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7-03

看了国家大剧院,我知道我被摊到了50块钱。(朋友介绍说预算35亿,实际65亿,算了算,我被摊到了50块钱)

奢华、细致、完美、象征,这些词都可堆在国家大剧院的玻璃顶上,一年四季能有240个晴天晒着这些完美的形容词。可我进去后,没发现阳光,只见到了阴森。

到处都是关闭的不让进去的区域,但只要你有人引着去,到处都可以去,基本没有阻碍。三个大厅基本属于奢华到极致的代表。所利用的高科技,在全世界的剧院中也少有吧。

很多人慕名而去,只是在水面附近转了一圈,照了点照片,然后说,挺美的,就走了。他们不知道里面有多奢华,奢华到根本不符合中国这个穷国的现状,奢华到完全和人民已经有了距离。

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去人民大会堂,也为其奢华而震撼。要知道,解放没几年,就能建设如此奢华的人民大会堂,简直不可想象。后来有朋友告诉我,大会堂当年远没这么金碧辉煌,大会堂只是后来多次做过装修,做过修正才到这个模样的。

可大剧院,可是实实在在地震撼住了我。我只想说,看了国家大剧院,我想节食1周,把浪费掉的50块钱,给节约回来。

2008-07-02

前天,我看到孙永杰炮制出的一篇文章《高性能计算:中国缘何错失排名》,为了给intel贴金,自相矛盾地甩出几个观点,又把AMD给批了一顿。比如他认为国内的曙光用AMD芯片是导致没进入排名的主要原因。我觉得这种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攻击别人的行为,很不符合一个博客的标准,更失去了一位记者的职业道德。所以,就他的观点,做了一个反驳。《高性能计算,排名比功能更重要???》我的观点很简单,高性能计算只是CPU应用的一部分,偏于高端,AMD在整体的前500强中处于下风,这跟intel整体市场份额是成正比的。但AMD拿下了全球第一,前20名内也比intel表现好。所以我认为,这么一个排名并不重要。况且,曙光5000的发布是迟于2008年6月份的高性能计算机排行发布的日期。既然别人发布日迟于排行日,自然不会进入排行了。维持,孙永杰杜撰出一个批驳的点:如果你用intel呢,那不就可以排进去了。简直是最愚蠢的逻辑。就跟一女人生了一个女儿,她男人不喜欢,就大骂,你生了一个男人,我就不骂你了。可人已经生了一个女儿啊。逻辑混乱的男人。

当然,我批驳他的混蛋理论,也只是希望提醒他,既然作为记者,前脚在自己的报纸上发曙光5000的正面稿,掉头又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上数千字批驳曙光5000,很怀疑他的职业道德。

没想到,他第二天一早,就炮制出一片对我的反驳的反驳《TOP500:排名诚可贵 应用价更高》。自然,他又得逞了。他的反驳,继续用top500说事,我又没辙了。他似乎又赢了我一局。可是,他在反驳中,却又无耻地不断称我为“康国平同学”,我不明白,他希望就此用这种无耻的手段,让读者对我的判断力打折扣,奥,原来康国平还是一位学生啊,看来康国平也没什么资历嘛,对我的文章可信度自然似乎就可以大打折扣了。这一招挺管用的,因为康国平只是一个同学嘛。

孙永杰,你知道我是那个大学的同学么?我是驳斥和揭批互联网无耻记者大学的大一学生。我还没学会如何扒了无耻记者皮的本领呢,还有4年课程可学,你等着我学会更多技能吧。



我希望你以后继续无耻地狡辩下去,这样,我的课程就有实习的材料了。

———-以下为我在你的新狡辩文章后的留言和基本要求———————
我建议过好几回了,写博客,最好能把别人的文章加上链接。上次你恶意攻击袁萌老先生,就是一直自己给自己贴金,给助推linux在中国发展的袁老师进行恶毒攻击而且从不加别人链接,我就不明白,你难道真不知道如何写博客么?起码对读者要尊重,该加外部链接的,就顺手加一下外部链接。这才叫对事不对人。我从不会觉得你这个人怎么样,这么多年不联系,我根本就忘记了你到底现在变成什么样的人,我只对你的文章。看了不爽,我会不说话的。看了大大地不爽,我才会出来说你的。


你知点羞,好么?求你了,把我的文章链接加上去,好么?

————————-你难道真不知道要加别人的链接么————–

我的另一个评论,免得你一高兴抬手就删了我的留言=============

===孙永杰:TOP500:排名诚可贵 应用价更高====

我是同学么?起码是康国平先生吧。
我可是直接叫你孙永杰先生的啊,你作为我的曾经同事,我感到你这同学同学的说法,有点可耻。您不觉得么?

你不要经常拿那些数据说话好不好?我说的不是500排名不重要,我是说为了排名就要人家曙光用你家的intel不重要。既然人家用的就是AMD,难道你要全世界的人都必须依你的意用intel么?不用intel就该死么?我看你脑子进水了吧。曙光是不是技术问题我不清楚,也就是跟排名差几天,而且我说你的“ 狼和羊”的故事,你难道听不懂么?排名申请要有截至日期,别人曙光发布日根本就是截止日期之后,你让那些做排名的先知先觉啊?都跟你一样吃饱了没事干就盯着这500强,好为intel捧臭脚?

你给自己发公关稿的解释很可笑。你们社就没有别的记者么?让别人来署名,会死么?既然你要如此诋毁AMD,你不能让别的记者为曙光的新闻稿署名么,用个笔名也可以啊。

你的狡辩我早上还真没看到,刚上网看到的。如果看到了,早上我写的那篇文章就真的没有必要对你这么客气了。你除了批评,可以做点别的么?

你要跟我较劲,我跟你说,你以后别写枪文了,你写一篇,我来驳你一篇,看你能不能不自相矛盾。虽然你是博客的热点,总有人羞你,我看你自己羞不羞。
(2008-07-01 22:44:30)

从孙永杰博客中挑出时间为2007年6月至2008年6月,吹捧Intel 攻击AMD(多达40余篇),吹捧微软攻击Linux(近20篇),吹捧ACER攻击联想的部分文章,多产中的超级偏见,对产业的推动力在哪里?短短一年就已积累了上百篇如此文章,平均3天一篇,算得上中国最努力最多产的记者了。可惜文字偏颇,没用对地方。中国还能找到如此的评论者么?这么“优秀的批评家 ”,还为自己狡辩,什么意思嘛。

TOP500:排名诚可贵 应用价更高
狡辩,请继续狡辩。

盖茨的背后: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这篇文章更是看出了孙的逻辑:linux不赚钱,所以他不care。只有microsoft才值得他尊敬。很可笑的观点。

2008-07-01

学王冉,写篇大点字的博客吧。

最近,著名的博客社区CW宣布关闭其中国区的网站,为此在业内引发了一次大讨论,即中国的博客媒体是否具有商业前景。我也就这个话题写过几个博客,我的观点是,博客本就是一个媒体,其是否具有商业前景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必须有独立思考和统一规范,应该有恪守职业道德规范的独立媒体人。唯有这样,博客(Blog)作为个体表达(Blogger),同时作为媒体(We media)的两面性,才能完美结合,焕发其应有的生命力。但可惜,在国内的IT业内,倒经常出现很多负面的例子,令人为博客媒体的前途担忧。(闲谈CW中文区解散和价值阅读

前几天,我写过一篇博客,中国为什么出不了TechCrunch,大意和我此前表述的差不多,其中有两条,我觉得可再次重申一遍:1、中国缺乏有独立人格的媒体人,或者说独立精神的媒体人缺失。2、中国博客媒体,更多充斥着吹捧和谄媚,注定长不大。我希望中国的独立博客媒体能快快长大,以助推中国IT产业的健康发展。

在中国的博客媒体中,我看到了很多吹捧和谄媚,对企业大大夸好的文章随处可见。而一些人,虽然名义上假借对企业进行批评,实际还是对另一些企业的献媚。我这里不得不再次提到IT业界”知名博客”孙永杰(虽然我其实不打算提及),他是某IT媒体的记者,算得上IT圈的”多产”博客,但他关注的领域太过狭窄,对Intel和微软等垄断性企业大加吹捧,对AMD和Linux等的创新却大加打击,并以市场的占有率,作为他好恶的标准(昨天更是在谈及比尔盖茨退休的文章中不忘挖苦打击Linux一番)。市场占有高的垄断企业,他就叫好,而市场份额少的创新型企业,他就打击。这样的吹捧博客,即使有数百万访问量,也成不了独立的博客媒体。再比如他在前天,为了再次攻击AMD,竟然不顾事实,歪曲”曙光5000高性能计算机”的战略意义,炮制出一篇令人发笑的文章。《高性能计算:中国缘何错失排名》。这篇文章完全不顾事实,以”曙光5000″未能参加今年的6月份的超级计算机Top500 排行榜为由,对曙光5000的芯片提供商AMD泼去冷水,并臆测出了以下两个原因:一:AMD的四核巴塞罗那产能仍旧存在着比较大的问题,不能满足合作伙伴的需求,而曙光不用英特尔,所以进入不了排名;二:在供给有限的情况下,AMD优先将处理器提供给了国外的厂商,所以国外的一些使用AMD的超算进入了排名,而曙光没有进入排名。纯粹为了打击AMD而不顾事实,故意混淆事件发生时间的先后顺序,误导读者。可笑的是,我从网上看到他同一日的一篇相关报道《百万亿次超级计算机”曙光5000″问世》,内容却跟上一篇文章大相径庭,不光没有谈及任何Top500排名,对曙光5000也是持高度赞赏态度:”这是刚刚问世的我国百万亿次超级高性能计算机,”曙光5000″给人们带来的超算惊喜。日前,中科院计算所、曙光公司和上海超算中心在北京联合举行签约仪式,这意味着”曙光5000″率先落户上海,届时上海超级计算机中心将成为世界最大的通用计算平台之一。”曙光5000″的问世使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能制造和应用超百万亿次商用高性能计算机的国家。“我很奇怪,同一作者,在同一天,为了攻击AMD,态度却来了一个360度大转弯,不光骂曙光的战略选择错误,还攻击选择AMD导致没进入6月份排名,且有挑拨曙光和AMD合作关系之嫌疑。短短3天时间,这篇攻击文章在新浪博客的访问量就已超过1万。这还不算散落在其他媒体的文章。一篇好几万访问量的文章,却如此不严谨,实在令人怀疑作者的写作动机。两篇文章,两个态度,同一天发表,令人很是奇怪。

对于他故意污蔑和曲解AMD和曙光合作的文章,我为此对超级计算机只做了半天研究,就发现他有故意为之的意思。我也做了一些批驳,见《高性能计算,排名比功能更重要???》。这里,我只奇怪的是他既然作为《中国电子报》的记者,却以如此矛盾和偏颇的观点写业界评论文章来误导读者。他的记者身份和评论家身份,倒也给了我一个剖析的现成案例:到底我们该怎样做产业批评?批评家眼里,除了批评,还应该有什么?

记者,或评论家?

记者,拥有了媒体话语权。很多记者,也就自然成了评论家。这在娱乐业和IT业似乎尤其盛行。娱乐业中,很多记者除了变身八卦记者和爬爬垃圾外,突然变成了道德代言人,对本身就是娱乐人物的各色人等进行道德解读。很多娱乐人物虽然获得曝光率,却也因此大吃苦头。IT产业也一样,因为竞争激烈,一些记者除了做产业记录者外,还做起了评论家这一副业。

实际上,随着中国的媒体逐渐垂直化后,媒体评论员角色大多数也已转向由专业人士和专家学者所担任,从记者改行做评论者的少之又少。甚至一些媒体连社评都由媒体外的专家操刀。相对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刚有专业评论媒体时百花齐放的批评态势,现今的媒体虽也多有批评栏目,但多数无关痛痒或如隔靴搔痒。相反,吹捧文字却越来越多,匿名和半匿名的批评也愈演愈烈。这种状况,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甚至催生出网络批评组织,黑公关机构等。记者,因天然拥有话语权,操纵着媒体板块,最容易从一个记录者,变成评论者的角色。

记录,还是评论?

好的记者,除了知道要如何把真相告诉读者外,还应知道如何还原所看到的事实。财经和科技方面的记者,在这方面经过的训练不是很多,在用数字和图像描述真相方面尚属过关,却往往不太善于用最好的文字描述他们所看到的事实。我喜欢《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的文章,特别是《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用报道性手法写财经和科技,除了需要有一定的智慧,更需恪守一些报道准则。反观国内少数记者,错解了评论的用途,把记录和评论混在一起,读者连该看到的记录部分都没看全,没看清楚,就接触到大量的有偏见的评论。这样的记录,不光对被记录者不公平,对读者也是不公平。读者需要知道真相,如果你做得好,读者自己会判断。你靠偏向性评论,大嗓门和倾向性的标题来误导读者,久而久之读者也会甄别出来。

评论,还是臆想?

媒体不能缺少评论。互联网资讯过剩时代,更不能缺少优秀的一针见血的评论。但好的评论一定要建立在完善的分析方法、翔实的真实数据的基础上,如果缺少这两点,只是提供评论者的一厢情愿的观点,很可能落入臆想的窘境。比如一家上市企业,如果它披露的年报不够详尽,股东是有权利要求它换一种方式披露的,但股东无权臆想这家公司一定是在做假,是在欺骗股东。只有在有确凿消息证明这种不披露确实出于欺骗目的时,股东才可发表批评,追究责任。我们的批评者,首先要杜绝上来就批评的态势,特别如果批评者还兼记者或公众人物的角色,更加不可擅自做臆想式的批评。否则,难免陷入”作假批评”的怀疑。比如我一定会批评那些将数据摘写为己观点所用的记者,他所选用的数据一旦经过改写,一定是有其或误导或欺骗的目的。

枪手,还是批评?

新闻要求公平和客观,当然也不能拒绝记者的个人见解。如何平衡这种关系,很需要艺术。一些记者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或名声,或经济利益,或为成为某个企业的座上宾,充分利用了这种平衡,完全按自己的意愿,发表了最有利于自己的”个人见解”。这种见解,有时候比歪曲事实还可怕。在读者眼里看到的批评文字,却可能成为某些组织的御用文字,记者沦为枪手。我一位曾在CNN工作的朋友说过,CNN财经记者去一家企业采访,不光不能接受企业赠送的礼物、比如安排食宿和免费观光旅游和小礼品等,连企业的一只钢笔都不能拿,否则就有不公正的嫌疑。当然,这种媒体的制度安排在我们国家暂时还没有,但能否保持批评的独立性和公正性,则尤其重要。

责任,还是滥用?

公正很重要,但公正往往免不了被掩盖,被”媒体责任”所掩盖。实际上,公正、不带偏颇和为私有利益的观点进行报道,成为新闻业的行为准则。要识别某种”责任”是否为记者或编辑甚至总编的”权力滥用”,暂时还有很大困难。因为在媒体业中,要颠倒黑白容易,担起责任则难。具体到IT产业,一篇报道要为IT产业的推动负责任不易,而滥用媒体公器的影响力,对某些人来讲则很简单。当然,现在一些人即使不利用自己所在的媒体,充分利用网络媒体,也足以滥用媒体公器。比如一些人利用博客、社区等发布大量经过伪装的信息,以误导和混淆视听,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批评家的批评和监督


一个不负责任的所谓评论家,其对IT产业的破坏,本来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但如果企业在对这样的”评论家”的不负责任的观点煽风点火,甚至提供经济援助,收买”评论家”观点,或对”评论家”进行某种程度的授意,则会对整个产业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作用。如果一家垄断企业通过控制媒体,控制部分不负责任的记者或者”评论家”,其作用则更显凶险。这些不负责任的”批评家”,应该受到别人的批评和行业的监督。特别是充分利用博客和社区的”记者型批评家”,他们的记者身份更容易令人信任,一旦滥用博客和SNS社区等传播途径,而又没有得到充分的监督,其危害可想而知。这种社区传播的信息,甚至会成为新闻和评论SPAM。

批评家眼里必须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这点,和记者的功能是一样的,但批评家必须比记者更深一层。优秀的记者,只需记录好就可以了,他不需要用不一样的眼光看问题。比如中国IT产业著名的记者刘韧和刘书等人,他们记录,就足以养成他们的优秀。有的记者,则从记录,慢慢到发表一些看法,用批评和评论的视野,推动产业的发展。比如信海光、金错刀以及通信行业的项立刚等,他们都是这行业的优秀记者,也是公认的领域内的专家。还有一些记者则蜕变为公关人,慢慢以服务的态度,助推产业的发展,这也无可厚非。当然,也有一小部分记者,沦为一些企业的帮凶,四处出击,诬蔑和打击竞争对手,期望用其记者的身份和平台,行批评家的职能,甚至通过威胁企业以达到向企业索要的目的。

回到前文说到的孙永杰,他有传统媒体平台,即他背后的报纸的支持,他更充分利用了最具活力的网络平台。毫无疑问,他的夸曙光的文章,应该是他的职务作品,发表在报纸上,也许算是直接修改的公关稿件,而他的那篇攻击曙光和AMD合作的博客文章,则主要发布在网络上。

粗略搜索了一下那篇文章,散落在几十家网站上。他的多个个人博客,散布于各大IT网站,其新浪博客的访问量在其背后的操纵手下迅速窜升,拉动了数十家其他IT媒体的博客和专栏以及转载,不可谓不具备影响力。正是借助其强大的影响力,他的话语权,在英特尔和微软等公司的助推下,得以进一步放大。但凡他的写微软和英特尔好话的文章,总有数十甚至数百个留言叫好,而攻击Linux和AMD的文章,往往引来一些不明真相的读者对这两者进行恶毒攻击(当然我也有理由怀疑这些不明真相的读者也可能是很明真相的竞争对手的人)。他的文章观点偏颇,很有煽动性,几乎是互联网上诸多评论文章的最佳反面典型。也许对于其所就职的报纸来说,批评和吹捧,都是快速拿到广告费的法宝,但对读者呢?浪费了读者的阅读时间不说,还对读者的判断力进行了干预和误导。用一种看似正派和公立的态度,把事实歪曲,且能持续为之。据我不完全统计,短短一年时间,孙永杰即撰写了上百篇吹捧微软、英特尔和ACER,攻击Linux和AMD以及联想的文章(其中多数攻击文章,都发布在他的博客上,估计多数并未发表在其所供职的报纸上)。Linux和AMD在很多IT人士眼里是反对垄断,充满创新的代表,但在孙永杰的文章中,这两者似乎是科技进步的可怜的反作用力。他极尽个人马屁写作之能事,把自己对强权和垄断的尊崇毫不掩饰地化为上百万文字,倒入互联网(昨天写盖茨的文章是天下马屁文章之一绝);而对弱小者、创新者,则又极尽打击谩骂之能事,嬉笑怒骂都成文章,把对两者的偏见,化作一把一把匕首,朝Linux和AMD投去,同时,也投向了关注创新和打破垄断的努力的人士。比如他对70岁老者,Linux专家袁萌的批评,则完全脱离了Linux和Windows之争的学术和商业探讨,几近上升到人身攻击,非常不妥。

相比孙永杰的盲目批评,缺乏舆论监督。同为著名IT评论员的洪波就好得多,洪波的文章更多是对产业的推动,而不拘泥于几个特别的企业,更不是简单地挑拨是非。洪波的文章立意高,批评都是基于有理有利有节地对企业的弊端进行无情的贬斥,颇得读者和产业从业者的喜爱,甚至企业也能从中吸收经验教训。同时,洪波有监督和自律,他不做无谓的批评。同样是批评,如果出发点就是错误的,手段如何高明,语言多么煽动,结果一定会被人看出其中的错误出发点的。除了洪波的犀利批评,新浪科技的几位新锐记者编辑,如牛立雄、马全智等,也都能很好地恪守报道的准则,认真做产业记录者,不随意发表个人见解,报道有错误,立即给予修正,给人以公立和公平的印象,他们也很高产,关注的面也很宽。我相信他们能更好地成长为新一代优秀的记者。

我实在不知道怎样给孙永杰的批评文章定位,特别是在曙光5000的这两篇文章上,对同一事情竟然有如此态度迥异的表达,我真怀疑读者看了会得精神分裂症。特别是,作为一名记者,却近乎失去职业道德地常年累月地在自己的博客阵地上替一些企业攻击竞争对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42bef0100a2n9.html ),难道他所在的单位可以完全坐视不管?或许,他的个人博客文章,也为他所在单位拉来了巨额广告费?一边发布企业给予的公关稿,一边发布频次如此之高的 “公正”评论,一年之内发稿量又能如此之大,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平衡工作时间和个人休闲时间的。谁能做得如此缜密的安排?我已经彻底被弄糊涂了。当然,从他文章的角度,他还算不得真正的批评家,公不公正更是不言而喻,看读者对他文章的评论就可看出。也许把他近一年以来职务之作或博客中对AMD和Linux的攻击文章罗列出来,是对他最快捷的解剖,虽算不得深刻揭露,起码也是一种善意的提醒吧。除了做批评,您是不是还该做些什么?

Keenkang 2008-07-01

再贴相关博文,晒文以博一笑。
相关文章:
孙永杰:TOP500:谁是高性能计算的王者
孙永杰:高性能计算:中国缘何错失排名 (2008-06-27 09:35)
孙永杰:百万亿次超级计算机“曙光5000”问世
很佩服能常年如一日攻击linux的人
中国为什么出不了TechCrunch
闲谈CW中文区解散和价值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