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2-23
晚上我在看《非诚勿扰》,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问我新浪收购分众传媒数字广告部分的看法。换股。协议已经公布,新浪将增发4700万普通股用于购买分众传媒旗下的分众楼宇电视,框架广告以及卖场广告等业务相关的资产。分众传媒将保留其互联广告业务,影院广告业务以及传统户外广告牌业务。

突然觉得想笑。曾几何时,似乎是分众要收购新浪,准备整合成中国互联网市场上最大的广告公司。现在变成了新浪发新股收购分众,那整合的是最大的新媒体公司?实在有点看不懂。

今晚的电影《非诚勿扰》实在寡趣。电影讲的是葛优扮演的一个老龄海龟网络征婚后发生的一系列所谓的“浪漫”的故事。恕我眼拙,我没看出浪漫,也少了冯小刚电影的幽默。葛优也老了,缺乏搞笑爆破点。但征婚这个事情,却和新浪以及分众的合并很有相似之处。

有人说,结婚是一种经济行为。两个人凑一个厨房,可以省很多钱。两个人也可互相监督,不会乱花钱。而且扩大了各自的交往范围,很多机会也就互相凑出来了。

经济危机到了,分众和新浪的日子都不好过。收入增长并不快,各自互补的地方也还不少。这种早就该一见钟情的事情,拖了很多年后,就变成了青梅竹马,有些许麻木了。这种二见钟情的事情,跟我们小时候玩的试婚游戏有点像。有点过家家的意思。过家家总不是真结婚。小时候跟我玩过过家家的女孩,早结婚生子孩子都上中学了。

我一直认为新浪是一个对并购比较没诚意的公司。而分众却跟章鱼一样四处张牙舞爪。这次,新浪不知道哪根筋通了,终于发现跟一个家庭还算殷实的小姐结婚,也是不错的事情。美滋滋地,试了。

但强势资源的结婚,对很多本来有意于这对新人的人来讲,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比如sohu等本来也要经过分众的好耶进行广告发布的网络公司,肯定有点不爽。具体的例子是,分众在卖场广告公司玺诚传媒上市之前收购了玺诚,然后就有了和卖场叫价的权力。据说玺诚的人开始和卖场重新进行广告协议,降租金等,足见收购的好处。自然广告主可能就要多花钱了。

没有多少并购诚意的新浪,其实从05年初被盛大偷袭过了一次后,一直想抛出一个绣球。前有堵截(SOHU),后有追兵(QQ等),新浪一直期待着有一个新的结婚对象。但也一直在眉心挂着“非诚勿扰”四个大字。这下好了,一个低价的分众,一条Google欲10亿美金收购好耶的陪嫁,实在太恰当到不能不扰的时候了。

至于这类并购中有都少阴谋,多少阳谋,钱景如何,是不是能提供更完全的整合营销等等。我在看完《非诚勿扰》后,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是不是该把葛优卖给范伟的那个“和谐机”,透过虚空,仔细看看未来?

如果能和谐,似乎有未来。但新浪是媒体,要有媒体的感觉。而分众是广告公司,要做广告公司的事情。两者如果还在那个和谐终端机里玩石头剪子布,那可不好玩。不能靠两边合并了,去想着已有的广告主多掏点钱,提高点议价的能力。那只能是推动了一些小的所谓的互联网营销公司或互联网口碑团队做好他们眼中的“社区和论坛博客营销”,催生出很多小的公司,瓦解更多小小公司的广告份额。就跟当年雅虎和一些类分众公司的合并后,google等搜索关键词广告就突然起来了一样。

记住,非诚勿扰。

2008-12-22

经济危机经过太平洋从美国刮到中国,大概需要1年零6个月时间。这个时间,可以给中国很好的缓冲。当我们还在抵抗冰雪灾害,抗震救灾的时候,美国的经济稀里哗啦。当我们开始几年改革开放30周年伟大成就的时候,经济危机实际上已经开始登临我们伟大的祖国。

所以,这个缓冲期,在很多人眼里似乎并不着急,他们甚至还很乐观。老百姓是不懂什么春江水暖鸭先知的道理的。老百姓经常被高油价、高房价、高股价、高CPI搞得糊涂了。还以为仅仅是通货膨胀的前兆。80年代末不是来过一次大大的通货膨胀么,这次再来,不是有免疫了么?自然,这种免疫对变异了的病毒是不起作用的。从大洋彼岸刮来的一阵经济危机风,可不比80年代末的通货膨胀和抢购热潮,这是比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还令人无法抵挡的冷风。

在这个时候,全民都知道,政府投钱,大兴土木,拉动内需是必要的。可恰恰有一个部门,正事不干,尽干邪门的事情。据报道:工信部出重拳严打山寨手机。所谓的严打法,其实就是出台了一个技术政策,所谓的给200多款手机发IMEI标识号。记者们很有娱乐精神,一听说要严打了,就炮制出一堆新闻,为这个严打叫好。说山寨手机损害用户利益,破坏国家形象,损害正当企业的利益。

其实,IMEI号不正常的手机本来就没多少。是不是有号的都不叫山寨手机?山寨机到底是什么概念,至今每个定论。没有IMEI号的只属于山寨机只一种,更多有号的,也被用户称为山寨机。用户选择这些机器,不是因为它们没有IMEI号而成本低,是因为它的应用更贴近用户,价格更能接受,创新也不低。

如果农民买不起山寨机,买不到山寨机,是不是工信部属下的某一个领域的内需被人为地阻碍了呢?显然是的。高知和高收入者,似乎不容易买到便宜的山寨机,他们都买品牌响当当,广告超杰仕的诺三摩手机了。甚至有钱的富豪们都买带钻石的手机了。唯独那些为生计发愁的穷人们,才会被山寨机所吸引,也乐得购买并向自己的朋友们推荐山寨机。

一纸政策就抹了山寨机的脖子,看起来我们的国家形象就高大了,政府的效率也显示得提高了。但唯独让穷人们买不到适合他们的手机了。内需没拉动,工信部还与时俱进否?

另外,看了太多记者对工信部治理山寨机的报道,我很为记者赶到羞愧。他们并不懂技术,却在报道中狠命地拽技术,强当专家,以专家身份出来给这个恶政鼓与呼。甚至不懂什么是山寨就能写出明显误导人的报道,让用户以为买了山寨机,就是买了一颗手雷,或者一颗定时炸弹。我真服了这些记者。倒是我在这类报道中,看到满眼的是IMEI和一个莫名的“移动电话机IMEI号码登记核查管理系统”。哎,不管内需的工信部,这下好了,用一个IMEI让很多企业都洗白了,也让准备买山寨的用户们,迟疑了,妥帖了。

我在想,大概不懂技术的记者,和不讲伦理的记者,其实没什么区别。

2008-12-03
如何理解山寨文化的流行
——与王冉的博客讨论

王冉的博客我经常看。因为王冉的博客经常被新浪推荐到头条。看者众,自然也给了王冉很多写作的自信和压力。王氏幽默经常被人挂在嘴边,留在评论里。我也经常读到王冉的文章,感觉心有戚戚焉。但今晚看到的王冉新文《山寨文化泛滥是一件丢人的事》,又觉得王冉太过矫情,不知道到底要替谁说话。山寨文化怎么就泛滥了?如何就丢人了?

有人说你穿阿玛尼的,自然会觉得山寨文化的流行是一种丢人。可你没看到,西装大规模传入大陆已经几十年了,不依然会在大街上看到袖子上带着标签的西装穿法?在中国,人无所谓高贵低贱,几代以上都是农民。虽然我们都不喜欢山寨,但并不表示山寨就该消失。买不起品牌买山寨的,他们不是不知道产品质量的区别,而是因为钱袋的问题。

王冉版山寨文化批评结论:总体来说,山寨文化的泛滥与其说是对草根创新精神的标榜和昭彰,不如说是对中国知识产权意识严重缺位的裸露与讽刺。

王冉的文章,首先想到的是如何为山寨所“侵害”的企业说话,得出的必然是上述结论。

我们国家最大的山寨,是山寨汽车。可有人为开一个山寨国产汽车而脸红么?如果国民为之脸红,是不是一些山寨投资者就该高兴地每天都喝高了?山寨咨询公司是不是每晚都要开香槟庆祝?

在中国,所有汽车企业几乎都不想自主设计和创新,都是拆了别人的汽车再做设计。这种汽车制造业的山寨化,才可怕。

再深了讲,牛奶也山寨了,职业经理人也山寨了(留洋后不管是否克莱登回国后都能做CEO),科技人员也山寨了(经过俞敏洪的新东方融一下出国然后再回国,骨子里还是山寨)。官员也山寨(说出国考察实际上是拿公家钱去旅游不山寨不可能)。

那些山寨手机啥,扯到知识产权上,太远了。充其量他们是希望借用一些大品牌,在品牌上走捷径而已。就跟浙江小作坊做阿玛尼西服一样。山寨版红茶,从中国传到英国后,现在反而成了正宗。山寨版瓷器,传到了国外,反而可以再引入中国回抢我们那点外汇。最可笑的是,山寨版火药,传到了西方,竟然拿回来打我们自己。西方列强,谁为之脸红过?

当然,我们的企业家确实该有一份责任和意识,要有自主创新的决心。可看到满国家的高耗能企业,高污染企业,高剥削企业,低利润企业且苦苦挣扎一日倒闭无数,我们的这份知识产权意识,管什么用呢?在理解山寨文化的流行前,我们应该看到总体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们要通过模仿,建立一种自主制造的产品,并服务于希望得到该产品或服务的人群。很简单,没更多脸面上的考虑。

对那些活下来的企业家,每天,早晚,他们都山寨,并快乐着呢。而那些撞破头的企业家,每日,早晚,都想着如何不山寨,如何抢占国际高端品牌的一席之地,结果,白了头发,甚至丢了性命。但山寨的流行,依然固我。

谢文又爆离开一起网 yiqi.com)。按谢文自己的说法是,离开是很早的事情了。原因是没兑现。没兑现投资,没兑现股权,也没兑现给别人的期权。

“很早”。这个词值得回味。

我理解谢文宁愿破坏自己的经理人形象也要出走的理由:兑现。因为今天刚起步你不兑现,一旦成功,兑现的可能将变成万分之一。

中国小企业不容易壮大,创业企业经常兵败如山倒,与创业者始终得不到制度保障,创业伙伴常被理解为打工者不无关系。

我们国家为何没有竞争力?不是因为中小型企业太多,而是有活力的中小型企业太少。更多本来应该有活力的中小企业突然变身大型企业,实际上并没多少竞争力。为什么?不重视人才,不重视企业竞争力,只重视人才成本,重视价格,则永远处于“制造业”这个对低级层次的竞争。即使在IT产业,我们国家的诸多看起来足够和美国大公司媲美的企业,依然奉行的是“人海战术”,也即低人力成本战略。而低人力战略的最基础体现就是不去创造,而是复制,盗窃,偷袭,靠人多力量大。百度很优秀,其拉广告的策略依然要靠电话销售,不厌其烦的人力在背后支撑一个成长的数据。阿里巴巴也一样。

要知道,未来企业竞争是全方位的竞争。你光知道制造,一双鞋做出来卖到美国也就2-5美元。而在美国则可买到20-100美元。你利润再高,你也只能在2-5美元的制造环节所产生的利润区间打主意。这样,我们的企业主们经常剥削员工,延长劳动时间,不给兑现薪酬和保障,甚至给职业经理人变身的合作伙伴也是胡萝卜伺候。这样,聪明者从一开始就躺倒不干了,免得爬起最终还是要落得一个躺倒的命运。不如趁早躺下。

很多人,很多企业,实际上在这种环境和生态规则下,“很早”就躺下了。

(via kangblo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