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7-26
keso在最近的一篇博文《三言二拍:创新者的杀手?》中写道: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搜索过腾讯公司的专利,腾讯一家的专利申请数量,可能远远超过国内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总和。你可以亲自来比较一下,试试把“腾讯”替换成任何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名字。顺便再比较一下GoogleYahooAmazon,腾讯也一点都不逊色。

     这个以数量来论创新的提法,并不很妥当,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多数人对专利的理解。

     专利只是有钱人的游戏,看到腾讯数千专利,大多数并非什么有价值的专利,不过是一种商业竞争手段罢了。有创新的,有时候也不一定非得表现在专利上。很多顶尖学者的论文,早早地公开了,永远不可能成为专利,而是用自己的创新,推动了一个产业的发展,为社会的发展注入了活力,但不能以专利多寡来论。以腾讯的财力,它任何一个产品,都可以找到一个方向,去申请“所谓的专利”,只要绕过别人已有的专利权利要求就可。以专利数来判断腾讯就是比国内其他公司更有创新,就跟黑社会数马仔个数一样可笑。

     专利并不能光看数量,还得看质量。显然看所搜索到的腾讯专利第一页所见,多数集中在输入法,软件安装方法,媒体播放器等领域。每一项专利,实际上都是在尝试绕过别人的专利而玩的商业竞争的手段。这样的每一个专利,和创新无关,和竞争有关。

      腾讯的每一款产品,都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做的抄袭。不管抄袭的效果好坏,他最终还是抄袭。从抄袭ICQ成立OICQ伊始,就注定腾讯只能在这种发展轨迹上发展。他之所以发展成为中国最大全球老三的互联网公司,跟中国互联网用户数量有关。中国全球最大互联网用户市场,腾讯又是IM这个稳定商业链条上最大的市场份额,垄断了全国用户的IM。即使从低龄低端开始占领市场,但每一个低龄和低端的互联网用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总归要成长,总归要跟不低端的用户沟通交互。腾讯有市场用户推动,自然有抄袭并踩死别人的机会。

      中国互联网一贯就是从抄袭起来的,不独独腾讯一家。无耻的腾讯,打死的是小抄袭鬼,但靠抄袭想成永远的霸主,显然是太过乐观。google之打败yahoo,苹果之施压微软,应该是腾讯引以为戒的案例。(keenkang 100725)

  二十年前,在北京站前广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个老太太。她左手拿着一个编织袋,右手是一个竹夹子,俨然一个拾荒者打扮。跟现在一些胡同老太太戴着的写有“首都治安志愿者”红箍箍不同,其时的她,左手上并不佩戴明显的红色袖章。一旦有游客朝地上吐痰,她老人家就会准时出现在你身边,边掏自己的红箍箍,边说,罚款!罚款!五毛,五毛!我盯你老半天了!游客往往一脸无奈,但面对这种阵势,也只好乖乖交钱,低头走人了事。老太太边把钱收起,边把红箍箍也装兜里,盯下一个。

  这样的场景,在当时的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能看到。如今,这样的情形有了改观。一个是大家素质有了提高。虽然满北京城到处是灰尘,我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有吐痰的冲动,但毕竟有电视教育,国民素质也大大提升,在大街上想要抓一个随地吐痰的,还真不是那么容易。二一个是,你抓半天,就罚人五毛,积极性也没有,晒半天,罚来的钱还不够自己买瓶水喝呢,老太太政治责任感丢失,经济需求取而代之,谁吃饱了去盯人吐痰。况且也没人发工资,盯吐痰的老太太,早下岗了。

  但没想到,在抓卫生文明领域已经消失的事情,在其他领域却死而复生。

  第一个就是,去年上海搞得沸沸扬扬的钓鱼执法。所谓的钓鱼执法,就是在你根本不具备犯错的条件下,制造条件让你犯错,然后用所谓的某个法规法律条条框框,给你罚款。这种罚款,可不是罚个五毛一块的了事,最多可能达到20万。查一下“钓鱼执法、黑车罚款”,你就知道盯吐痰者的动力,全转移到搞创收身上。被执法者,有100个不愿意,也翻不过那些执法者的掌心。因为他们不光有红箍箍,还有执法车,还有条例,甚至能动用到警察为自己撑腰。跑黑车,我让你跑。

  今天看到另一个新闻,则介于钓鱼执法和红箍箍之间。

  据北京台新闻报道,在国内某机场,监控摄像头发现一个小伙子(小贼),三天没吃饭,在机场睡觉,就喝点水,三天啊,三天里,机场的警察通过摄像头盯着这个人,看他不吃饭,等他犯罪……。三天后,终于,这人忍不住了,拎了一个旅客的包 …… 早就埋伏在旁的便衣警察蜂拥而上!

  看完这个新闻,我立即想到20年前北京站前广场的红箍箍。还有比这还没人性的事情么?老太太红箍箍都不等着你吐痰罚款了,我们的警察还等着人犯罪!转而一想,这样的事情,难道还少了么?钓鱼执法不是最近才有的事情?警察和赞美诗中的故事,不也是常有的事情?

  我只是希望,这种介于钓鱼执法和红箍箍之间的人生杯具,能越少越好,并最终绝技。其实也不难,只要有人从摄像头外走入摄像头里,给小伙子一杯水,一片面包,也许一个人的一生,从此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