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9-16

    2010夏季达沃斯于2010年9月13日-15日在天津市举行。上图为创新工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李开复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判断总是对的。他来到中国,或者说回到国内,恰逢中国经济大发展的十年。也是跨国IT公司需要进入中国的十年,更是互联网在中国大发展的十年。从微软研究院的建立,到谷歌中国的成立,让开复的经验有发挥的余地。

  再一个十年,是移动互联网的十年。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起步的十年。谷歌受制于中国企业,更受制于政策,开复以中国人自居,离职谷歌创办创新工场,立足于帮助中国有梦想的年轻人和团队,成就中国未来十年的大公司,属于敢做梦的人。也属于《盗梦空间》里说的,做梦就要做大的那些人。

  今天,李开复在天津召开的达沃斯夏季论坛上发言,说中国在未来50年甚至100年也不可能出现苹果或google这样的公司

  我们不容忽略下一个苹果、下一个谷歌可能会出现,我觉得大概不会在中国、不会在亚洲出现,更可能会在美国出现,因为美国的那些企业家由于他们的教育背景就可以跳出框框去思想,所以这方面美国是远远超出其他国家水平的。我们昨天参加了一场会,我们在想什么时候大的发明来自于中国,我想大部分中国人都会同意会对最终用户和企业带来价值,但是至少50年、100年内都不会出现一个苹果或者谷歌,因为中国想要这样做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教育体系。这么大的国家,这么智慧的民族没有产生苹果或者google公司很可惜,这涉及到整个教育理念,中国的教育是让学生怎么样算一个三角型的面积,完全可以给你说是哪个公式,问他为什么去算?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怎么样去改变?简而言之,就会把它废除了,美国这个教育系统是最好的,我个人从11岁开始在美国上学。但这样做就会失败,因为中国应试教育文化有三千年的历史,中国很早之前是科举制,这是中国人深层次相信的概念,他们认为背东西是一件好事。

  苹果和google都是创新公司的代表,但苹果和google的成功,绝不仅仅因为他们做出了比别人更大的创新。以苹果公司为例,苹果的图形化操作系统算是大大的创新,但苹果最近几年火爆得一塌糊涂的ipod和iphone,都不能算创新。Ipod来源于别人的mp3播放器,只不过做出了一个更简单的操作界面,放了更大的存储硬盘。不过是解决了mp3盗版的问题。Iphone也来源于nokia和黑莓等手机厂商,不过是移动终端到了一个时期后的产物。如果说iphone是创新集大成者,也许被锁住了的那种酷酷的感觉叫创新。Google也一样,在google之前,就已经有雅虎和ask等搜索引擎,已经有很大的市场份额。不过google引入了pagerank,让搜索做得更好而已。算不算创新,只能说改进。或者google的adsense系统,搜索广告系统,也不是google第一个开创了。有被yahoo收购的Overture所创造。

  开复看到google和apple的大成功,因此都归结于创新。而判断中国50年出不了苹果这样的公司,又归结于创新不够。创新不够,又归结于教育问题。我不清楚,开复到底谈的是创新,还是教育?教育和创新有必然关系,但和出现苹果和google这样的公司没有必然关系。教育好了,创新有了。如果没有良好的企业发展制度,中国照样出不了苹果和google这样的公司。出不了好的公司,只能靠垄断来做大公司,靠国有来垄断资源,才是出不了google,微软,苹果这样公司的第一个原因。看看中国的创业板公司高管,一旦公司上市了,就迫不及待地要辞职,以规避上市前定下的离职后半年方可套现的限制,他们多有创新啊。

  开复立足于创立中国最有创新企业的孵化器,这是一个好的想法,也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但开复不应该只看到别人的成功公司的创新基因,亦步亦趋。而应该找到一个从未有过的市场,找到用户还未享受过的服务。在这些领域,做真正的创新。否则,面对抄袭和山寨,开复的创新,最终会被“教育”掉的。

  另外,我一直觉得夏季达沃斯论坛是一次扯淡的论坛。不过是让有钱人暴发户承办的一次酒宴。一个发展中国家,不想着百姓生活和社会公平公正这些微观问题,着眼于在国际上大谈特谈高谈阔论一些宏观话题,实在不值得。问题要靠不断试错中解决,经验要靠真心学习引进中获得。如果抱着只谈不做的态度来讨论百姓民生问题,不如自己关起门来,开个会,算了。

2010-09-15

  坊间传闻:浙商创投经理透露阿里巴巴要回购雅虎手中的全部阿里巴巴股份,价格是80亿至110亿美元,而这其中近100亿美元的资金来自农业银行和工商银行,阿里巴巴CEO马云付出的代价是,向两大国有银行出让大部分支付宝公司的股份。

  而此前的消息是:阿里巴巴 Alibaba.com)CEO卫哲9月10日表示,阿里巴巴已不再需要雅虎,因为雅虎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搜索引擎技术。卫哲在接受采访时称:“我们为什么需要一家没有业务协作或技术的金融投资者?雅虎发生的最大变化是,已不再拥有自己的搜索引擎技术,这是我们双方合作关系不复存在的最大原因。”

  目前,雅虎是阿里巴巴目前的最大单一股东,拥有阿里巴巴约39%的股份。2005年8月,阿里巴巴、雅虎进行了一场交易:雅虎以10亿美元现金、雅虎中国业务,置换阿里巴巴集团约40%的普通股。而阿里巴巴当时的目的是以此整合雅虎中国网站资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搜索业务。但阿里巴巴上市公司CEO卫哲近日直接对外表示,雅虎已不再拥有自己的搜索引擎技术,阿里巴巴与雅虎合作关系的基础已不复存在。

  目前阿里巴巴B2B业务已在香港上市,市值约100亿美元,许多投资者希望支付宝和淘宝也能上市或注入上市公司。雅虎目前却每况愈下,市值从2005年的400多亿美元萎缩到现在的不足200亿美元,是阿里巴巴的股份给了雅虎股价很大支撑。雅虎近期表示,很乐意持有这些股份,并期待支付宝和淘宝上市。

  国外媒体的评论,傻子才会把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给退回去呢。想着淘宝和支付宝的未来,就是到了砸锅卖铁的程度,雅虎也不应该被阿里巴巴给晃点了,真退了股份。

  阿里雅虎的股权难题,其实透露的是中国互联网价值的难题。当年,阿里巴巴能忽悠到雅虎的十亿美元投资,是多么风光无限的事情。想当年,国内上市公司多数市值在十亿美元上下,没有一家是百亿美元级别的。就是马云刚做梦,他当时也没想到要做如此大的梦。要知道,做十倍的梦,必须要有多大的胆略。而低看中国互联网的价值,不光是中国人,美国人也低看了。但超过3亿互联网用户后,中国互联网价值才呈现。特别是7亿手机用户可能未来触发更大的互联网市场后,占据着娱乐和商业两端的QQ和阿里系,几乎所有投资者都在做大的梦。

  老想着退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2010-09-13

  《中秋将至,请谨慎送礼》

  作者:南瓜小女

  昨日新华社通稿,谈及某基层女干部,想着中秋将至,准备给省城领导送礼,经过小组讨论,慎重拿出两套方案:如果领导不是很热情,送土特产;如果领导很热情,送购物卡。第二天,女干部进城,先在丙宾馆开好房,打扮妥当,来到领导家。领导看到来自家乡的女干部,倒茶递水的,很是热情。女干部决定送卡,边喝茶,边紧张满头汗,临出门时,掏出卡放茶几上。说,没什么好东西,这是一点心意。领导推辞,做批评装。抓住女干部手,作势要把卡塞回女干部手里。女干部挣脱,逃回宾馆。到了宾馆,拿卡开门,却怎么也开不了房门。原来刚才一紧张,送的是宾馆房门卡!让服务员开了门,一夜,无眠。她没睡好,那边,领导更没睡好…

  这个故事情节不复杂,地方干部为了表示对老领导的慰问,中秋佳节,送点土特产和小礼品实属人之常情。虽然国家三令五申,不能借给领导送礼之机,给自己要好处,给地方求实惠。但这名女干部经过民主决策,给领导送礼的做法,并不属于贿赂的一种。当然也谈不上买官卖官。只是在节日之际,向领导汇报一下家乡的变化,以及自己工作的成就。为官一任,还被地方老百姓和基层干部记挂,就是一个好官,是一个值得鼓励和学习的尽职尽责的地方官。

  但这个故事最后急转直下,乃是女干部送出的是一张卡。这和送土特产性质完全不一样。一张卡,价值可大可小。小的也许就是一盒月饼的购物卡,大的甚至数万,数十万甚至数百万,数千万。我们国家很多领导干部,就是在这样的糖衣炮弹下,给腐蚀,变质。买官卖官,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为党抹黑。即使这张卡只有区区一盒月饼的价值,这张卡也可能成为一个官员变质的导火索。有多少大贪官,都是因为被家乡地方干部给侵蚀开始。又有多少巨贪,第一次贪污也许只是从一个部门的餐费、礼品费、着装费开始的?

  这个故事中,虽然领导干部一开始是拒绝这张卡,而且很坚决要退回。但女干部懂得官场潜规则。送完卡后,并未提出具体要求,而是夺路而逃。这是贿赂官员最常用的套路。夺路而逃,或者腐蚀官员家属子女,是一种迂回的战术。领导干部吃请习惯了,收一点小礼品,似乎也很正常。领导推辞,表明还有一定良心。但看着女干部坚决和诚恳的态度,一咬牙,收了。这就是沉入深渊的开始。很多被处理的腐败干部,最后都会说:悔当初……

  这篇稿子最后的精华,在于女干部匆忙之中拿错了卡。把自己宾馆房门卡当做礼品卡给送给了领导。这时候,女干部倒没想这么多,充其量是担心领导批评自己毛糙,做事情不得力。但老领导一夜未眠,则是内心在费思量的表征。如今,性贿赂成为一种新的贿赂形式。送宾馆卡,不就是一种暗示么?这位领导胆子还没这么大,更多情况下,性贿赂的成功率比这个高。一送就准,一送就灵。看看这么多倒下的官员,有90%有情妇、二奶,甚至其被拖入腐败的深渊,都源于一开始的性贿赂。

  一篇小小文章,反映多层次的官场腐败问题。值得我们深思。正所谓,中秋将至,送礼需谨慎。

  2010年9月9日,搞笑和老大之作,请勿当真。

2010-09-09

  徐志摩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我说,这是徐志摩在做梦。做梦就可以做到,为一个人,忘记自己。只为追逐这个人,不求曾经拥有,不求是否爱我,只求,从后面飘过,在雨巷等过,在树下坐过。在你梦里,有你有他,遇到而不知。

  美国《时代》周刊有一个说法说,你梦到一个人,是因为被梦到的人想见你。这跟做梦还是一样。你梦见她,她并不知道你在梦她。何来被梦到的人其实是想见你。比如一个做财富梦的人,梦见比尔盖茨,岂敢说比尔盖茨想见他?莫非比尔想见他,让他死后捐出所有财富?

  梦,是谁都有的。有的梦在梦里会笑,梦后会哭;有的梦在梦里着急会哭,醒来会笑,会欣慰,还好只是一个梦。有的梦,把你的神经和身体搞得一塌糊涂,但醒来,什么也记不住。有的梦,在梦里改变你的想法,醒来后,却记不得梦是如何改变你的想法的,只是你相信梦的部分真实,你就真改变了想法。

  如果说做梦梦见一个人是这个人想我的话,我经常做梦梦见一些故人。如果这些故人真是想来看我。他们不来,只是不愿意付诸行动

  特别是我这姐姐,那姐姐的,白梦你们了。哼……

  还经常在梦里不心甘这姐姐那姐姐嘻嘻一笑就跑个没影,就使命地花了心思想要重新把梦做一遍,结果又梦岔了,跑别的梦里去了。

  常做无聊的努力,最后把梦给整醒了。所谓的穿越了一遍。有时候好梦都记得清晰,跳下床来想把比哈利波特还精彩的梦境记下来。但拿起笔来,记录下开头后,思维又慢慢绕回去,短路一般。写到百十来字,梦又淡下了去,慢慢没了一个清晰的梦。

  所以,最好是家里有个记梦的人和记梦的机器。那样,就很幸福。《盗梦空间》里有一个机器,可帮助一个人去盗取别人的梦,或把梦注入别人的梦里,就忍不住想,我们自己何尝不是在尝试盗取自己的梦,或把自己的梦,注入别人的现实里。《盗梦空间》这个故事,甚至可包含在一个人的梦里,或白日梦里。既然做梦,就做大一些。宇宙,何尝不是由每个人的梦境组成,不过是大家用一种方式,分享了各自的梦罢了。

2010-09-06

  陈晓和黄光裕国美控制权之争,终于让中国民营企业的资本治理,赤裸裸地暴露在聚光灯下。很多人在国美之争中,被陈晓和贝恩资本方炮制的“现代企业治理”理论所迷惑,认为黄光裕大股东权益远低于更多股东的权益,完全可以把大股东拉下来,通过引入新的股权结构,稳定经理人治理结构,变身“现代企业”。

  因为资本的冷血,资本玩法的冷血,资本的逐利,让本来拥有大股东地位的“资本一方”,竟然要被把持着董事会玩法的逐利的另一方给驱逐了,难道这是完整的资本玩法么?

  国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本来就是一家完整的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的公司。经理人为了股东利益和公司发展,引入资本合情合理。只要引入的资本不要干涉企业正常运作,稳定的职业经理人能够保持经理人职业素养,讲道德,上市多年的国美,理应获得更为稳固的发展。

  但国美遇到的陈晓却并不是一个很职业和讲道德的人。

  2006年,国美收购永乐电器。永乐创始人陈晓被国美电器的董事会任命为总裁。黄光裕对陈晓的厚待,尽人皆知,而陈晓也尽可能地发挥他在家电领域的经验辅佐黄光裕。

  但好景不长,2008年底,黄光裕入狱后,2009年1月陈晓出任国美电器董事会主席,兼任总裁而发生改变。该段时间,因国美电器应付票据及银行借贷高达86.57亿元,仅有的30.51亿元现金流远远不够,同时,国美46亿港元的可转债快要到期,国美遇到了“莫大的财务危机”。这时,陈晓决定引入贝恩资本。而黄光裕方面并不认同这次融资,表示了异议。贝恩资本开出的融资条件太过苛刻,几乎足以致命的条件。而当时也有众多的国外投资者对国美此次融资非常有兴趣,融资条件也比贝恩宽松很多,但都被陈晓拒绝了。

  在与贝恩之间的融资条款主要有:贝恩获得三个董事席位,否则将获24亿赔款;稳固现有治理团队,如已有三位执行董事有人出局则算违约;陈晓以个人名义担保,如陈晓出局则担保失效。这种限制性条款,只对大股东和上市公司做出限制,对贝恩资本却没有任何限制,因此引发了长达半年的争斗。除了引入贝恩资本,陈晓还引发了股权激励,给旧有管理层每人发送1000多万股股权,几乎用纯粹收买人心的办法,让黄光裕旧部倒戈。这一假借公司治理通行做法的方式,让很多企业人所不齿。这种不看业绩,只是收买人心的办法,完全无视股东权益,在国外少见,国内也不多见。

  据统计,陈晓方持股加上贝恩转股后的10.81%的比例,双方的联合比例已经达到16.5%。而大摩和摩根大通两者17.33%的股权,一旦联合将高达33.83%,与黄光裕一方所持35%左右的底线股份接近。

  作为职业经理人理应代表大股东利益,作为坐镇在鹏润大厦代表国美企业发展一方的执行者陈晓,理应做好国美公司事务的管理,以保证股东利益,特别是大股东利益。但陈晓在冷血资本的撑腰下,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忘记了自己该代表谁,打出了一套太极拳,让很多人几乎要忘记公司治理,忘记企业管理,只好从道德入手,笑看陈黄之争。

  从贝恩资本在国美之争中的角色来说,可看出冷血的资本实际上是对中国企业经理人道德养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009年,陈晓如果不引入贝恩资本,以国美利益引入其他多方融资,也完全可以自解困境。但恰恰引入了一个看似救人实则毒蛇一样的资本方,让陈晓觉得自己羽翼渐丰,丢了黄曾给予的信任,最终让国美陷入大股东要抢夺控制权的境地。三条苛刻的限制条款,绑架国美董事会,几乎从一开始就违背了投融资业界的规则。资本不应该从一开始就觊觎国美的控制权,对企业的控制,必须确保自己利益受损时才可触动。如果一群道德养成不够的职业经理人,配合别有野心的投资方,完全无视大小股东的权益,乱用股权激励,在企业遇到困难时,引狼入室,则中国企业永远无法真正进入一个良性的治理循环,只会引发股东之间的争夺。影响到家族企业引入职业经理人的动力。

  陈晓与贝恩资本的联合,苛刻协议的背后,受伤的只有大股东黄光裕,因此黄在一开始就不同意。一旦国美完全被财务投资方所控制,不要说大股东利益难保,小股东利益又何在?陈晓假借股权激励来笼络国美旧部,实际上已经陷入贝恩构造的泥潭中。用最近流行的电影《盗梦空间》来比喻,陈晓等经理人,不过是陷入一个新构建的梦境中罢了。他们的梦,最终会随着贝恩追逐自己一方利益最大化的新造梦,而醒来。驱逐得了黄光裕,贝恩同样会驱逐其他管理层,包括自以为绑得紧紧了的陈晓本人。而企业管理中,靠业绩来激励员工和经理人的办法,则完全失效。这种失效非常可怕。不光是国内,国外也屡有造假的职业经理人,中饱私囊,却损害投资人利益,甚至直接搞垮公司。都是因为资本漏洞频生,让经理人失去道德,漠视法律,故而胡作非为。

  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陈晓以苛刻条款引入贝恩资本,完全可以算是对中国家电零售业的引狼入室。大中电器张大中就明确表态支持黄光裕一方,大概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不希望重演资本压顶的悲剧。虽然贝恩引发的陈黄之争,最终会让更多的企业家和企业大股东谨慎对待融资,起到了一定的免疫作用,但作为中国家电零售业半壁江山和家电零售鼻祖的国美遭遇贝恩,则完全可能让贝恩引导的外资品牌摧垮一半的零售通路。这样做,对雪上加霜的中国家电行业民族品牌将带来致命打击。虽然我们不应该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大打民族品牌,但贝恩资本冷血背后,是一些国际品牌的嗜血。国美推动的家电大卖场在中国落地生根的模式,大大推动了中国人幸福指数的提升,也稳固了部分有实力的家电民族品牌的发展。按贝恩的说法,他们获得最大利益后,必将脱手国美。而接手者,必然是Bestbuy等外资零售企业。家电业不能成为第二个快消业,宝洁联合利华等企业在华并购后对民族品牌的摧毁力度,我们已看得太多。(keenkang 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