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6-28

在互联网领域,特别是中文互联网领域,我最最讨厌牌照,发牌,审批,管制,申请诸如此类的词。因为一旦涉及到这几个词,就必然存在着腐败、竞争壁垒、暗箱操作,以及不当竞争,使坏。这些词,相对应的也就有了突然死亡、关门、撤资、裁员、压制创新和企业倒闭等等新闻出现。

刚刚,有从事LBS行业的朋友,发来一条新闻链接, 《7月1日牌照大限 互联网地图监管“紧箍咒”》让我预测一个事情,街旁网jiepang.com在7月1日大限之前,到底能否拿到所谓的互联网地图牌照,街旁这类LBS网站,如果,万一没拿到牌照,到底还能否经营得下去?

我最不愿意回答的就是一个创业企业的生死。但当我看到诸多创业企业头上悬着一把利剑的时候,我再来做猜测,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

看看新闻措辞,似乎为老百姓提供一个基础服务,就跟抢了某些部门的口袋里的金子一样可怕。

5月30日晚间,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在其官网发布一则《无资质从事互联网地图服务单位通报》,被通报企业涉及网络地图信息、位置定位等多个与互联网地图运营相关的领域,涵盖北京、江苏、浙江等七个省市。值得一提的是,LBS(地理位置服务提供商)街旁网在列其中。

“责令所列46家互联网地图服务网站依法申请互联网地图服务测绘资质。”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在通告中措辞严厉,2011年7月1日后,对经公开曝光仍未申请互联网地图服务测绘资质,继续从事互联网地图服务的网站,将依法予以查处。

而这些似乎注定将“依法查处”的LBS企业中,最可怜的是街旁网(http://tech.sina.com.cn/i/2011-05-31/14375593549.shtml街 旁赫然在列 )。本来做LBS服务,对地图只是一个辅助需求,地图信息只是作为用户进行基于地理信息的服务的补充,对地图牌照的要求也低。但LBS被人称之为有台资背 景,有SNS不利于监管的问题,加上街旁跟很多web2.0网站建立了合作关系,而受到特别关注。今天techweb上有一条消息,《街旁正与测绘局沟通 称拿到牌照没问题

【TechWeb消息】6月27日消息,7月1日地图牌照大限将至,街旁网相关负责人表示,正与国家测绘局积极沟通中,称拿到牌照没有问题。在被“警告” 后,街旁曾表示,公司已于2-3月前向测绘局提交了地图资质申请,但目前尚未获得资质,预计将很快拿到相应资质。有网友指出,如果街旁于7月1日前未获得 地图牌照,意味着不得不停止相关服务。对此,街旁表示,相关负责人正与国家测绘局积极沟通,拿到牌照没有问题。

真是可怜。街旁只是引用了有资质企业的地理信息,却依然要想“测绘局”低头,这种牌照之痛,再次降临中文互联网领域。可悲可叹。

在网站牌照的威慑下,我在想,即使顶着建党节之前,拿到了这个牌照,下一个个莫名的牌照,还会在某个角落,等着你。最可怕的是,我前面已经说过,一有政策 上的风吹草动,那些伤不起的投资人,悻悻然地,散了伙,撤了资,灰了头,伤了心。视频牌照,电商牌照,游戏牌照,多少牌照,让有想法的创业公司,折戟沉 沙。

我想告诉哥们,做LBS服务,你就安心委身于某个巨头吧。这样,就跟因支付宝事件而走到大众台前的VIE一样。是有人能治你,但你背后有个靠山,似乎也治不过来了。

2011-06-24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 怎么看待 6 月 18 号这次京东图书的促销。实际上微博上也有很多讨论。

疯了,要搞死了,危险,看不明白,抢啊,等等词汇,在6月18日在微博上经常见到。

@京东刘强东

:京东618活动简报:收获订单40多万份,订购金额超2亿,已经发货一个多亿,尚有十几万份订单积压,大约三日左右可以处理完毕。不足之处:流量多次超过4个G,服务器运行缓慢;图书备货量严重不足。另外,优惠活动三日后继续,还有百万件特价商品等着大家呢!感谢合作伙伴和网友们的支持!

 

我对这个事件的微解读:Amazon说自己是一家技术公司。京东说自己是一家物流公司,当当和卓越他们说自己是电子商务公司。经过618如此强势销售,以低价获得大量订单,来发现公司存在的问题,才是这个销售活动最大的收获。如果只是看到“低价抢购”几个字,而没看出背后的解bug的决心,其他电商网站,怕只会死得很惨。

我在知乎上的观点,也许每个观点都应该做解释。懒得了,抛这这里吧。

京东的订单系统太垃圾,所以需要一剂猛药来刺激一下。

618彰显了野心,用最少的广告宣传,制造最大的效果,但后台准备不足,负面影响很大,颇有最后一天,8元甩卖的感觉。

竞争对手有压力,也有了信心。让对手知道,低价不是电子商务的唯一。服务和用户体验也很重要。

数十亿现金储备,用钱砸死对手,似乎是很多爆发富的想法。

京东的物流和技术后台,如果能在多次这样的疯抢背后得到完善和提升,则在B2C上,可能会无敌。

去年,京东商城第一次进入图书。这是一个综合B2C转型必须走的一步,我在微博上写了一句:

京东商城在图书市场大打价格战,这是最聪明的举措。经常网上买书的人群,也是有购买力的一群人。用市场换用户和品牌,先期抢市场阶段,每天用20%的应有利润换来一群有购买里的用户,未来则更有增长空间的想象。amazon是一个好例子。都吃不饱的人,谁还买书啊。京东冒险,暂时值得。

我第一次注意京东,是一次去个写字楼。那天在CBD一个写字楼里,看到京东商城的送货员拿着一大包卫生纸四处找一个房间号,我当场被震惊了。电子商务不光普及到每个人,连几乎不可能电子商务的产品都被他们普及到位,这在十年前做电子商务的可能想都没想到。

但我自己第一次上京东购物,还是京东和当当吵吵闹闹快半年后的2011年3月份。第一次上京东商城买书,结果就悲剧了。两本书缺货,在途,我却等它三天。为了出门,还留下现金给人怕送货的突然杀过来,我开着手机怕有些送货的大晚上也送货。今天不相信同城要3天,只好登录网站看,它很冷冷地告诉我:在途。这在途系统做得。(2011-03-25)

京东的订单系统的一个bug,只要订单生成,就没法修改。比如周六在家订单,一般京东承诺1天送货,也就是周日送达,这时候填收货地点是家庭地址,且只可节假日和周六日送货。但如果京东无法在周日送达的话,订单自动变成下周六日送达。如果你没填电话,下周六日恰好家里没人,你这订单又得推到下下周。因为生成完毕的订单,除非你取消,没有修改送货地址甚至付款方式的修改选项。打客服电话对很多对客服电话恐惧感的人,又是一种折磨。如果一本图书在途,那更加可悲。你得不断去登录,查看你的在途货品是否到货,体验极差。

我另外一个朋友,遇到了一次更差的体验:

@吴华轩

:今天#父亲节#,我给爸爸在@京东商城 买了一瓶威士忌。6月15日网上支付、6月16日出库、至今未送到。我登陆京东查询、居然连订单也消失了。想要投诉却因为没有订单号无法操作。邮箱里连订单确认和出库的邮件也没有。现在死无对证、只有银行的支付记录。 太NB了!

 

这种事情京东商城必须严格审查,如此下去,几乎没人敢网上支付了啊。

最后的结果是://@吴华轩:客服电话:那瓶苦命的酒16日一出库就被摔破了、芬芳洒满了京东广州的库房。而京东正忙着接新的订单,顾不上通知我,干脆就把订单给消失了。退款还要等1-5天 //

物流,还是物流。后台系统,还是后台系统。京东疯狂促销的背后,是一个有野心的电商企业,一个从电子商务,不甘心的企业,走入物流,走入仓储,走入全产品的野心。

京东618的低价战,打好了,别人玩不起。打不好,玩掉自己。

2011-06-17

用“契约”来给支付宝问题下结论,可能还为时过早。

支付宝股权事件的核心,不是契约,而是“生存”。
马云的做法确实从程序上违背了“契约”的原则,但在面对死和生的问题的条件下,再一味地讲契约,可能忽略了一个基本的判断:你做还是不做?

很多人担心马云在这个事情中的表现,乃是基于对人道德的不放心。这很正常,如果没有规则来规范企业人的行为,企业没走一步都会很艰难。阿里巴巴从开始做B2B,到现在衍生出做B2C和C2C的大淘宝,做网上支付的支付宝,每走一步,都会遇到政策、竞争和市场淘汰的考验。而对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政策和资本的撕扯,一直都存在。雅虎和软银在阿里巴巴发展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毋庸置疑,但对支付宝必须准确地符合政策,却束手无策,或者说二者只能是一个无解的条件。

生存之不易,往往见风就是雨。在无关国家安全的某些领域,比如网络视频,电子阅读等,一个牌照都能让企业生不如死,本来可以大发展的视频网站,因为牌照,不得不背负沉重的负担,有的出现外资不再投资的情况,更严重的是出现外资撤走的情况,很多网站,本来处于该发力阶段,最后不得不放弃发展战略,甚至无疾而终。“非金融机构支付业务许可”牌照,是比网络视频拍照要求更严格的牌照,一旦大门关上,也许就不再开放的牌照,马云和软银雅虎已经没有时间谈契约和产权,只能按“谈判”来解决问题,似乎也只能是一个事实。

  6月15日晚8时46分,方兴东在自己的微博上表示,“据可靠消息,腾讯财付通的牌照已经收回给央行深圳分行,央行责令腾讯整改,六个月内解除协议控制”。他同时还表示如果这一消息属实,“那大家就不能多责备马云。请大家考证。可能这场风暴要席卷得更大了!”财付通方面赶紧发出三项声明,声明指腾讯财付通牌照已被央行收回一事纯属谣言,央行从未作出过类似通知。财付通自2006年开始就是纯内资公司。内部从未有过协议控股这一概念,也不清楚这一概念由何而来。紧张情绪,可见一斑。

而马云在同一日,针对财新《新世纪周刊》胡舒立财新观察文章《马云为什么错了》做出的反应,则更是直接把支付宝事件的来龙去脉给兜了出来。等于明确了财新上一期文章《支付宝转移真相》的判断。即雅虎和软银不是不知道事情的紧迫,也不是没跟阿里巴巴集团讨论过,而都是“最后一分钟放弃”讨论。很多人一直认为的“协议控制”实际上也无法实现,软银更是以沉默作为态度。如此情况下,继续纠缠产权和契约,事情无法再进行下去。动不得牌照,只能动结构。

面对支付牌照,紧张的不止支付宝一家。比如在马云和胡舒立对话的同一日,新京报的一篇报道,《银联商务为获牌照“变身”全内资》:继支付宝之后,又一家为获牌照转身全内资的公司浮出水面。记者昨天从银联商务方面获悉,为了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银联旗下的银联商务公司已经在此前做了全内资的处理,并于5月26日与其他26家公司共同获得了首批牌照。

我们需要更开放的互联网政策,在内外有别的条件下,如何既保证资本进入中国互联网领域,助互联网企业高速成长,又防止一个一个牌照管理政策,不提前抹杀各种互联网商业爆发的机会,比契约更紧迫。纠缠于契约,只看到了脸上的包,没看到全身的火。会很容易习惯各种牌照的发放,把牌照的发放当做他人的施舍,有了牌照者,甚至错误地拿牌照做竞争壁垒,越来越封闭,越来越自满。互联网的创新精神,在中国永无出头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