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5-27

博客中国的编辑发来邮件,问我对支付宝变身内资的看法。

近日,支付宝股权变更事宜仍在持续发酵。5月14日上午,在香港举行的阿里巴巴公司股东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说,目前做的事情百分之百合法,但支付宝问题还在讨论中,未最终尘埃落定。阿里巴巴与雅虎关系愈发紧张的起因于,阿里巴巴去年已经将支付宝股权转至国内,但雅虎在随后的声明非常不满,称直到今年3月才接到通知,但阿里巴巴进而指出早在2009年7月召开的董事会上就曾讨论并确认此事。多家分析机构说,如果支付宝牌照申请问题因为其身份原因受阻,那就意味着阿里巴巴集团股东将彻底失去未来—-不仅仅是支付宝所可能产生的长远收益,还要包括淘宝网将会受到的冲击和业务下滑危险所带来的利润下滑和估值降低。确保支付宝毫无悬念的获得牌照。这将是确保阿里巴巴集团股东利益的最好方式。

最近的进展是,雅虎从说不知情,到改口说,已经在寻求解决方案。巴茨:与阿里巴巴谈判取得进展 雅虎将获赔偿北京时间5月26日凌晨消息,雅虎CEO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周三表示,该公司正致力于解决与阿里巴巴集团的纠纷;在支付宝所有权转移一事上,双方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和CFO蒂姆·莫斯(Tim Morse)上周飞往亚洲,与阿里巴巴集团及其股东软银谈判。但巴茨承认,这起争端十分复杂。她今天在分析师年度大会上表示:“这件事情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因素,但我们正在取得进展。”

对这类企业股权变化的新闻,我一贯关心不够。一是,股权是一个企业发展的必要条件,股权不明晰的公司,一般都不长久。二是,股权即使明白无误地摆开给股东和公众看,具体到企业内部,怎么处理股权,一般人也分析不清楚。三是,支付宝的股权,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人能说得清楚。所以,说关心不够,实际等于没关系。

既然博客中国的编辑又交了一份家庭作业给我,那我勉强作答,有不妥之处,请读者见谅。

作为外人,只能分析,雅虎为什么就丢掉了支付宝这个孩子?支付宝股权的变更,雅虎是否真的不知道?支付宝这样的企业,到底该不该让外资控制?

曾几何时,雅虎投资阿里巴巴,是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新闻。投资10亿美元,也创下当时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并购记录。随着中国互联网市场用户数剧增,而雅虎面对google、facebook等新巨头的竞争,这个十亿美元的投资,慢慢转变成一个最值的投资。在阿里巴巴上市后,淘宝和支付宝又快速发展的条件下,雅虎早期的投资,价值倍增的过程,也让雅虎对自身价值的跌落有了一丝信心。虽然雅虎在中国业务一直起色不够,但投资确实赚了一笔。因此,阿里巴巴想要雅虎退股,这是决计不能的行为。确实不应该从阿里巴巴退股。这是因为,股权就是股权,股权明了,才是一个企业长久发展的基础。即使是股权模糊的很多家族企业,创始家族的后辈想要重新执掌企业权力,也往往难以凑效。可以让大股东家族保持大股东地位,但要染指企业管理甚至改变企业航线,其他股东坚决不干。第一条,必须股权明晰。

第二条,雅虎为何会丢了支付宝,却全然不知?阿里巴巴想要把支付宝转成内资,这是因为国内牌照政策的限制,想必阿里巴巴不是从昨天才开始谋划。雅虎说自己全然不知,直到今年才知晓,显然有些说不过去。你跟阿里巴巴结婚多年,产子几个,哪个该过继给别人,作为父母的一方完全无知,有些博同情的以为。希望将事情完全转到第一条的讨论上去,这样很奇怪。当然,更主要的目的是,多拿点分手费。

第三条,支付宝这样的企业,到底该不该由外资控制。我不做评价。按理说,支付宝交易记录,就是一个加密的数据,任何第三方都不应该知道。支付宝不应该知道,国家政策部门或银行也不应该知道,雅虎更不应该知道。

如果雅虎阿里巴巴股权争斗的战火继续烧到支付宝上,则会产生鹬蚌相争的结局。其他国内互联网支付企业,正好可乘机找到一些进攻的机会,显然这对占有绝对优势的支付宝,不是什么好事情。

前几天,马云回应支付宝之争:对雅虎没信心。这是比较狠的一句话。也有人说马云转移支付宝,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这棋,有些飘渺。

当你带了孩子去公园,却把孩子丢在公园,你不去想着找孩子,却想着抱怨对方,于事情的解决并无大益。政策红线在那里,孩子依然要送出去,要丢掉一会儿。这时候,骂对方不解决问题,找到孩子,提升各自的利益,才是根本。

2011-05-10

我比较惊奇的是这条新闻里说的,一扇玻璃门价值30万,谁家做得这么贵但不经挤的门呢?

买个苹果产品都能打起来,真想不明白。

很多人说,被打的是黄牛。如果被打的果真是黄牛,还真是自己犯贱没人怜。

从富士康苹果道德瑕疵,到三里屯带血的苹果,为的是什么?谁在制造带血的白苹果?

我很怀疑苹果故意制造稀缺。而被雇的黄牛,实际上并不由自己控制自己抢到的苹果产品,他们必须把苹果产品上交给雇佣他们的黄牛党头子,以换取自己少有的每日50-100元的报酬。

有人说被打的是黄牛,该打。黄牛也是可怜人,每个人一天从黄牛头那里拿不到多少钱。大概50-100左右。有人说我骂苹果故意制造稀缺和黄牛之间并无关系,说我在微博上胡说八道。我没说黄牛该打,是人就不该打,打人的苹果店员更不应该。我不可能糊涂到支持带血的苹果了。苹果制造稀缺,国人啥都要争个先,才让黄牛有了机会。才会酿造被打的悲剧。值得接受教训的,是更多抢着买苹果产品的人,是苹果公司。黄牛今天不抢苹果,就会去抢演出票,也挨打,甚至挨抓。过得是老鼠过街的日子。

对有劳力的黄牛说的是,有功夫去做黄牛,冒着被抓被打的风险,不如去找一份工来做。现在一个泥瓦工这样的工作,一天的工钱是100-200元,不比做黄牛党雇佣的小黄牛差,何苦呢?

对苹果店要说的是,苹果店明明知道有黄牛,从三里屯店开业开始,只要有新产品,就必然有捣乱的黄牛党,为何不做预售,或更严格的限售等方法?

希望,这样的事故,不成为苹果越发制造稀缺的理由。

2011-05-04

在微博上看到太多本拉登的评论,很多很精彩,更多是皮毛。

本-拉登被击毙(1340231)

看着本拉登的微博,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微博上抢救500只狗的新闻。

看起来可生发的东西太多,实际上让我们评说和做判断的材料太少。

本拉登,和911有关,和美国政坛有关,但和中国老百姓的关系,不大。

我们谴责恐怖主义,但这个世界,每天充斥着各种恐怖主义。

有的是别人给予的。

有的是自己给予自己的。

免于恐惧的自由,很难拿到。

有时候,我们知道自己无法免于恐惧。

因为社会制度。

因为政党制度。

因为人性本恶。因为人性贪婪。

看到一条很巧妙的微博,来自@我叫不郁闷

:本拉登与中国研究生:本拉登被炸死消息发布第二天,北京某研究生院的几个研究生抱头痛哭,很伤心。大家问了半天才知道和本拉登有关,他们写的论文题目是《论本拉登逍遥法外与美国国家力量的削弱》。“估计论文没法通过了!写了一年啊!”其中一个哭的最凶。点评:不能一厢情愿的认为有些事情不能发生。

 

这篇论文,和大多数中国人分析事物是一脉相承的。总是从自己的逻辑出发,从结果找理由。结果往往被时间给悲剧了。

我的建议是:@康国平:可以改改题目啊:《论本拉登十年逍遥终被毙与美国政治力量角逐新变化》

虽然是搞笑之评,但实际上很多中国人,做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时间变了,事物判断的条件因子变了, 但他们的结论不变。如果收集的资料要证明的结果变了,他们可以继续拿这些资料,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判断结果。

现在知识分子之所以越来越不受人信任,也跟这样的培养有很大关系。当上面要求说A的时候,明明看到的是B,知识分子很多是一定会说A的,而忽略了B。这到底是不是知识分子的可悲呢?

再对下面比这条微博,可能本拉登引发的一些人的评论,很有意思。

@王小山

:秦晖: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_财新网 http://t.cn/hdkIgf 如果直到现在,中国知识分子还不能认识到中国的根本问题是在于确定一个 “公正的底限”,热衷于派别之争,那么或许在下一次震荡来临时,已经没有人愿意相信知识分子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