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12-29

我在2011年订过一年的《财新新世纪周刊》,考虑到订阅价格便宜,又是胡舒立从财经出来自立门户的第一个杂志,相信会保持一贯的独立风格,所以就订阅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按理周一出刊的杂志,往往要到每周四以后才能送达我的信箱。有时候干脆周日送达,最晚的要第二个礼拜一才送到。虽然财新杂志不是一定要以最新面貌呈现给自己,但经常是我收到杂志后,在财新的微博上,我已经看完过当期杂志推荐的所有重头文章。因此,有好几期,我拿到杂志后,干脆连外面的包装纸都没拆开,直接扔在了地上。

传统媒体永远没有网络快,这是一个问题。对于周刊月刊这些花了大功夫做内容的杂志,则更加可怜。门户在杂志出刊前,早早地把内容挂在了重要位置,所以传统媒体很受伤。销量受到影响。对于胡舒立意欲打造一个全媒体的目标来说,被门户免费转载,更是直接压迫了自己的网络媒体发展空间。

所以,因为转载了财新最新一期关于铁道部《张曙光的秘密》的大专题后,财新生气了。胡舒立禁止新浪腾讯等几家门户转载财新传媒的内容,后果很严重。我对财新的做法,非常理解。但理解之后,我们要反问自己,传统媒体是否该拒绝门户转载?特别是微博时代,如何拒绝门户转载?拒绝转载后,传统媒体优势何在?

1、是否该拒绝转载?

国美让电器便宜后进入千家万户,门户让传统媒体产生的资讯便宜且易获得。没有门户,撑死了只有二十万发行量的杂志,凭什么一页广告卖二十万?财新有自己的网站,提出所有门户不得转载,这是一种理想,现实是转载让其有了更大价值。《求是》没人转,你看过几篇,又记得几篇文章?

以财新为例,《邵氏弃儿》的报道,之所以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绝不是因为财新梳理出了这么一个完整的弃儿产业链。这个新闻不算新闻,早就有在各种非重要传媒特别是BBS上有过发布。正是因为财新的介入报道,门户的推广和反馈,这个报道成为2011年我认为仅次于7.23事件后最重要的民生新闻。引发的计划生育的讨论,引发的福利院的讨论,引发的官民冲突的思考,都比任何一篇报道来的深刻。我相信,这种挖深度的报道风格,也逐渐在诞生刚2年不到的财新传媒身上,重新确立。没有门户,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么,相信财新也知道这一点。

2、微博时代,如何拒绝转载?

有人说,门户也因偷了传统媒体内容,而产生了巨大的商业广告价值。看起来是这么一回事。但我们分析国内四大门户,其商业价值和偷多少传统媒体大稿真没关系。特别是微博时代,用户创造内容,发酵话题,深入思考,影响决策和媒体的选题,互联网做出的贡献,远大于传统媒体的贡献。一个新闻故事的产生到传播,断掉任何一环都不成。

在互相借用或盗用的时代,门户把媒体报道的影响力无限扩大,连搜索引擎都成为一个重要环节。微博的话题,搜索的热榜,配合电视广播报纸等传统媒体,形成了一个云状爆炸结构。还是以上述财新传媒“邵阳弃儿”事件,很明显有了门户和微博的介入,把财新的全媒体价值给放大了,立起来了。作为财新订户,最快捷获取到重点专题,还是新浪,而不是过时一到两周的纸质杂志。这种门户和传统媒体的互为促进,不应该抹煞掉。

3、拒绝转载后,传统媒体优势何在?

传统媒体大量选题,一是来源于网络,二是尽量去迎合网络。这就决定了是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的共生关系。完全拒绝门户转载,就跟早期唱片公司拒绝百度一样。苹果早期也谈不下所有唱片公司,索尼就想玩自己一套,最后还得就范,因为互联网带来更多用户。

也许财新有自己做收费iPad内容,电子订阅的打算,这是对纸质发行的很好补充,但在广告为最大收入的条件下,不要期待电子版本的订阅费。想想默多克的“The Daily HD”的发行惨淡,就应该明白,完全寄希望于新媒体发展并获益,不太现实。何况国人习惯于免费获得内容。如果内容无法自由获取,甚至延迟获取,一个新的话题出现,一家深入调查的媒体的价值,就仅限于媒体写作风格了。一家只有独特写作风格的媒体,还有什么价值?

网络门户,当然也应该充分尊重传统媒体的劳动,在一个互相有利益的框架下,尊重原创,尽最大努力为提供粮食的重点传媒,提供利益和反馈。放大来源,提供合作的级别。不要抱着缺你我照转的思路去做事情。这样,能互相促进,是一种良性循环。传统媒体一味地耍脾气,也要不得。