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6-29

  朋友问我,你看好政府出面做搜索么?我问,哪个政府?他说,就是政府出面组织商业网站出的搜索引擎,就是人民搜索。域名叫goso啊。我还真孤陋寡闻了,他们出搜索,也没跟我打招呼啊。因此,我就用百度去搜了搜,还真不错。

  goso好啊。你看,go=去,so等于搜,就是去搜嘛。你们不懂英语,就说人家的域名不好。再说了,go不就等于 google么,google 后,so=因此。你以为人家花大价钱雇的都是草包呢?再说了,狗也是中国12大生肖之一嘛。多可爱啊。狗去搜,是不是。跟让狗去捡骨头一样,跟摇头晃脑的哈巴狗一样,多听话。

  但我一直想不明白,Google如此强大的技术积累,到了中国都被百度逼得没招了,在中国,谁还能靠行政力量或非市场因素,让全国网民用别的搜索引擎不成?那再花钱搞搜索引擎,除了制造GDP和部门收益外,还能制造出什么东西出来?

  写到这里,我忍不住想起一个词来,那就是“领导的互联网意志”。以前总有人批评企业搞信息化的,最后都变成一把手工程,做是做了,就是不用。花了企业的钱,也雇了所谓的CIO,信息部门也成立了,但企业就是不知道如何跳变,如何用好信息化来改变商业流程。结果,有了信息化,人还是僵化,甚至产生对信息化的抵触。不过经过十多年的变化,企业的信息化推动还是颇见成效的。虽然“一把手工程”颇有贬义,但既然工程之则安之。

  政府的互联网商业化,则要倒霉和无效得多。估计,除了用行政手段,这些网站几乎无法生存。这其中的“领导的互联网意志”,就纯粹是一个贬义,甚至笑话了。

  领导的互联网意志之一:他有我也得有,他强我也得强,不挣钱也得上,做不好是别人的事不做就是自己的事,钱我们有的是不怕,在我这里没有互联网规律可言,遇到问题我给你打报告上去,三个亿不够给你加三个亿,搞不过他们能不能买下他们,不卖那就封了他!

  领导的互联网意志之二:我做不好谁也别想做好!有政治风险吗那就先不犯错,十年回报我这里没听过我只要2年就回报,对手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依李部长的指示办,媒体好说人民日报来报道,发布会找人民大会堂请500记者。给我配台苹果电脑装好 vista系统,留下20%的招待费用,出国考察的发票找小王报销……

  领导的互联网意志之三:领导爱办网站就跟领导爱泡脚一样都是源于一种生理需要;领导办网站就跟泡脚小姐一样她总爱打听老板的职业却总被骗;领导自己从来不上自己的网站就跟泡脚店老板不爱泡脚一样;出了政治问题就是泡脚店遭遇扫黄打非;除了经济问题就是泡脚店老板携款潜逃。门前霓虹灯就是那些许可证。

2010-06-09
       汉王董事长刘迎建http://t.sina.com.cn/liuyingjian5月17日 17:55 在新浪微博发布了一条新闻:“明天汉王将发布两款TouchPad平板电脑,可以说这是汉王除了电纸书以外的另一重要产品。有人问我TouchPad怎么与iPad竞争,实际上这次的产品采用了微软和英特尔的最新技术,以及汉王的手写输入技术,商务办公的话我们很有信心。欢迎大家体验。” 紧随其后,他又在5月27日 21:33传递了另一个消息,“刚与贝塔斯曼联合主席讨论在美国ipad对kindle是否有所冲击,回答是美国出版商同时给ipad和kindle提供内容,两者下载量比例为1:5。”最近的一条则是6月7日 11:23发布的:“很多人说汉王电纸书贵,这主要是跟很多内容少、功能少的产品相比,这周,我们6英寸的新款电纸书F30终于上市了,预装图书3000余册,带五大字典,售价不到2000元,大家拭目以待吧。”
 
        刘迎建的微博聊聊数条,就把汉王想跟ipad竞争的野心给写了出来。似乎中国的很多企业,都在跟iPad较劲。这是好事情,也是好想法。虽然看起来有些自视甚高,但在电子书和平板电脑这两个关乎文字阅读和简单商务以及娱乐的方向,汉王似乎比较算是走在了国内同行的前列。传说中的千亿市场,汉王虎视眈眈的原因何在?(关于平板电脑的热潮,到今天已经有多家国内企业都发布了新产品。)

      网上谈汉王具有的平板电脑在手写识别和多点触控技术上的优势的文章一搜一大堆,包括外界宣称的汉王平板电脑内置了“400本电子杂志,2000本电子书以及价值时代光华管理的正版视频教材,在内容上下了大工夫”。这种内容的预制,不用多说什么。这里只说说,汉王想要在国内保持先机,该如何做的问题,特别是可扩充方面,是否做得有比ipad更适合中国用户。

      面对汉王自己的电纸书,汉王出平板电脑,必须和已有的电子书的产业链结合起来,而不是颠覆到已有的电子书的市场。有人说,ipad一出,kindle就大受影响。这是一种误解。刘迎建发的一条贝塔斯曼关于ipad和kindle市场的1:5的微博,也证实了这一点。因此,汉王要保持电子书和平板电脑的协调发展,必须不打内战。要保持电子书的开放性,做到以服务为先,而不是一个阅读器或平板电脑的体验为先。盛大最近推出的一人一书OPOB基金计划,走的就是一条开放性的路子。

      另一个问题,国内平板电脑的软肋是,这是一个缩减的PC,是一台简化的笔记本。而ipad是一个平台承载器,是iphone基础上的appstore的承载器。因此,汉王的平板电脑,一定要在应用商店上下功夫。未来的iphone os和android在应用商店上的竞争,我们的企业一定也要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汉王宣称的移动图书馆、移动商学院,虽然还刚起步,不管未来发展如何,但至少走对了方向。而单纯的卖硬件,是一项辛苦活儿。

     除了阅读和上网,平板电脑的商务功能必须充分释放。平板电脑要发挥PC的一部分功能,甚至在某些时候要做到替代。苹果乔布斯自己也说,“传统计算机跟平板计算机的区别就像卡车跟汽车的区别,未来大部份的用户只需要平板计算机就可以应付其所需,但仍有少部份人还需要一台传统 PC。对我来说,传统 PC其实就是台卡车。”

     平板电脑的原义是移动商务PC,因此商务人群是最大的潜在消费群体。汉王将TouchPad定义为新商务平板电脑,使“新商务”人群在工作、学习和娱乐之间寻找平衡点,在移动化、易操控、手持、触控等需求基础上,平板电脑的特性才足以发挥。这就是汉王的“野心”。

当然,我说的野心,基于汉王的技术先机,要考虑中美环境的不同。尽管有商务PC、游戏PC、学习PC、家用PC等等细致的分类,但中国的消费者真正意义上将工作、学习和娱乐完全分开的,少之又少。你中有我,我中有他,才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互联网使用情况和美国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因此在国内,必定要有结合和创新的能力。在商务应用为核心的前提下,学习、游戏,娱乐等方面,同样不可偏废。卖硬件的同时,提供内容服务,只有这样,汉王在平板电脑市场上的野心,才能算是真正占用先机。

2010-06-04

  昨天在网上,跟一位朋友聊到了 一个话题:

  各地弱势群体跳楼事件此起彼伏,工厂罢工事件也开始群体性突发出现。这个社会似乎却全然见不到这些崩溃的迹象。依然歌舞升平,依然在国际上行使着狠角色的职责。媒体失声,泰兴屠童凶犯已经被执行死刑,但受害的孩子依然不见任何媒体报道。家长如何,孩子安危如何,家庭如何。一切的一切,似乎预示着,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我在听《狮子王》CD,回味 1994年那个黄金年代,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黄金年代。快20年过去,不光黄金不再,黑暗已然来临。年轻一代,85后,90后,已然对社会充满了失望,失去了力量。

  但,有人不这么看。他们恰恰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他说:

  “我同学2004年60万房子买了,现在250万,他是制度的受益者,他没觉得黑暗,失去力量”

  “我同桌2005年买了房子 70万左右,现在房价300万左右,他正在准备买第二套房,也没觉得咋样,过的很幸福”

  “一姐们,嫁了个男生,家里一口气在北京买了N套房,哈哈,他们都是现有制度的强烈支持者。”

  “这类人一旦达到一定比例,那这个社会是否黑暗,就是他们说了算。”

  完全虚无的回答,我也只能哑口无言。

  想一想,黑暗时代的人,可曾说过自己所处的时代很黑暗?

  为什么很多人感受到这个时代是最幸福的时代?是因为不小心,他们押宝庄家,而被庄家不小心划到少数可以赔钱的这一撮。赌桌上,不可能只有庄家一个人赢。但他们忘记了,这个庄家最容易变脸,最琢磨不定,且几年一变,越变越不可理喻。而且这群人坚决不同意,那些不赌的人,生存空间的逼仄。

  他们看不到跳楼的人被压迫,看不到被推倒的一栋一栋被挂号为钉子户的楼房,看不到上访无门,挨打被关的群体。看不到媒体禁身的那个现状。他们只看到了资本的长袖善舞,只看到了既得利益者的沾沾自喜,甚至富豪们的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被幸福,他们被尊严。这就是幸福时代?

2010-06-03

  著名专栏作家,南都特约娱乐评论员周黎明写了一篇对比中美两国相亲节目的文章 http://gcontent.nddaily.com/c/82 /c82864f384d7a8f6/Blog/0ad/31356c.html),很有看头。他在文章末尾有一个短评,如下:

  总体而言,美国的相亲节目要比我们的历史悠久,创意多样。还有一个重要区别:美国节目往往主打相貌和性格,轻视财富和职业。如上述《诱惑岛》,最终参与者个个回到原配身边,以此证明传统价值的宝贵。基本原则是:年轻人可以迷途,但必须知返。相比之下,我们的节目反而散发出浓烈的铜臭味。但这也符合我们的时代,并使得节目更有看头。

  其实,这股铜臭味,正是中国非诚勿扰类节目火爆的原因。当然,不是唯一原因。那么,中国电视相亲类节目,火在哪里?

  火在价值观颠倒

  中国人见面就问工资多少股票长没房子几套,自然诞生这样非宝马不嫁的纯作秀节目。很多女孩上了节目就说要红遍全球,火成主持一姐,实在不行,就脱衣露肉大作节目外文章,上节目要嫁人,反而不是主要诉求了。本来一个征婚节目,变成价值观颠倒和价值观PK的节目,自然要火。而且这种价值观颠倒,已经屡试不爽可以获得“眼球成功”。比如某演员和某模特,以散发出的艳照门作为受害者的形象出现,自己却在受害完后,得到足够的眼球,反而成为受益者。这种价值观颠倒的个案,结果成为很多人争相效仿的例子。同样的,“导演潜规则”这个令人不齿的话题,结果演变成,你要做过导演,没潜规则几个女演员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名导演。你要是女演员,不说自己被导演官员潜规则,起码也得说自己有被潜规则的潜质,否则,你只能混个龙套,混不来女主角,更混不来大台的热播,更遑论混来大企业的广告资助。中国的电视相亲节目,除了早期的发简历播报个人介绍的外,从国外学来的这种形式的PK相亲,价值观颠倒得越厉害,就越有观众。

  火在消费男色所带来的心理安慰

  经常有人在非诚勿扰节目完后第二天,到微博,博客,BBS甚至饭局上讨论头一天的男嘉宾被女嘉宾灭灯的效果。很多人看时就心生感慨:原来这么牛的人,也被这24个女娃子给灭得一塌糊涂啊。还有人总希望看到女嘉宾像蝴蝶飞在黄油上一样,给男嘉宾留灯,最后男嘉宾又放弃的绝妙场景。但往往,男嘉宾非傻即懵,非蠢即拙,被女嘉宾Pk得稀里哗啦。一个消费男色的节目,被打扮成一个征婚节目,24位女嘉宾,混入几个模特,混进几位演员后,一下子就传染开来。大家都以为自己是模特,是秀场上的主角,是可以消费完男色抹嘴就走的大款。结果,节目的冲突加剧,观众叫好。

  火在主持人和嘉宾肆无忌惮的调侃

  在这个消费男色的过程中,主持人和嘉宾肆无忌惮的调侃,也火上浇油了一把。你不是跑得快嘛,我拉住你。你不是慢腾腾么,我推你一把。赚了观众的眼泪,主持人和嘉宾自己竟然也入了戏,眼泪涟涟,煞是好看。相反,看了一期浙江卫视的嘉宾万峰,以前在广播里调侃男女性事情事整人一塌糊涂,到了电视镜头前,反而一改模样,变得宽容度高了很多,似乎更多了人性的一面。这就是节目竞争的结果。

  火在中国电视节目太落后

  当然,这类节目,能在国外流行几十年,到国内应该会流行很多年。但火下去,还是得拜中国电视节目太落后之赐。中国电视节目特征,基本上是新闻类节目不搞,社会类节目点到即止,体育乱搞,只搞最热门有商业广告价值的,财经类只关注股票和明星企业家炒作。娱乐则以捧人一夜成名为己任。这样的节目环境下,一家人坐在沙发上,除了调到热播电视剧上,几乎遥控器不知道要放在哪里。出来超级女声、非常勿扰这样的选秀节目,自然就吸引了更多人参与。哪怕观众跟节目其实没有什么互动,能斗嘴的节目,总归是有人看的。北京台曾经有一个节目,就是婆婆媳妇家庭琐事的调解,似乎也很能吸引人去看,家长里短的故事,跟电视征婚其实并无本质区别。都是盒子里,一群人在漫无目的地乱说,神经质的节目,能让观众平稳自己的心态,一个晚上的电视时光,就打发了过去。

  如果新闻类节目真正播好的新闻,电视新闻跟互联网新闻一样,互动快,节目信息源多,相信更多选秀类节目会慢慢被新闻类节目所淘汰。大家应该还记得,非典和五一二,虽然新闻已经被截肢得只剩下一条大腿,未见全貌,但总归是吸引了我们大家的眼球。但我们也知道,电视新闻放开,这不现实,所以,选秀类恶搞类节目,依然可以火下去长期火下去。

  前几年选歌手,现在选嫁人明星,也很好。和谐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