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0-18

  

 

  中国前进的泰坦尼克化,必然遇到的问题,最大的成因不是政府,更不什么领导人,而是民众在分配不公下思想所产生的分化。这条装满十四亿乘客的大船,方向错了,必然撞上冰山。船长一意孤行固然有其责任,但乘客自得其乐,还分出个三六九等尔虞我诈,擦过冰山犹不觉得大难临头,谴责船长,还来得及么?

  现在的问题是,船长都怪设计师,设计师怪造船的,互相怪,却连手头的牌局都不愿意停下来,看看有什么办法。

  

 

  中国大多数国民就跟开枪后急速趴在地上的胆小鬼一样,目前并没有弯腰拱起的决心,也没到震后必起的阶段,不过还继续在地上趴着,眼看四方,看哪里有好逃跑的方向。一些人看好了可逃跑的小巷,美加甚至香港都是他们的不二之选。一些人积蓄了力量,捞一把准备全力冲刺。多数人躺着,等下一枪响。我躺着。

  你明明看着身边的贪腐成群,明明知道经济改革的成就会因政治改革停滞不前而毁灭,但想着自己也有吃有喝了,偶尔也能有自由说几句话甚至被参与政治生活了,你就说,好,我忍了。你,就是中产阶级的代言人,你就是意欲参与贪腐的体制外边缘人士,你就是每天喊叫却不知为何喊叫的一群人。

  别去憧憬整改的具体方案,把《宪法》先用起来就行。

  中产阶级是最反改革的一群。这个国家用快速增长的GDP,养活了一堆名义上的中产阶级,同时也就酝酿着更大的政改阻力,在千丝万缕的中产阶级养成关系中,大部分选择利益关系,而忽略掉正义和公平甚至同情心。看看城市人对农村人的漠然,就很可以预测,这种预想中的政治改革,只能是又以新一轮失败告终。

  精英们并没有饿到,他们吃饱了,所以他们的理想,都是空洞的理想。我吃饱了,管你全家饿死。这才是导致这个国家越来越莫名的原因。

  谢亚龙被捕,很能代表中国某类官员工作的现状。派一个看似能力强不腐败的人到一个必定腐败能力无法考核的岗位,不出三年,这个人一定会贪腐,且做出各种应激措施,以掩盖自我能力不足。或自保,或求上级领导保住自己。结果这种关系越扯越荒唐,扯到无法收拾。在这种大背景下,政改是自杀,而不是治病。

  如是以GDP和维稳作为画外音的背景下,政改无疑是一种自杀。谁活得好好的,愿意玩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