笑,透过摄像头来一个飞吻,虽然不免可能被网监给监控,但她仍然快活着,仍然瑟缩着。

SNS之树,他们简直普遍了网络。先前,还只是一个王兴的孩子,他们从美国引进了别人玩剩的sns,现在却已经遍地都是了,连bokee也打算sns了。方兴东知道美女们不会一直不上网的,也知道,虽然远在宁波,虽然不同网络接入商,而且有时候甚至一个是中移动,一个是中联通,甚至有的用nokia,有的用ihone,但她们一到晚上,都会安坐电脑前,开一两个窗口,进入不同的SNS中。她简直就是黄脸婆,脱光了衣服也不美,然后只要她通过摄像头,表达她如此对sns的喜爱的那一点点表情,困了也可的表情。她就有能力照亮她所在的小友圈,使得晚上的互联网,多了生机。

像蚂蚁一样小的美女头像越发闪动,有魅力了,仿佛想脱离屏幕,走开SNS,直掉落你的怀抱。然而,有怀抱的人,却也暗暗地躲到一边去了。那个闪动的在线头像,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在液晶屏幕上眨巴眨巴自己的双眼,一意要让这个sns,保持着数百万人的在线,好让广告商突然有了活力,这些美女啊,可都是好的潜在客户啊。

哇的一声,刚刚还跳舞的美女下线了。

我忽而听到夜半的笑声,吃吃地,似乎不愿意惊动睡着的人,然而四围的空气都应和着笑。夜半,没有别的人,我即刻听出这声音就在我嘴里,我也立即被这笑声所驱逐,开了自己的校内网,连开放的api我似乎也想要进去搞搞了。

我没关的QQ群里,不断地蹦上来一些人的聊天记录。打卦无聊还捎带性骚扰。不多久,几个聊天记录刺激我起来了,许是他们看到我上线了,许是发一些垃圾广告吧。他们一跟我联系上,突然就跟晚上找到了救星一样,终于无聊的夜,有人陪了。一个发来一条消息,让我去海内买了她,让她的身价好涨一涨,一个则给我发来了她在沙滩上的美女照,好让我给她一句美言。我也附和着,随后就买了她,也附和着说身材的好。我自己也以为,她们只给我一个人发这样的请求和照片呢。当然,也有男的突然冒出来,要问一个女人的电话。我知道,我的QQ是新开的,如果我一天开8小时QQ,我大概要忙得虚脱,赶紧逃跑了的好。 zheshihou,又一个美女发来一条消息,今晚,你有人陪么?

大概,她孤独时,又希望对面的那个有家室的男人,也孤独难熬,熬到需要她来消解这千年的孤独……我又听到夜半的笑声;我赶紧砍断我的心绪,看那老旧的充满了广告的QQ上,跳动的一个一个可怜的心。在没人搭理的一句一句被敲击进群组的话中,有长有短,有红有黑,都是方块字,透过夜的孤独充满着想象,真是一场中文字的饕餮,可怜。

我打一个呵欠,又打开一个firefox窗口,输入谷歌的域名,对着屏幕,可怜着这么多竟然到了不需要前戏的男女们。

我喜欢鲁迅《秋夜》,喜欢得很。刚答应说要写一个sns过时的文章,来了一个电话,浪费我1个小时,耽误了,现在呈上。向鲁迅致敬。

╔═╤═╤═╤═╤═╤═╤═╤═╤═╤═╤═╤═╤═╤═╤═╤═╤═╤═╗
║ │查│博│ │章│速│了│式│一│政│周│ │方│博│相│为│ │规║
║ │ │客│ │,│删│报│。│名│府│末│ │式│客│关│了│ │避║
║ │ │作│ │封│除│导│尽│十│大│期│ │。│的│报│避│ │网║
║ │ │者│ │杀│了│,│管│几│楼│间│ │ │﹁│导│开│ │络║
║ │ │通│ │了│提│但│国│岁│,│,│ │ │博│所│对│ │审║
║ │ │过│ │这│供│负│家│女│抗│大│ │ │主│进│周│ │查║
║ │ │各│ │些│非│责│控│生│议│约│ │ │﹂│行│末│ │ ║
║ │ │种│ │用│官│网│制│死│有│有│ │ │采│的│贵│ │网║
║ │ │方│ │户│方│络│的│亡│关│3│ │ │取│网│州│ │民║
║ │ │式│ │的│描│审│媒│事│部│万│ │ │了│络│省│ │高║
║ │ │绕│ │账│述│查│体│件│门│人│ │ │旧│审│瓮│ │招║
║ │ │过│ │户│的│的│立│的│对│放│ │ │式│查│安│ │迭║
║ │ │网│ │。│网│人│刻│处│瓮│火│ │ │的│,│县│ │出║
║ │ │络│ │ │上│员│进│理│安│焚│ │ │排│一│骚│ │ ║
║ │ │审│ │ │文│迅│行│方│县│烧│ │ │版│些│乱│ │ ║
╚═╧═╧═╧═╧═╧═╧═╧═╧═╧═╧═╧═╧═╧═╧═╧═╧═╧═╝

╔═╤═╤═╤═╤═╤═╤═╤═╤═╤═╤═╤═╤═╤═╤═╤═╤═╤═╗
║︵│为│除│他│最│天│查│t│中│ │读│软│。│商│人│论│拟│报║
║H│海│有│们│富│涯│机│ │国│ │,│件│最│的│员│坛│社│导║
║a│南│关│总│经│社│制│F│名│ │与│将│近│雇│─│的│区│了║
║i│天│此│能│验│区│能│i│为│ │古│文│采│员│─│博│︵│瓮║
║n│涯│次│找│、│的│够│r│﹁│ │汉│章│取│─│多│主│T│安║
║a│在│骚│到│最│一│自│e│金│ │语│改│的│─│为│采│i│县║
║n│线│乱│对│有│位│动│w│盾│ │的│为│一│难│商│取│a│骚║
║ │网│的│策│才│编│跟│a│工│ │风│竖│个│以│业│了│n│乱║
║T│络│内│。│能│辑│踪│l│程│ │格│排│策│自│互│让│y│事║
║i│科│容│他│的│称│违│l│﹂│ │相│版│略│动│联│互│a│件║
║a│技│。│一│网│,│禁│︶│︵│ │同│从│是│检│网│联│。│因║
║n│有│天│直│民│中│语│的│G│ │。│右│用│测│服│网│c│此║
║y│限│涯│负│群│国│句│复│r│ │ │到│网│的│务│的│n│天║
║a│公│社│责│体│也│。│杂│e│ │ │左│上│方│提│审│︶│涯║
║ │司│区│删│,│有│但│审│a│ │ │阅│的│式│供│查│等│虚║
╚═╧═╧═╧═╧═╧═╧═╧═╧═╧═╧═╧═╧═╧═╧═╧═╧═╧═╝

╔═╤═╤═╤═╤═╤═╤═╤═╤═╤═╤═╤═╤═╤═╤═╤═╤═╤═╗
║4│活│者│s│ │记│o│政│乱│林│月│出│的│距│ │o│n│O║
║起│动│、│︶│W│者│m│见│社│4│ │来│时│离│ │。│g│n║
║。│者│网│称│i│无│︶│网│会│年│2│的│间│北│ │︶│ │l║
║ │被│络│,│t│国│上│站│秩│有│7│异│,│京│ │所│T│i║
║ │逮│异│自│h│界│发│博│序│期│日│见│中│奥│ │有│e│n║
║ │捕│见│2│o│︵│表│讯│等│徒│,│已│国│运│ │。│c│e║
║ │或│人│0│u│R│文│网│。│刑│南│几│政│会│ │ │h│ ║
║ │判│士│0│t│e│章│︵│孙│,│京│乎│府│开│ │ │n│N║
║ │刑│或│8│ │p│。│B│林│罪│有│失│对│幕│ │ │o│e║
║ │的│言│年│B│o│媒│o│曾│名│关│去│网│还│ │ │l│t║
║ │案│论│初│o│r│体│x│在│包│部│了│络│有│ │ │o│w║
║ │件│自│以│r│t│自│u│海│括│门│耐│上│一│ │ │g│o║
║ │共│由│来│d│e│由│n│外│聚│判│心│下│个│ │ │y│r║
║ │有│维│,│e│r│组│。│不│众│处│。│表│多│ │ │ │k║
║ │2│权│记│r│s│织│c│同│扰│孙│6│达│月│ │ │C│i║
╚═╧═╧═╧═╧═╧═╧═╧═╧═╧═╧═╧═╧═╧═╧═╧═╧═╧═╝

╔═╤═╤═╤═╤═╤═╤═╤═╤═╤═╤═╤═╤═╤═╤═╤═╤═╤═╗
║虑│,│置│贵│ │是│0│乱│现│警│新│ │被│自│行│的│贵│ ║
║的│这│评│州│ │轻│0│期│出│方│华│ │与│杀│重│这│州│ ║
║心│凸│时│省│ │伤│名│间│了│的│社│ │当│,│新│位│政│ ║
║态│显│,│委│ │。│警│受│极│行│报│ │地│但│调│1│府│ ║
║。│出│强│书│ │ │察│伤│大│动│导│ │官│愤│查│7│部│ ║
║新│政│调│记│ │ │,│的│的│进│称│ │员│怒│。│岁│门│ ║
║华│府│了│石│ │ │不│1│克│行│,│ │有│的│警│女│周│ ║
║社│在│社│宗│ │ │过│5│制│了│公│ │关│当│方│学│二│ ║
║称│奥│会│源│ │ │大│0│。│辩│安│ │系│地│最│生│开│ ║
║,│运│稳│向│ │ │多│人│报│护│局│ │的│群│初│的│始│ ║
║这│会│定│新│ │ │数│中│导│,│官│ │人│众│曾│死│对│ ║
║次│前│的│华│ │ │人│,│称│称│员│ │奸│认│认│亡│引│ ║
║事│越│重│社│ │ │受│约│,│他│周│ │杀│为│定│事│发│ ║
║件│发│要│发│ │ │的│有│在│们│二│ │。│她│她│件│骚│ ║
║被│焦│性│表│ │ │都│1│骚│表│为│ │ │是│是│进│乱│ ║
╚═╧═╧═╧═╧═╧═╧═╧═╧═╧═╧═╧═╧═╧═╧═╧═╧═╧═╝

╔═╤═╤═╤═╤═╤═╤═╤═╤═╤═╤═╤═╤═╤═╤═╤═╤═╤═╗
║民│周│ │审│息│通│术│Z│被│ │ │g│嵌│用│贵│不│ │少║
║的│曙│ │查│。│过│。│o│称│ │ │'│入│已│州│过│ │数║
║采│光│ │人│这│T│在│l│为│ │ │a│到│经│事│,│ │别║
║访│还│ │员│种│w│周│a│公│ │ │n│搜│被│件│中│ │有║
║记│把│ │封│公│i│一│︶│民│ │ │﹂│索│证│而│国│ │用║
║录│对│ │锁│共│t│抵│一│记│ │ │,│词│明│变│的│ │心║
║发│骚│ │前│即│t│达│直│者│ │ │从│汇│是│得│一│ │的║
║到│乱│ │迅│时│e│贵│采│的│ │ │而│中│可│更│些│ │人║
║了│参│ │速│通│r│州│用│周│ │ │规│,│靠│加│记│ │员║
║他│与│ │发│讯│共│后│各│曙│ │ │避│比│的│大│者│ │煽║
║的│者│ │出│工│享│,│种│光│ │ │网│如│方│胆│和│ │动║
║博│和│ │信│具│小│他│不│︵│ │ │上│﹁│法│。│网│ │利║
║客│当│ │息│可│段│就│同│网│ │ │审│W│将│一│民│ │用║
║上│地│ │。│以│的│开│的│名│ │ │查│e│编│些│却│ │。║
║,│居│ │ │在│信│始│技│:│ │ │。│n│码│人│因│ │ ║
╚═╧═╧═╧═╧═╧═╧═╧═╧═╧═╧═╧═╧═╧═╧═╧═╧═╧═╝

╔═╤═╤═╤═╤═╤═╤═╤═╤═╤═╤═╤═╤═╤═╤═╤═╤═╤═╗
║传│他│ │大│上│前│渠│的│如│一│关│记│贵│ │网│术│其│而║
║播│在│ │量│发│,│道│博│割│,│不│者│州│ │站│漏│网│博║
║出│电│ │转│表│他│的│客│草│他│允│称│当│ │的│洞│站│客║
║去│子│ │贴│的│在│有│文│,│发│许│,│地│ │封│绕│设│的║
║是│邮│ │都│博│腾│关│章│看│表│在│他│报│ │锁│过│置│服║
║每│件│ │被│客│讯│骚│,│看│了│报│决│纸│ │。│审│了│务║
║一│中│ │删│内│网│乱│其│传│一│纸│定│一│ │ │查│替│器║
║个│写│ │除│容│︵│的│中│的│篇│上│在│位│ │ │机│代│不║
║人│道│ │了│以│q│一│搜│快│名│发│网│网│ │ │关│链│在║
║的│,│ │。│及│q│些│集│还│为│表│上│名│ │ │对│接│中║
║责│将│ │ │其│。│细│了│是│﹁│的│贴│叫│ │ │国│,│国║
║任│这│ │ │它│c│节│来│杀│网│报│出│作│ │ │内│能│。║
║,│个│ │ │网│o│。│自│的│络│导│审│三│ │ │访│通│他║
║我│信│ │ │站│m│周│不│快│删│。│查│笑│ │ │问│过│还║
║会│息│ │ │的│︶│二│同│﹂│贴│周│机│的│ │ │其│技│对║
╚═╧═╧═╧═╧═╧═╧═╧═╧═╧═╧═╧═╧═╧═╧═╧═╧═╧═╝

╔═╤═╤═╤═╤═╤═╤═╤═╤═╤═╤═╤═╤═╤═╤═╤═╤═╤═╗
║看│题│盘│在│ │这│们│民│行│到│6│ │2│出│努│政│ │尽║
║些│:│,│聊│ │增│获│日│了│人│月│ │。│反│力│府│ │我║
║什│你│而│天│ │加│取│报│网│民│2│ │2│应│对│最│ │所║
║么│平│是│过│ │了│和│︾│上│日│0│ │1│。│中│近│ │能║
║内│时│通│程│ │中│传│的│聊│报│日│ │亿│根│国│已│ │。║
║容│上│过│中│ │国│播│员│天│社│,│ │互│据│蓬│经│ │ ║
║?│网│麦│,│ │公│信│工│。│考│中│ │联│官│勃│显│ │ ║
║网│吗│克│胡│ │众│息│表│他│察│国│ │网│方│发│露│ │ ║
║友│?│风│锦│ │意│变│示│向│工│国│ │用│统│展│出│ │ ║
║们│平│回│涛│ │见│得│,│官│作│家│ │户│计│的│一│ │ ║
║提│时│答│没│ │的│更│互│方│时│主│ │。│,│网│些│ │ ║
║的│你│了│有│ │作│加│联│报│,│席│ │ │中│络│迹│ │ ║
║意│上│三│使│ │用│便│网│纸│首│胡│ │ │国│文│象│ │ ║
║见│网│个│用│ │。│捷│使│︽│次│锦│ │ │共│化│,│ │ ║
║和│都│问│键│ │ │,│人│人│进│涛│ │ │有│作│将│ │ ║
╚═╧═╧═╧═╧═╧═╧═╧═╧═╧═╧═╧═╧═╧═╧═╧═╧═╧═╝

╔═╤═╤═╤═╤═╤═╤═╤═╤═╤═╤═╤═╤═╤═╤═╤═╤═╤═╗
║ │ │ │ │ │ │f│J│ │们│n│应│大│的│尽│ │网│建║
║ │ │ │ │ │华│f│u│ │热│a│也│难│兴│管│ │;│议║
║ │ │ │ │ │尔│r│l│ │泪│。│大│以│趣│聊│ │搜│你║
║ │ │ │ │ │街│e│i│ │盈│c│多│访│高│天│ │集│能║
║ │ │ │ │ │日│y│e│ │眶│o│是│问│涨│仅│ │信│看║
║ │ │ │ │ │报│ │t│ │。│m│正│该│。│持│ │息│到║
║ │ │ │ │ │ │A│ │ │人│︶│面│网│许│续│ │;│吗║
║ │ │ │ │ │ │。│Y│ │民│的│的│站│多│了│ │能│?║
║ │ │ │ │ │ │ │e│ │热│一│。│。│人│4│ │看│回║
║ │ │ │ │ │ │F│ │ │爱│个│新│之│都│分│ │到│答║
║ │ │ │ │ │ │o│/│ │你│发│浪│后│因│钟│ │。│分║
║ │ │ │ │ │ │w│ │ │。│言│网│网│为│,│ │ │别║
║ │ │ │ │ │ │l│G│ │ │称│︵│上│流│但│ │ │是║
║ │ │ │ │ │ │e│e│ │ │,│S│的│量│网│ │ │:║
║ │ │ │ │ │ │r│o│ │ │我│i│反│过│民│ │ │上║
╚═╧═╧═╧═╧═╧═╧═╧═╧═╧═╧═╧═╧═╧═╧═╧═╧═╧═╝


此古书式竖文格式由 http://www.cshbl.com/shuwen.html 在线竖文转换器生成

2008-07-07

一个朋友讲的,不造成对百度的污蔑。

他在百度做过搜索排名,花了些钱,就排到某个行业的前几名。起码是第一页。
后来他发现,不花钱,也能排到第一页。
就想打电话给百度,说我还有几千块钱,能不能不做这个关键词排名,换另一个关键词或网站。百度答曰,不好操作。
他要求退款,说不做了。

第二天,他的网站就跑到100多页后去了。而且首页不再出现在百度结果中。他说,即使不做排名,总也应该进入前10页吧。首页呢?没了。

再过2天。百度的销售打电话过去,问,是否还做排名。他晕倒。难道百度的技术和销售,果然捆绑在一起了?

哥们想着这事情,又没法对百度发火。他说他在百度上做排名,还是有一些客户来的。我说,谁让你不想做排名了呢?

他问我熟悉不熟悉百度的人。我说不熟悉。我建议他,继续交钱了事。想起这事情可能涉及到百度的未来,写出来,供百度参考。

这篇小文发5g,hainei,sina和163blog。

这次bokee又到了裁员的窘境,因此有人说,这下bokee该彻底完蛋了。谁说bokee没有未来?我不干。

本来bokee是国内最有希望通过blog转入sns的平台,可惜到现在还只是在守着blog打转。
方兴东也是国内最早研究myspace的人,可惜他忘记了,用户需要什么。他守着一个传媒的梦,希望用户能像尊重陈彤,尊重新浪一样尊重他。他忘记了要躲起来,在后台,让前台的用户玩爽了玩痛快了。我记得04年就跟方兴东讨论过很多次myspace,也讨论过amazon如何转型web2.0,后来也讨论过 flickr、youtube等纯粹的web2.0公司。可到了06年,bokee却做得越来越像新浪,越来越1.0。

相反,更多的新公司,很快就火了起来,比如xiaonei、myspace、51等等。

虽然bokee今不如昔,但bokee至今还是很多人上网的首选,不过也在慢慢让很多人离开了这个曾经的平台。

既然bokee又在改,这次好像老方也打算走sns的路子,那bokee应该有一个完整的产品思路了。胜任的产品经理在哪里?难道还是方兴东么?你可记得当互联网上还没有facebook的时候,大家都是怎么考虑过做一个中国的myspace?你可记得大家在为bokee最底下要不要加入myspace一样的四个介绍框时的激动?虽然现在myspace早就过了那时的幼稚期,我看了一眼如今的bokee首页,大概还是想走myspace的路子。既然决定了,就是不知道是否再一次吃透了myspace呢?

有了sns,从哪里赚钱?并不是每个人都跟丁磊、陈天桥、江南春、马化腾、马云和庞升东那样的,有很敏锐的商业头脑。既然做不到先天就是一个商人,那就做一个张朝阳,把一个一定可行的目标放在前面,继续做下去,就好了。

我建议如果你是有钱的VC,继续给bokee投钱吧。这个网站,并不是没有前途的网站。用户是有价值的。既然51和youku等都能拿到5000万美元的投资,xiaonei竟然拿到上亿的投资,bokee怎么也不该就此消失。用户多年在上的数据,谁来负责?

2008-07-04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我听到的几个版本都很震撼。当置身事外再来看这么多可笑的理由,我真的已经笑不起来了。

曾经的中国最有前途的博客网站,因为那啥,结果那啥。

我啥也不说了,我希望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事实。而不是最后的谎言。

曾经的bokee,blogchina,让我有太多感情,现在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我只后悔,当时不该招聘几个到现在还在bokee耗着的编辑。他们都很优秀,对工作的踏实,是我很少见到的。但bokee从来没有正视过这些踏实的编辑,bokee只喜欢那些跳得很高,跑得最快的人。

员工不是周星驰,都学不来也捡不到“如来神掌”,也跳不出大气层,他们只是一些去执行去做具体事情的人。认真本该决定一切,而非口才决定一切。可惜,博客网一贯就忘记了这个道理。

我还是那啥去了吧,我啥也不说了。或多或少因为我而去博客网工作如今又要面临工作选择的朋友,我对不起你们。希望你们在bokee都学到了真东西,否则浪费了这么多年,实在不值。

如果bokee真的是遇到大困难,希望是临时的,起码好好安排好这么多员工的去路吧。

继续学王冉写大字版的,第一次学一些专家用word写了粘到这里来。这样好像很像政府公文哟。搞一红头文件,似乎也很好玩。


Wintel 枪手如何终成正果?


作者:康国平同学


十来年前,买电脑的,几乎只有有限的选择。CPU用英特尔的,奔腾或赛扬什么的,用户去了,多数选择INTEL inside。实际上,当时市场上也已经有AMDCyrix和威盛等多家,但用户只喜欢咚咚咚的intel inside,直到AMD出来K5后,intel的垄断态势才被打破。那时候,操作系统则是microsoftWin95win98,也是清一色的垄断地位。微软和英特尔在PC业界的垄断地位,特别是联合垄断地位,被称之为Wintel联盟。Wintel实际上并不直接对终端用户产生胁迫,它们只威胁那些电脑厂商,比如惠普、康柏、戴尔、联想、东芝什么的。当时的那些厂商,数芯片只数intel的,卖操作系统只卖windows的。这两者的联盟,绝对是市场的宠儿。因为形成了垄断联盟,所以可以操纵价格,有点为所欲为的感觉。


在这种垄断下,很多企业无以为继,慢慢地消失在市场外,当然,也慢慢出现了一些新生势力。比如在操作系统方面,98年开始,linux越来越受到用户的喜欢,国外用linux的用户越来越多,因为开源,linux版本众多,总有一款满足用户的需求。这种需求的满足,绝不仅仅是打破微软垄断的作用,而是linux确实有其优点,比如安全、可扩展等。Linux社团的发展,也为linux的普及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微软的垄断,也直接导致其他很多小软件厂商的倒闭,比如浏览器鼻祖Netscape的倒闭。在硬件方面,虽然Cyrix等慢慢从市场的竞争中消失,但AMD却获得了好的发展。在DIY市场,AMD因其良好的技术创新以及价格优势,很快吸引了游戏玩家以及DIY用户的青睐。在全球PC OEM市场上,也不再是英特尔独家垄断了,很多厂商都尝试推出AMD芯片的电脑,比如中国的联想,惠普以及戴尔等都有推出性价比超高的AMD台式机。特别在中国,AMD甚至在很多方面取得了一定的优势,打破了intel的垄断地位。进入到2005年后,AMD因率先推出了64位技术和双核芯片,在市场上更是获得了用户的好评。07年的一个数据显示,AMD在品牌机市场已经占到了三分之一。而在DIY市场超过一半的份额。看起来intel情况不妙。


 


自从有了linuxamd之后,wintel垄断联盟似乎慢慢也就被人忘记了一般。确实如此,相对10年前用户的几乎没选择,现在用户的选择已经日趋多样。连intel都支持苹果OS,融合的趋势可见一斑。再比如AMD购并了ATI后,CPU和图形处理器的结合,更加为未来的CPU市场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还有4核大战,图形芯片平台大战等,都预示着Wintel似乎不是那么牢靠。但wintel被人忘却却并不那么容易。


 


我就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wintel的枪手。他们始终不忘记为wintel叫好。但凡wintel联盟的事情,他们一概叫好。不光要叫好,还有拿出一堆一堆的数据,来证明这种叫好是发自内心的。比如windows xp要下线了,他们叫好。说vista的优势显而易见,xp的问题多多之类的。往前3年,当windows2000要下线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说的。2000不安全效率低不符合操作系统发展思想云云,xp才是真正符合用户需求,是用户的终极选择什么的。3年刚过,xp也就7年寿命,就显而易见要消失云云。实际上,xp只不过是不再接受升级服务而已,这也是微软继续实施垄断的手段。可我们的windows枪手们,总能炮制出一堆理由,为微软的任何行为打气。当然他们之打气,也不忘打击一下竞争对手。诸如linux产品太多、升级太快用户太少很不成熟云云。在比如intelamd的竞争,到了intel枪手那里,是决计要放大intel的市场垄断地位的。我说的是在中国,intel枪手始终不忘放大这种垄断地位,他们绝技是为intel的垄断而自豪的。主子的垄断地位,让他们有了继续做枪手的动力,倍儿给他们面子。如果不小心为amd说了一句好话,他们恨不得拿水龙头冲自己的嘴巴好几天。自然,要为intel说话,也得把一堆数据堆到自己的枪稿中去。我不反对写文章拿一堆数据说话,可写任何文章你都堆一堆数据上去,是不是有点傻冒?特别是如果你写枪稿也非得跟汪丁丁老师写经济学巨作一样,灌入几个公式进去,傻不傻啊?


 


当然,更有成就感的不是为微软写枪稿的高手,也不是为intel写马屁文的高手,而是同时为微软和英特尔写枪稿的高手。我真的是很佩服这样的枪手啊。我都快要忘记了还有wintel联盟这个事情,没想到,看完他的一系列捧wintel的文章,让我再一次意识到,wintel灵魂不死,还在我们身边游荡呢。如果他写枪稿的本能带有深刻的崇拜感情,则越发让文章有了生气,充满着灵魂的力量。我知道,很多wintel枪手都是发自内心的崇拜这样的公司。他们一点也没有感觉到linuxamd在推动windows以及intel价格下降方面做过什么工作。他们只知道,intelwindows降价,都是因为这两家公司太爱它们的用户了。他们居高临下,犹如上帝的临幸。用户本来很容易用脚投票的事情,在wintel眼里,都成了傻冒,成了顽固不化,成了对wintel的偏见。如果他能够用一堆甚至从intel或微软的内部ppt中扒下来的数据充实自己的美丽的文字,则更让很多读者看完他的枪稿,都会捶胸顿足:我怎么会不用wintel呢,我这是犯了多大罪孽啊。


 


Wintel枪手要成正果,口气要大,要不容置疑是第一位的。如果你在别人的讽刺和反驳中收手,那你肯定成不了一流的wintel枪手。如果你只是偶尔为wintel叫好,那肯定被人认为你拿了wintel的钱。但如果你持续地对wintel叫好,那一定是敬畏wintel的崇高,一定是发自内心的崇拜。所以,wintel枪手阵营中的朋友,一般都具备这一本领。你们这些落后者,就该被扫地出门,让wintel重新占据着每一台桌面。什么linux,就该和老朽站一边,什么amd,就该和玩游戏的小屁孩混一块。知道什么是windows么?windows代表着商业,代表着高效率,代表着创新。什么是intel,知道么?intel代表着先进,代表着服务,代表着质量,代表着商业用户,代表着稳定。你让他换一种说法,说linuxamd代表着创新,他会拿出一堆数据,口气很坚决地讽刺和侮辱你:康国平同学,你说什么啊,拿市场份额说话哟。他的权威,在数据的支撑下,是不容你质疑的。


 


Wintel枪手要终成正果,脸皮要厚,一定要有一颗充满童真的心。脸皮薄的人,可以成枪手,但成不了正果。脸皮厚的人,则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比如扒数据,那是决计不能自己看懂的。如果自己看懂了,那他自己就会怀疑,落下去的每个字是不是站得住脚。如果自己看懂了,就会害怕,我这样的数据,于我的观点会有支撑么?所以,他会保持一颗童心,把linuxamd看着皇帝的新装,他则跳出来,似乎很聪明地指出,皇帝没穿衣。是啊,皇帝是没穿衣,可别人都认为皇帝穿着衣服呢。当然,在保持这颗童心的同时,他还可以对linuxamd的负面数据进行深度加工。这时候,即使别人都如那可怜的孩子一般说皇帝没穿衣呢,他是决计脸皮厚到家要说,皇帝这不穿着最华丽的服装么,皇帝不是还垄断着市场么?


 


Wintel枪手要成正果,一定要敢于和绝大多数人对着干。丑角之所以吸引人,不在于他是多么地和大家相像,而是多么地和大家不同。他说话的腔调,他的行为方式,他表演台词的语调,他戏虐别人的动作,他在台上,就是要和大家不同,大家看了才觉得有乐趣。Wintel枪手,他要成正果,他一定要知道自己就是台上的丑角,所以他一定要和大多数人对着干。当大多数人虽然用着windows却承认linux是创新是机会的时候,他一定要大喊,你们都是傻冒,linux没有机会,不值得尊重,没有商业前途的东西,我不care。这一招,足以把台下观众的眼光吸引过来。就跟在安静的剧院放了一个响屁一样,虽然大家都转过头来看着你,黑乎乎的剧院你本也没必要害怕,但正常人还是会把脸遮起来,甚至偷偷地溜出剧院。可如果换你,你不光不脸红,你还大喊,我这是在给剧情添彩,我这是奏乐呢。你就是一贯这么做的。


 


当然,wintel枪手要修成正果,看完我这篇文章一定要反驳的。否则,就犹如那个放了屁偷偷溜出剧院的人一样,还算不得修成正果的。你说对不对?

2008-07-03

因为汽车进不了北京,导致的问题太多了。随便举几个例子。

1)生活物质物价上涨。菜价普遍上涨了60%
2)工业企业苦不堪言。原材料进京大货车被在京外截流,生产受到很大影响。生产的产品出京也受到影响。在城里送货的大货车受限,很多百姓需要购买的产品,不得不延迟送货。
3)因此货运受阻,进出京的所有邮递服务,一律限制粉末状产品,农产品邮寄等。正常的邮政似乎在京外运行。
4)北京奥运周边地区企业标牌被统一。因为字太小,而且凸起,白天这些标牌根本看不清,也没特色。
5)因为奥运环境问题,很多小区周边的临时性菜市场全部被取缔,市民不得不上超市买蔬菜,平白无故多出了生活成本。
6)物价短时期的飙升,在奥运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降回到原来的水平。市民生活成本会长期处于高位。

要奥运环境,却忘记了百姓还是需要正常的生活。

在网易科技首页看到这么一条消息,卓越亚马逊总裁称中国电子商务非常初级。对卓越盈利没有预期。
“目前中国的电子商务依然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其一年的销售还不到零售业态整体规模的百分之一。”昨日,成立8年的卓越亚马逊成立北京新运营中心,总裁王汉华认为,目前依然是电子商务的培育期。

其实王汉华的观点是没有错的,但新闻标题却让很多人产生了误解,即卓越巴不得全中国所有人都上网买东西。这很容易让人觉得卓越亚马逊在抱怨用户的购买不够积极。其负面效果是,很多用户会觉得卓越对自己的要求过高,而滑向当当或淘宝去买东西,而放弃了卓越。

我自己也有这个感触。从去年开始,我的卓越的VIP身份有了危机感,卓越好像提出要一年消费满1800元才能继续保持VIP用户身份。因为VIP还能享受一点折扣。所以,我到现在快一年了,大概在卓越消费了1600多元,还差200来块钱。因为我基本只在卓越买书,其他东西卓越上的东西实在满足不了我的要求,所以1800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竟然没法轻松达到。我在想,我是继续买200块钱书呢,还是放弃卓越的VIP用户?这是我的一个麻烦。实际上,VIP是对用户忠诚度的表彰,如果一个用户只买了一次数码相机,他轻松地突破1800元,这就是VIP用户,而如果一个用户不断地在卓越购书,每次 100块,他需要一年购书18次才能达到VIP资格下限。哪个用户更忠诚,更需要享受VIP待遇呢?

要凑齐1800元的VIP下限,如果要买书,我起码还得买5本书甚至更多。而我现在看书的时间有限,家里到处都是书,我根本看不过来。我要凑这个数,就必须赶在8月份之前,再给朋友们买书送给他们了。这是一个麻烦事情。

卓越在VIP条款的修改上,有一点急功近利的思想在作怪。今天这条新闻标题,又抱怨用户不积极,还很初级。好像也比较急功近利,大概卓越亚马逊希望一口吃成胖子?

中国电子商务很初级,一方面是物流,另一方面是支付。当然,上网人数还是不够也是一个原因。

先说物流,基本靠自行车,这样的物流很令人担心。我从卓越买过一套书,从订单到收货花了4天。问及原因,说因为要从苏州仓库运到北京,再让北京的自行车送货员送货。所以,这么久。前几天,我又订了一些书,送货员给我打几次电话,我都在外。后来,我只好跟送货员联系,问他在哪里,我自己开车跟他约定的地点交易的。送货员骑着自行车,挺累的,后架上绑着高高的货箱,在马路上穿行非常危险。很是担心他们的安危。每趟送货只有2块的收入,还不包括偶尔要给客户打电话的手机费。或白跑一趟的风险。

再说支付。我不知道现在的网上支付到底普及到什么程度。我只在几年前嫌麻烦用上了银联卡支付。可最近几年,我基本不用银联卡,只用信用卡。所以,在网上支付就遇到问题。而且那么多银行的支付这个麻烦,要么是密码不对,要么是不支持firefox,我不得不退化成重新货到付款,我想一样属于初级阶段吧。

最后说说上网人数。中国号称有2亿上网人数,可这里面愿意进行电子购物的人群到底有多少?淘宝是有人,但都是C2C,要接受B2C的标准的产品购买,人数更加少。有2000万上网人能电子购物就已经很不错了。网上能满足用户需求的,除了图书音像,还能有什么?买衬衫?上网人群本来就少,加上物流、支付服务的不完善,购物质量的不可保证,能转换到VIP的用户少之又少。

我记得我曾经批评过卓越的变相佣金策略,好像是年终买了电子产品超过10万就送笔记本电脑。这就是吸引那些年底公司采购的人去用,这不是卓越应该考虑的事情。这群奔着笔记本电脑去的人,他为何不去别处采购,直接拿现金回扣呢?

我在考虑,我的离卓越VIP用户的下线的购物金额,怎么来消耗掉。给卓越的建议,客户服务比什么都重要,不要想着一口吃成胖子。当然,CEO表达观点,也需谨慎。


纪念刘和珍君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刘和珍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杨荫榆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刘百昭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学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刘和珍。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校长的学生,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偏安于宗帽胡同,赁屋授课之后,她才始来听我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学校恢复旧观,往日的教职员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张静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立仆;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刘和珍君!
发表于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二日《语丝》周刊第七十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