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10-31

今日三条信息:实体书店倒闭,腾讯投资开心网,新身份证要求加入指纹信息。这三条消息的共同点是:互联网已经无处不在,控制未来这个世界的,唯有互联网。

网络书店和电子阅读对传统书店和传统阅读的冲击逐步显现。传统书店首先收到冲击的一定是光合书店和机场书店那样的。房屋租金高涨,网上买书越来越多,人流 大处购书者一般只选一本,对图书品质要求高,定价也高利润不够房租,倒闭不可避免。电子阅读让机场书店也失去吸引力几成成功学管理学书店。

美国最好的连锁书店都要倒闭,它的布局、图书、服务、咖啡都是一流棒,在亚马逊的压迫下,无以为继。倒闭是必然趋势。 书店不像报刊亭和咖啡店开在人流量大的地方就能赚钱,后两者消费更快,而书店要求有思考的空间,显然网络书店更是潮流。

专业书店,读书会,网络并进是发展趋势。路过喜欢的个体和独立书店,可买几本权当支持。社区,小旅游景点,低房租的特色书店还有机会,小的连锁和类似商业中心的小众书店一定难以为继。

随着经济高速发展,本来忙碌的国人读书买书的就不多,手机电视网络家庭影音娱乐的普及进一步大量消灭阅读时间。加之图书品种增多,实用阅读比例加大,对图书服务的要求也苛刻。更主要是近五年主实体书店房租上涨,打灭了实体书店pk网络书店的可能。出版社和作者动力也欠缺。

虽然相对物价上涨图书价格偏低,但买书人依然对快速增长的书价不适应。面对网络书店的大折扣,实体书店越发没有竞争力。而出版社的定价又须主要考虑网络书店的折扣,导致图书定价继续攀升,实体书店在读书买书人日渐的情况下,房租就是最后一根稻草。

只要房地产不凶猛,任何爱书的人士,都可以开一家独立书店。否则,就是贴钱玩。

在商业中心和机场卖书,只能是倒闭这个结果。除非能做假账然后找投资再资本运作,否则没有做好的可能。租金高,利润低,电商凶猛。只翻不买最多人均买一本书,怎么赚钱?

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10月25日下午在“2011清华管理全球论坛”上强调,新闻行业的制度建设有两个关键词,一是自由,二是自律,“自由与自律乃新闻行业进步之本”。

听起来很美好,没什么问题。但琢磨一下,自律之于我们现在的媒体,似乎是一种没骨气的托词。

连自由还没有,就开始要自律了?只要媒体自由了后,自律会好得多。

不要拿自律做退路。拿出自律当挡箭牌,似乎就可以说,你看,我们都没自律,所以不给自由,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就是这意思么?

不要谈自律,要谈争自由。自由了,自律就凸显不出来了。当然要自律啊,可谈自律,但现在没用。不去争取自由,就没有自律可言。不去争取自由,自律就变成自我阉割,自我审查。

现在多少媒体,在自律的打扮下,从主编,到编辑,到前方记者,甚至到临时工,假记者,都在自律着,自律着作假,自律着不说真话,自律着替政府说着假话。

媒体没有自由,自律就没有意义。没有媒体自由,就没有批评政府,批评官员,提出看法的自由。所有的自律,就变得无奈、空洞,甚至虚伪,作恶。

2011-10-26

本来没敢翻译这种情书一样的东西,看很多人翻译得很有乐趣,也来凑个热闹。这封信没有太多深意,也许更多是一段一段有待补充的句子。给自己最亲密的人,相濡以沫20年的人,写的文字,朴素是最大的特色,所以,不敢用文学语言来翻译这么好懂的一个便笺一样的情书,加了一些原文没有的意思,算猜测和改写吧。另,看了几个诗歌版的译文,各个真是太有才了。

We didn’t know much about each other twenty years ago. We were guided by our intuition; you swept me off my feet. It was snowing when we got married at the Ahwahnee. Years passed, kids came, good times, hard times, but never bad times. Our love and respect has endured and grown. We’ve been through so much together and here we are right back where we started 20 years ago—older, wiser—with wrinkles on our faces and hearts. We now know many of life’s joys, sufferings, secrets and wonders and we’re still here together. My feet have never returned to the ground.

二十年前,我们刚刚认识,爱得懵懂无知。直觉告诉我们,去爱彼此吧…你的爱,真的让我飘飘然啊。阿瓦尼结婚那天,飘着雪,想起来,就跟昨日一般…日子过得真快,孩子们也长大了,我们有过美好时光,艰难时日,但从未有过糟糕的时候。我们互相爱着对方,相敬如宾的日子,悠悠绵长,日久弥新。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此刻,回到二十年前开始的地方,尽管老了不少,也变聪明了些,脸上布满皱纹,心中带着沧桑。但现在的我们,更懂得生命的乐趣、痛苦、秘密和奇妙之处,我们仍然在一起,这已足够。你让我飘飘然的感觉,也一直没消失。

我们生活中,已经很少有机会给最爱的人写情书,情话也讲得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讲情话了。看公开的人写的情书不多,而这类便笺式情书,也慢慢被电子邮件,甚至iPhone,iPad所代替。手写的感觉没了,情书就不好读,不值得读了。情书是两个人能共鸣的东西,所以乔布斯在自己结婚20周年纪念日回到 Ahwahnee Hotel要给自己妻子一个惊喜。酒店房间早被预订走了,但还好有人听说他是20周年结婚纪念,毫不犹豫地把房间让给了他。他找出一个朋友拍摄的一张婚礼的照片,打印得大大的,放在一个精美的盒子里。跟艾萨克森见面时,他通过iPhone调出当时也放在盒子里的那封便笺,朗读了起来。读完后,无法控制地哭了。

再看一遍自己加了字的翻译,还是很水,也有忍不住用很文的地方,真是无法表达。用了几个省略号,替代分号,也是想说,这样的note,大概真是乔布斯想着自己时日不多,一口说不完的意思。凑个热闹而已。这样的情书,还是看英文原文,没有太多优雅可言,更能理解吧。

看到@头条博客 把这个整微博上去了,害怕人挑翻译的错。还得再说明一下

早上就看到很多版本的情书翻译,看了一眼,这个note实在很难用中文表达妥帖。一是,这是乔布斯给自己爱人写的,只要两个人心有灵犀就懂了,哪怕一些散落的不成句子的词,都会有很好的效果。比如Ahwahnee,比1000字的情书都能勾起回忆。再比如,乔布斯那时候病了这么多年,大概身体大不如前,公司的事情也快放下了,所以对家庭和对儿女的依恋,比工作给予的人生感悟更多。因此,早上写了一个微博,说了这个不好翻译:【乔布斯在结婚20年写给妻子的情书,真的很难用中文翻译。需要对乔布斯说话风格非常熟悉,又要善于把握中文,起码不要文绉绉地。谁写情书写得那么文学?要翻译出那种情书且凸显某种必然会被记录供他人看的情书的感觉,太难。文学性不如生活化。http://www.weibo.com/1400122351/xuloNi3iJ】

临近中午,有微博网友分享了知乎上的一系列翻译,还有诗歌体,诗经体,实在是很有创意。就在午饭前凑了个热闹,整出这么一个罗嗦的译作,【本来想整东北话版,怕人打,就匆忙搞了一搞】。我有一朋友在中信出版社做编辑,想给他分享,所以发到自己博客上来,并在给他的私信中,说“忍不住凑了热闹”。他批评我的译文和原文差得太远,跑得太远了。呵呵,本来就是有些搞着玩的意思。叫“揣测”乔布斯怎么表述感情。这个,我真不知道,啊。我跟他解释:“是,所以说是自己加的,我的情书。哈哈。当然,如果让我来翻译,还是完全忠实原文的好一些。这个就是一个note,所以需要加字减字,不能完全不按写这个的时间来分析。应该是jobs没写完,文字有些跳跃”

我个人还没看到中文版,不知道翻译的怎样,按网上的说法,甄选的几位译者,都是翻译高手,质量应该不会太有问题。原作者也是用朴实文字的高手,中文版应该不错。

2011-10-24

看到一个消息:

据浙江省有关部门统计:全省1000万元注册资本以上的企业主,已经有24%办完国外移民手续,正在办理的有32%。实际上有一半以上的浙商已经不是浙江人!”不久前杭州万事利集团总裁李建华在微博中透露这个“非常内部的信息”引起一片哗然。

身边很多老板都在走移民的程序,当银行贷款和债务达到一定数量时申请破产,直接去加拿大定居。”当全中国都在为债务缠身的温州乃至整个浙江中小企业主担忧时,一位资产上千万的义乌老板潇洒地表示不必过于忧心。一条向海外转移资产的移民链条早已在浙江存在多时。(中国经营报)

如今很多义乌老板名下企业基本都已是空壳。他们用实业抵押取得银行贷款,用从银行贷来的钱组团海外购置房产,再通过可以逃脱进出口核销的预付款及离岸公司佣金等科目转移部分资金。孩子老婆基本都已移居海外,留在国内的仅是随时可以宣告破产的空壳。

#转发参考#

真是一个很恐怖的数据。另外还有中国周刊关于移民的一些数据,招商银行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称:“个人资产超过一亿元人民币的企业主中,27%已经移民,47%正在考虑移民。”随着移民话题转热,大众开始把关注的目光转移到中国的财富阶层。更有行业内的资深人士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言之凿凿地说:“我可以很有信心的肯定,这些资产过千万的富人们,单纯想过移民意向的,绝对不是60%,而是100%。”

移民很正常,大规模移民,已经不正常了。

黄光裕事件开了一个头,钱云会和小悦悦则加快了进程。一个曾经的首富都能如此下场,谁能自保?想要为身边的人追求一点公平和正义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自己的孩子有了灾难,18个甚至更多人冷漠到令人发指,谁能相信?道德滑坡和经济高速发展的矛盾,让很多经济水平已经大大超前的一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移民,也是正常的一个时期。

小老板移民的主要原因说是为了孩子的教育,其实是没有保护私产的制度,个人财产安全得不到保护。这些人生意中充满了权钱交易,怕有另一次革命,比地主还可怜的下场等着自己。而反腐的收紧连累到自己,远比孩子教育对促使移民的动力大。道德下滑、食品安全、环境以及移民门槛低也是原因。

权钱交换的两端,对未来都不敢有太大的信心。因此离开权钱交换的环境,就成为他们的首选。权这一端,叫出逃、裸官。钱这一端,叫投资、移民。没来的及换到国外的,只好换到监狱或地狱,也叫换环境了。

如果移民成为一地某个阶层的普遍环境,就跟大城市的择校一样,有人明明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如此辛苦,也不想助长择校过程中的各种不正之风。但看着身边的人每天连尊严都不要了都要为孩子择一个好学校,除了选择从众,还能怎样?

2011-10-18

先转一个笑话:

某日,老师在课堂上想看看一学生智商有没有问题,问他“树上有十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剩几只?”

他反问“是无声****或别的无声的枪吗?”

“不是。”

“枪声有多大?”

“80-100分贝。”

“那就是说会震的耳朵疼?”

“是。”

“在这个城市里打鸟犯不犯法?”

“不犯。”

“您确定那只鸟真的被打死啦?”

“确定。”老师已经不耐烦了“拜托,你告诉我还剩几只就行了,OK”

“OK,树上的鸟里有没有聋子?”

“没有。”

“有没有关在笼子里的?”

“没有。”

“边上还有没有其他的树,树上还有没有其他鸟?”

“没有。”

“有没有残疾的或饿的飞不动的鸟?”

“没有。”

“算不算怀孕肚子里的小鸟?”

“不算。”

“打鸟的人眼有没有花?保证是十只?”

“没有花,就十只。”

老师已经满脑门是汗,且下课铃响,但他继续问“有没有傻的不怕死的?”

“都怕死。”

“会不会一枪打死两只?”

“不会。”

“所有的鸟都可以自由活动吗?”

“完全可以。”

“如果您的回答没有骗人,”学生满怀信心的说,“打死的鸟要是挂在树上没掉下来,那么就剩一只,如果掉下来,就一只不剩。”老师当即晕倒!

这个笑话很好懂,还没看到尾巴,大概就知道这笑话要讲什么。看完这个笑话,突然想起移动互联网领域,很多人做事情,跟这个学生是一样的。

本来只是要一个结果,但做的人,总是设定一堆条件,结果看起来是出来了,但错失了很多机会。

这个学生设定的条件,看起来严谨无比,但在市场瞬息万变的条件下,你设定越多不会出错的条件,你越可能出错,最后也就失去了领先的机会。

比如,你发现了一个新的产品方向,一直在认证这个产品怎么做,怎么推广,别人会不会做,别人的推广之策。

研究来研究去,投资人一直问你,如何快速推出,你却一直在认证如何最好。结果,别人做了一年,你才刚刚认证完。等你开始做产品,别人已经开始推广了。你确信深入思考后,不会沦为平庸的结果?

最近传得最多的是天语在裁员,天语与阿里巴巴开发的阿里云手机备货50万部,实际三个月买了不到7万部。如果果真是这个结果,我认为天语是犯了这个毛病:天语太看重阿里巴巴在商业互联网方面的影响力,而没有分清自己的优劣势。进入智能手机是一个趋势,但不是一个冒险的趋势。分析来分析去,却丢了自己的竞争优势:价格。天语此前基于MTK平台的各种非智能手机,其优势不在品牌,也不在制造,而在价格和通道。本来很简单的一种升级策略,继续走价格和通道的优势,应该不会太费劲。现在琢磨智能手机这个条件,琢磨阿里巴巴这个条件,唯独忘记了自己最核心的优势。跌跟头也就在所难免。同样是做智能手机,小米没有任何优势。但小米知道,一部分用户还是比较喜欢追求高配置(是否高性能不是重点,只要配置高),所以,小米早早地打出了高配置这张牌。同样高配置的华为和三星等,反而没法借力高配置。虽然小米的前途还未卜,但小米的第一步,非常成功。

不要给自己设定太多条件。树上的鸟儿都飞走了,是这个事情的考点。抓住这点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